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性爱技巧

激情暗涌系列之【妻乱】(18)乐极生悲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原创作者:逸铭    春满四合院独家首发

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18)乐极生悲

一个好女人不会自己变坏,一个坏女人也不会自己变好。当一个好女人和一个坏女人遇到一起时,往往是好女人会变坏,而坏女人却不会变好。可欣妍和美莹之间,到底谁是好女人,谁是坏女人呢。或许每个女人的心裏都同时住着一个好女人,和一个坏女人。而这所谓的好与坏又是由谁来定义的呢?

那边试衣间裏,美莹和男孩还在缱绻着。

「我能再摸摸阿姨吗?」

「摸吧,摸吧,随便摸。」

「我能含一下阿姨的奶头吗?」

「含吧,含吧……」

「妈妈,妈妈……我吃你奶奶了。」

男孩嘴裏含着奶头,只能发出含混的撒娇声。

「来,再摸摸妈妈的屄屄。」

「我就是从妈妈屄屄这裏生出来的……刚才妈妈的屄屄好舒服。」

「对,妈妈用屄屄把小华生出来,就是等小华长这麽大来肏妈妈的屄屄。」

「怪不得大人们老爱说肏你妈屄。」

「对,对……小华肏妈妈屄屄舒服吗?」

「舒服……妈妈屄屄舒服吗?」

「舒服。小华的鸡鸡硬硬的,肏得妈妈屄屄好舒服。」

「比爸爸肏得舒服吗?」

「餵,我又没让你爸肏过,我怎麽知道啊。」

「嗯~,你忘了你现在是我妈妈~」

「哦,哦……那当然了。小华是从妈妈屄屄裏生出来的,所以最会肏妈妈屄屄了。等小华鸡鸡再长大点,肏得妈妈更舒服。好吗?」

「嗯,嗯……」

这段对话让任何人听起来都会脸红心跳。

「我现在好想闻你……」

对着羞红了脸的欣妍,我不知道自己为何冒出了这麽一句。

「吻我?……哦,闻啊……讨厌!」

「你流了不少水吧?」

「嗯,象刚撒过尿……小裤裤下面全湿了……」

听欣妍用刚撒过尿来形容自己那裏都湿透了,我暗自一惊。昨天晚上和若欣在一起时,她也是这样描述自己不堪的情形。看来双胞胎姊妹真的是有灵犀的。

「我现在就想闻呢。」

「什麽?在这裏?」

看着欣妍吃惊地闪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我沖着美莹隔壁的空试衣间扬了扬下巴。欣妍莞尔一笑,牵起我的手就走。

进了试衣间,我刚关上身后的门,欣妍就伸手到裙子裏要把内裤脱出来,被我制止了。

「别脱,别脱。就这样……」

我连忙压低声音说道。蹲下身子后,我捧住欣妍浑圆的髋部,把脸埋到她「丫」的交会处,隔着丝质的连衣裙大口地嗅起那浓郁的女人味。

「真的好闻吗?」

「好闻,好闻。不信你自己闻闻。」

「咿~,我才不要呢。」

「香,真的好香。特别是流了这麽些水。」

「那,那我以后连着几天不洗澡,专门给你闻。」

欣妍说完忍不住笑了一声,赶紧捂了下嘴,然后吐了一下舌头。

「转过身去。」

被女性的气息熏透了鼻腔后,我站起身示意欣妍转身面对隔板。

「怎麽,想肏妈妈屄屄了?」

欣妍一边转身,一边压低声音学着美莹的腔调,故意油裏油气地说道。没等她完全转过去,我就伸手把她的裙摆一直撩到腰以上。那淡粉红色内裤下露出的两瓣白腴屁股全部亮了出来。等欣妍扶着隔板弯下腰,我伸手把她内裤后面的布料揪到一起,让那轻颤的臀肉更大面积地露出来。揪到一起的布料象是一根细绳夹在两个半球之间,下面更是卡到了那个幽谷裏。

我想起了昨晚丁字裤陷在若欣皱肉裏的情景,忍不住扯动着揪在手裏的布料摩擦起欣妍的柔嫩处。一些油黑的毛髪从布料两边调皮地鉆了出来,我用手指撚住几根轻轻扯了几下。

「你看,这个阿姨有毛。」

我本来想用手机给欣妍的私处拍张照,裏面却传来美莹的声音,才想起视频还没有断开。

「好象有,看不太清……」

男孩仍显稚嫩的声音紧接着传了出来。

「妈妈,我想看你的屄。」

我装着稚嫩的声音,对着身前沖我撅着大屁股的欣妍说道。

「哦,铭铭不是在看妈妈的屄吗?」

「妈妈穿着小裤裤,看不清嘛。」

「那,那你就帮妈妈脱掉呗……」

欣妍意识到她那裏的春光正被直播给隔壁,特别是那个男孩也在观赏,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噢,这个妈也给看屄的……」

「这有什麽的,儿子想看的话,当妈的都会给你看的。你想啊,你都是她屄裏生出来的,看一下有什麽要紧的。」

美莹和男孩的对话从手机裏传来。

我将手机翻了个面,屏幕上出现了依然赤着上身的美莹,正和一脸好奇的男孩头凑在一起。当我的下半身在小图裏摇晃着时,我赶紧按了一下屏幕上翻转镜头的键,让画面对準了欣妍半裸的臀部。

