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我给岳母大人打工】第一章(纯爱无绿、慢热、偏气味系)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金甲护卫
2021年12月30日发表于SIS001
本站首发
字数:6895字

  试个水,换种风格。看心心,随缘更。

  此书无绿,纯爱党可放心食用。但口味独特,谨慎阅览!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小学生文笔,逻辑狗屁不通,如若不合
胃口,请口下留情。

  主打熟女、气味系、女神系、反差系。

  无女主恶堕、性奴主题。

    ***************************

  安杰最近有点春风得意。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

  原本体制内的职位调动与他毫不相干,他现在只想安安稳稳的做一条毫无梦
想的咸鱼,每天朝九晚五,工作来了就干,闲了便打花。

  26岁的青年人,要说不想出点成绩那是不可能的,只是这官场讲究个凭资论
辈,人脉资源。

  想当初刚进入体制内,还是一头热血,拼命想证明自己的价值。但日复一日
如同工厂般机械化的模式,三年间便将一腔热血渐渐磨灭了。

  两个月前,市里扶贫办的一位同志因为急病,他就被临时抽调安插到下乡扶
贫项目中。

  结果这一趟,可是让他出了名。

  按照省秘办的通知,需各市认真对待此次扶贫攻坚战,全力解决下属县镇积
贫已久的现状,稳固提高省内总产值水平线。

  于是,市里便派出以一位主管经济建设的副市长带队,统筹全局。

  安杰这人也挺会来事。刚到地儿,没两天就与各部门的众人打成一片。

  毕竟他门清着呢,若要行个好事,历经千辛万苦,还不一定被人认可。而被
人坏事,可能就是一句话的功夫。

  这不,民意选票当了个小队长,让他很是意外。

  若是几年前,他兴许还会琢磨着如何表现下。如今呢,得!混着呗。安排什
么做什么,锦上添花的事不兴多,但绝不给领导带来麻烦。

  带着队员,往这家窜窜,去那家走走,看看庄稼,说说官话,活脱脱一个领
悟官场之道的大好青年。

  走访完今天最后一户人家,已近西暮。众人准备打道回府时,一辆黑色大众
从旁边的土路上急驰而过,看路线应该是往市内方向去的。

  「艹!什么玩意儿?」

  旁边陪同的一个乡镇干部扇着迎面而来的尘土,忿忿地骂道。

  或许他们都没注意到,安杰却抓住了重点,因为那辆车挂着得是省府办的牌
照,。

  微服私访还是监督检查?

  安杰默默得心里暗念着,但事不关己,认真做好本职工作就是,随之抛诸脑
后。

  几人一路说笑着,起哄要让安杰出个血,晚上好好泡个澡,搓搓这一天辛劳
跑出来的臭汗。

  「搓澡?嘿!我看你们找得,怕不是老师傅,而是小娘们给你们褪褪皮,松
松骨!」

  大伙被这安杰这隐晦的荤段子逗得哈哈大笑。

  「杰哥,你快看那!」说笑中,其中一年轻人突然指着前方不远处的稻田里。

  一辆黑色轿朝天地地翻在路边的稻田里,虽然离地面落差不是太大,但大伙
还是小跑着过去查看情况。

  一道深深的刹车印约六七米,滑向路边的田里,可想而知当时车速必定很快。
许是司机操作不当导致的。安杰虽有点疑惑,也并未深思。

  走到跟前,他才发现这辆车就是之前自己看到的那辆大众,心里一惊,忙指
挥着众人七手八脚的打开尚未变形封死的车门。

  驾驶员此刻满头鲜血,被搀出车外,但他却手捂住伤口顾不上自己伤情,忙
喊道:

  「快!后面还有人!」

  安杰发现一侧的门已经被撞得挤压变形,只好绕到另一侧,却骇得连声大呼。

  「快走,快走!这车在漏油!」

  边说着,边奋力拽拉脚旁的后车门。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打开道小缝,连拖带拽得把车内昏迷的人拉到身旁,
拖拉着胳膊迅速离开。

  安杰这时才松懈下一口气,看着几人惊慌失措的样子,苦笑一下,真是好队
友啊!

  无奈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与120.

  等待些许时分,就见数辆车跟在救护车后,一同停在了现场,为首的竟然是
市政的一二把手!

  这场面,把大伙惊得像个鹌鹑似的。

  吃完晚饭,安杰在招待所内的房间洗了个澡,穿着个大裤衩坐在床边,一手
用毛巾搓干头发上的水渍,一手拿起手机,查看起工作群内的消息。

  「听说今天组里有人救了个大领导?是真是假?」

  「嘴上没毛的家伙,这事是该我们讨论的么?省点心想下后天的调研报告会
吧!」

  ……

  正看得乐呵,突然来了电话,一看正是扶贫工作组组长,谢副市长。

  安杰忙正襟危坐,挺起胸脯接起电话,就好像当面汇报工作一样。

  「安杰同志,请到我这里来一趟。」

  电话里传来一阵磁性的女声,虽说语含客气之意,但较为清冷,有如冰山寒
霜般。不过素闻这谢市长洁身自好,并不让人多生反感。

  安杰在房间内整了整衣装,拿好前几日就写好的调研报告,上了三楼,便敲
响谢副市长的房间门。

  「谢副市长,我是安杰。」

  「请进!」

  推门而入,只见一位盘着发髻,戴着一副眼镜的知性女性,坐在面对房门的
写字桌上,认真的书写着。

  「请稍等几分钟。」

  谢副市长并未抬头,只虚手指了下桌前的沙发。

  安杰此刻虽有个模糊的概念,却怎么也摸不透,干脆不想了。

  他并未直接坐下,扫了一眼正在奋笔疾书的谢副市长,随后便在门口的茶柜
里,一通鼓捣,泡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轻轻放在桌上,然后缓缓坐在沙发上。

  谢副市长略显惊愕地看了一眼茶杯,寒冰如霜般的表情,似是被击穿一道裂
缝,嘴角露出一丝无人察觉的笑意。

  等待途中,安杰并未表现出急迫的神情,却偶然间目不斜视地盯着眼前某个
地方。

  正值夏暑时节,房间内空调呼呼地吹出冷风,让人倍感舒适。而在凉爽的空
气里,隐约有股淡淡的幽香在安杰的鼻翼间萦绕,甚是撩人。

  安杰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领导单独召见自己,而且还是一位女市长。虽说
这位谢副市长已四旬有余,但身处高位,必然有着养颜之道,乍眼望去,仿若三
十四五。

  风韵犹存的儒雅知性,与高位仰望的敬畏气质,二者矛盾结合,却并不使人
感到突兀,反而更易生出窥探之欲。

  目不斜视并不是安杰拘谨的表现,因为他此刻的注意力,被散落在对面沙发
上的衣物所吸引。

  一件浅蓝色修身衬衣随意搭在沙发扶手处,被一条薄纱淡色丝袜和黑色西装
裤压着。

  而最让他在意的,便是那垂落下来的袖子与衣服主体交界处,或许是在冷风
的吹抚下,印出一窝淡淡的印渍,赫然便是腋窝处流淌的汗液,已然干涸。若不
是仔细观察,根本无法发现。

  眼珠稍稍转动,胡乱摆放得丝袜,在西装裤的掩埋下,露出一截腿管来,那
半掩半遮摊开的部分,在安杰瞪大了眼睛后才发现,这竟是穿在脚部的那一处。

  在丝袜脚趾缝合处,是被浅褐色与淡肉色的色补分割着。而在脚趾处的那一
块,早已被汗渍晕染,不过暴露于空气中,已形成深褐色的斑驳。

  安杰似乎感觉自己的呼吸急促起来,在这处幽香围绕的环境下,竟臆想出一
丝若有若无微酸的汗味,吓得赶忙闭上眼睛。

  「安杰同志,鉴于你近期工作的情况,我想听听你对扶贫工作的理解与想法。」

  「好的,谢市长。」

  安杰此时正面带尴尬之色,闻言立刻半转身递上一份调研报告,便汇报起工
作内容来,。

  「现在工作初期开展确实不顺利!有时农民兄弟宁愿自己辛苦耕作,也不愿
再听从政府的建议,发展其他营生项目。」

  他顿了顿,看向谢市长。对方并无愠色,只是脸颊两边略有红晕,甚是奇怪。

  她捧着安杰为她泡好的茶,吹散漂浮在上的几根茶叶,慢慢抿了下。饮茶的
嘴唇不时上下贴合,偶见嫩红的舌尖伸出,将碎散茶叶推出口腔之外,甚是诱人。

  安杰止住内心的瞎想,连忙又说道:

  「正因如此,可想这里的地质条件与人文环境,并不适合我们以往做的一些
决策。」

  他并没有直接表达出,这些决策是如何产生的,只是置换了下主体位置。

  「可谓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困难,总是有办法解决的。正好向您汇报一
下。」

  谢市长时而看着桌案上的报告,时而望着面前侃侃而谈的青年,不知怎的,
突然想起二十年前的自己,感慨万千。突得又想起什么,暗啐一口,转而正神凝
望着安杰。

  「哦?你有什么想法没?我这里接纳任何意见,完全可以畅所欲言。」

  安杰深信不疑。

  这位谢市长毕业于高等学府的经济学硕士,在毫无根基与人脉的官场上,能
坐稳市内第三把交椅,凭借得便是真才实学。

  虽班子摩擦不断素有耳闻,可对这位老三,多是推崇有加。增加任内佳绩,
何乐而不为?

  「想法,倒是谈不上,只是有个意外发现。最近,按照您的工作指示,让我
们多走多看多问,所以这段时间,我几乎都在X 乡走访。」

  「他们这里土地流失较为严重,土收目前也只能自给自足。但前不久,我在
一户农家用饭时,发现这里的水产,却是别有一番滋味。询问同行的干部,确实
比之市面上野生的味道,毫不逊色。」

  「所以,这几天又和同行的小队成员走访了不少农家,确定这里的水资源丰
富,但却没有一户承包散塘用于养殖水产,统筹发展。个中原因,不得而知。不
过或许可以成为一个突破口。」

  安杰舒了一口气,将心中些许想法托盘而出。

  且在谈话中,他望着眼前虽已四旬,但风韵犹存的女市长,颇感压力。

  此压力非彼压力。

  日常在办公楼工作,只偶尔在食堂能遇见,最多打声招呼,印象中是个气质
儒雅但清冷严肃的女性。从未像今日这样对席而坐,他能够仔细地一笔一划用眼
睛雕刻出她的相貌。

  略施淡妆的眉束,稍显粗犷,若是恭维来说,就是行大能者的标志。

  在那副平平无奇的眼镜遮掩下,眼角带有几丝鱼尾纹的明眸,配以一头依然
浓密的及肩秀发,又显现出一副知识女性的知性美。

  上身只着一件短袖衬衣,只及大臂处的袖口,在冷风的吹送下,来回摆动,
看似并不是十分合身。

  而在明亮的台灯灯光下,略有丰腴的小臂,从手腕那处,偏浓的汗毛在白皙
的皮肤相映下,显出淡黑色,直到手肘处才逐渐稀疏变淡。

  最让安杰后背直冒冷汗的是,谢市长到底是忙于工作还是酷暑难耐,在沐浴
后竟然疏忽了胸间的衣扣,并未完全扣紧,露出胸口处一小片白皙如雪的肌肤。

  甚至,还能隐约看见两处乳白色丘陵,在她呼吸间上下起伏,春光乍现。

  平常皆是以位高权重的严肃形象示人,可能除却她的前夫,并无人可以一瞻
风韵,无人可知晓一身正装下的体态,如今却让安杰一窥无余,联想翩翩。

  身处高位的气质,是那样让人敬畏万分,如若……

  安杰不敢再待下去了,腿间缓缓传来异样感,他只能双腿夹紧掩盖丑态。

  「以上便是我的一些浅见,希望您可以对我进行批评与改正。」

  谢市长淡淡的撩起眼角处垂落得头发,夹于耳后,偏冷又富有磁性的声音从
红润的口唇中传来。

  「安杰同志,你的这个建议非常好!说明我们的同志是真切的深入群众,想
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

  「你报告的所述内容,非常详尽。」

  谢市长顿了一下,似是考虑着什么。

  「小安啊,我看了你的简历,可以说你算是我的师弟。现在的政策是不拘一
格降人才,但总归也要按照程序来走……」像是自言自语说着,随后话锋一转。

  「你对秘书办……确切的说,对我的秘书办,有没有兴趣?」

  安杰毕竟混迹官场还没几年,做不到坐于山崩前而岿然不动的性格。听闻此
言后,立马起身,微躬身,说道:

  「多谢谢市长的栽培!不过我还想在基层多磨练一下性子,以便日后可以更
好的开展工作。」

  谢市长满意的微微点了点头。年轻人,不急于求成,而想如宝刀般磨砺待出
鞘,越发满意起来。

  却不成想,安杰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喜震惊到,全然忘了先前,自己心里
施迤臆想的念头,裤腿间隆起的一处,在起身时,甚是扎眼。

  而这一切,被谢市长尽收眼底。

  此时她眼含锋芒,微有愠色,只是片刻后转而平淡,移开目光。

  「这件事等工作组的任务结束后,会再进行研讨定论,目前你只要自己知道
就好了。」再次捧起茶,慢饮细琢起来。

  安杰其实也发现胯间的不适感,只奈现在骑虎难下,不敢退让或坐下。

  闻听此言后,心中大呼幸哉。打了个招呼,便如同丧家之犬般迅速开门离开。

  谢市长看着安杰火烧屁股般急匆匆的离开,似有困惑。或许茶水的原因,让
她小腹略有涨感,于是起身准备去房间内置的卫生间。

  走到桌前的沙发那,瞥了一眼,顿时让她羞红了双脸。

  「天啊!原来这小子死盯着这里,我还以为他真是沉得住气!怪不得……去!
真是个小混蛋!」

  「谢玉娥啊谢玉娥!说了多少遍,生活习惯要改,你现在是一个人了!」

  她气急败坏的一把摞起衣物,那丝袜裤脚竟还甩到她的眼前,鼻翼呼吸间,
一股酸臭味扑鼻而来。

  谢市长深知今天的工作,不知走了多少路。脸上淡淡红晕的范围愈来愈浓,
赶忙跑进卫生间,将抱着得衣物全都扔在洗手台里,盖上原本就在里面的白色棉
内裤。

  「砰」的关上了门,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传来水流击打瓷砖清脆有力的
碰撞声,只可惜无人听见。

  逃回房间的安杰,仍止不住心脏怦怦乱跳。

  他有个不为外人所知的癖好。

  所以这些年来,表面上风度翩翩,在校内被少女们多有仰慕,他却并无与她
们有所交集。

  因为知道此事的,只有他的正牌女友常欣。

  而他们二人情比金坚,一同度过了大学四年,如今只待安杰在市政扎稳脚步,
共建自己的小家。

  常欣曾多次就此事调笑于他,结果往往都是被安杰假意恼羞之下,击败得溃
不成军,连声求饶。

  而安杰也事后尽情安抚,讲述自己的往事。

  常欣也万分理解,然后深情的望着自己的爱人,脱口而出,「过两天你陪我
回趟家,见下我妈……」

  结果因为这次工作抽调,只能暂时延后了。

  ……

  第二天一早,安杰精神抖擞的出了门,恰好在招待所大门口,遇上一身正装
正拎着公文包准备出门的谢玉娥。

  二人彼此互有尴尬。

  谢玉娥首先打破静寂,恢复常态。

  「小安,你去哪?用不用捎你一截?昨晚研究了下你的那份报告,正好路上
说下后续的工作走向。」

  可能是什么事让她今天十分高兴,平常清冷的脸庞,今日却稀奇得露出微笑,
如同寒冬时节里的一束阳光。

  「啊?!好的,谢副市长!」

  安杰从谢玉娥的口吻中听出别的意思,便一口答应了。

  他先急上两步,打开汽车后门,用手虚挡住车门顶端。谢玉娥感觉很满意这
个年轻人对细节的把握,沉身上车。

  安杰随后打开副驾门也上车了。

  这时从后座传来谢玉娥的声音。

  「老周,问下安杰同志去哪,先送他过去。」

  驾驶员老周诧异得望向安杰,后者笑了一下,说出目的地。

  车辆平稳地行驶在水泥地上,谢玉娥就工作上细节部分讲解着给安杰,顿时
让他大开眼界,不得不由心的佩服。

  快到达目的地时,路面变得坑洼不平起来。老周尽量的放慢了速度,可仍有
些颠簸感。

  安杰正听着谢玉娥讲解,不料一些材料没抓稳,四处散落在车内。安杰不假
思索,还未等谢玉娥反应过来,便低头准备捡起。

  孰料有份材料被卡在座椅与档位间的缝隙里,他只能侧身低头去捡。抬头时,
只见一只黑色坡跟皮鞋停在自己眼前。

  原来谢玉娥也在捡取掉在主驾位下的材料,趴下时不经意间将脚翘起。

  安杰本能得抽动鼻翼,些许混杂着香水与皮革的气味,还隐约有一丝女性特
有的酸臭脚味,钻入鼻腔,让他沉醉万分。

  「啊!」

  一声惊呼短促而诱人。

  原来车辆正好躲过一处坑洼,老周听到谢玉娥的惊呼,放慢了车速,眼观前
路忙问道:

  「谢市长,没事吧?这儿地有点难走了,可能后面调头都没办法了。」

  安杰此刻忙说道:

  「到这里就可以了。谢市长,谢谢您送我这一趟,从您这里,我学到了很多
东西。」

  与老周打过招呼,对方便载着谢玉娥离去。

  安杰仍未从刚才的情形中缓过来。

  在车上,安杰听到谢玉娥一声惊呼后,忙聚焦眼神在她身上,却不料正好看
见,为了保持平衡,不得不打开一点大腿,防止摔倒在车内。

  而这一幕,恰好被安杰捕捉到。大腿张开的瞬间,短裙内一切的秘密,都被
安杰尽收眼底。

  这位市长大人,今天并未穿上连体裤袜,只是穿了两条深及大腿内侧的肉色
丝袜。在工装短裙的掩护下,外人根本无法分辨。

  一条白色棉内裤,好似穿过得一样,略有些皱痕。最让人浴血喷张的是,被
内裤包裹住的那块部位,鼓鼓囊囊,好似刚出炉的大馒头。

  而在雪白馒头旁边,凸显出一些黑色神秘物,扭曲着随主人的动作而摆动。

  中央深陷的部位,在安杰犹如八倍镜的目光下,现出一道浅浅的黄色印痕,
在两侧肉堆的挤压下,如同一张会说话的嘴巴,喊着「来呀!你来呀!」……

  好家伙!这位市长大人可真是外表光鲜亮丽,冷傲清高,内里却如此的不修
边幅。这内裤看样子少说穿了有两天,真想看看是何种气味,看看这位市长大人
抛却那副清高模样,展现无人知晓的羞恼表情。

  走了一段路的安杰,脑中还在回想着刚才的景象,臆想联翩。

  随后摇了摇头,从裤兜里安抚那蠢蠢欲动的兄弟,自言自语道:

  「赶紧结束这次工作吧!我知道你想常欣的小妹妹了,我又何尝不想呢?!」

  「卧槽!走叉路了!」连忙一阵小跑,赶去汇合地点处。

  安杰哪里知道,其实昨天上午,她还在市内商讨招商引资的计划,东奔西走。

  结果因为傍晚省内某高官,在下属县区发生车祸,便急忙从家中拾取两件衣
物赶到现场。

  之后才了解是安杰临危不乱,指挥众人将人救出。出于爱才心切,又发现竟
然是自己母校的学弟,又多了一份亲近感。

  至于安杰的那些举动,谢玉娥也明白这个年纪的青年,堵不如疏。再说自己
这年岁,完全可以做他妈妈的人了,若在自己的引导下,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助手,
所以事后并不十分在意。

  谢玉娥连夜针对他的报告,进行批示。等到睡觉时,梦到一些什么,辗转反
侧。

  迷迷糊糊间,下身竟然渗出液体,侵染到晚上刚换的内裤上,让她一早醒来
难堪万分,只待今日回家再行更换。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肉文书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rwxb.com/read/83874/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888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