我往下褪欣妍内裤时动作很慢,故意拉长这个暴露她私处的过程。

「这个妈的毛好多啊,黑乎乎的一片,跟我妈差不多。」

「那你喜欢阿姨这种没毛的,还是喜欢你妈那种有毛的。」

「嗯,我还是喜欢阿姨这种。毛太多看着恶心呢?」

男孩说着低下头,手上的动作好象在爱抚着美莹没毛的下体。听见男孩在评论她还没完全暴露出来的私处,欣妍的身体猛然一凛。

「妈妈,我不是让你把屄毛剃了吗?你怎麽还没剃啊?毛呼呼的看着恶心呢。」

我这边重复着隔壁男孩的话撒娇地问道。

「妈,回,回去就剃……」

欣妍的嗓子裏象是卡了东西,话只说了一半。那条浅粉红内裤裆部被剥离皱肉时,有些地方黏得还很厉害。

「她的肉肉长得好多啊,乱乱的。阿姨的屄比她看着干凈」

「呦,你才这麽大,这才看了几个女人就挺有心得的。」

美莹听男孩夸奖她私处比欣妍的好看,对着镜头沖我得意地挤了挤眼。

「妈妈,你的屄怎麽越来越黑越啰嗦了,是不是让隔壁王叔叔肏多了?」

「不,不是,是被铭铭肏多了……」

「妈,你怪我了?那我偏现在就要肏你。」

「肏,肏吧,妈的屄……骚屄就是让你肏的。」

刚才听到我学着男孩讥讽她私处长得丑,欣妍已经有点止不住的颤抖,现在听我就地要肏她,更是腿肚子直打战。

「哎,美莹阿姨,怎麽老有人说骚屄,骚屄的,是什麽意思啊。」

「那得看是谁的屄了。骚女人的屄就是骚屄。而且从长相上也能看出来。」

「这怎麽看啊。」

「就像她那样长得黑了吧唧,乱了吧唧,一大坨子屄肉那种,就是骚屄。这种女的就是骚货。」

在美莹故意的辱骂声中,欣妍的小蛮腰绷得象弓一般上下起伏,不断地把身体的入口对着我的手机挺动着,似乎已经等不及那裏被填塞了。

我单手解开裤子,刚褪到小腹下,那根完全勃起的黑红下体就一下子弹了出来。我先拿那根滚烫的东西抵在她尾骨沟裏,然后沿着裂开的峡谷一路撩下去,滑过那个躲在花丛中的仙人洞,最后停在皱肉的人字顶磨起那裏面的硬豆。

「快,快肏,肏你妈妈…… 」

欣妍扭动着两瓣丰腴的臀肉,似乎要找着我那根东西张「嘴」一口吞下去。

「我塞死你,塞死骚妈妈!」

「塞」在本地方言裏和「肏」是同义词,我觉得说起来更过瘾。

「喏,看到了吧,骚货就是这样。不塞住骚屄就难受呢。」

「那个儿子的鸡鸡好厉害哇,黑红黑红的,有这麽粗。」

「那当然了,你看他妈的骚屄都给肏成那烂样了,鸡鸡肯定早炼出来了。你以后也要常练呢。」

「美莹阿姨,我的鸡鸡又难受起来了。」

「哇,什麽时候又变成这样了?!」

「不知道……阿姨你能让我再肏一下吗?」

「行,行,阿姨今天就让你肏个够。唉你要不要换个东西肏?」

「换,换什麽东西?」

「傻啊,换阿姨身上另一个地方肏啊。」

「不是肏屄屄吗……」

「不是,你看阿姨身上还有啥地方可以肏的?」

镜头裏男孩竟然真的上上下下打量起美莹来,象是在破解一个人间奥秘。

「阿姨身上不就是一个屄屄吗?」

「你就知道屄屄啊。屄屄不就是个洞吗,女人身上的洞都能肏呢?你看阿姨身上还,有,啥,肉,洞…… 」

画面上的美莹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故意拖腔拉调的,还特意夸张了口型,想让男孩注意她的嘴。

「妈妈,我要肏你屁眼。」

我忽然用稚嫩的嗓音说了一句。

「美莹阿姨,你屁眼也能……」

男孩忽然睁大了双眼,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身前的欣妍也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别学那些歪门邪道!你看阿姨的嘴怎麽样啊。」

「哦,阿姨的嘴也能肏?」

「可不是吗?你站起来。」

画面中男孩站起了身,勃起的下体正好对着美莹的嘴。她撸开包皮后,一口把它含进了嘴裏吮吸起来。

「啊~……阿姨……鸡鸡好难受……好,好舒服……」

「小色狼,这麽快就知道享受了。」

美莹吐出那根东西骂了一句,马上又含进嘴裏套弄起来。

「妈妈骚屄好难受,好儿子快肏进来啊……」

这边欣妍也轻声叫了起来。我毫不犹豫地对準皱肉中凹陷的地方,一挺腰顶了进去。欣妍身体裏面已经湿滑得一塌糊涂,我前后拉了几下就开始快速地做起活塞运动。

「这才叫肏,学着点。喀喀喀,啪啪啪,多带劲啊。」

美莹又吐出男孩的东西,指着视频裏雌雄器官的交合教导他。

「哦,哦,知道了。美莹阿姨你快给我含上。」

等美莹再次含住男孩,他立刻两手抱住她的头,对着那张嘴一轮快速地抽插。毫无防备的美莹被插得圆睁着双眼,她挣开了男孩的双手,一口淬掉男孩的下体,用手抚着自己赤裸的胸口干呕了起来。

「美莹阿姨,你,你怎麽了……」

「还怎麽了,你也太野蛮了!象你这麽个插法,哪个女人受得了?」

「阿,阿姨……不,不是你要……喀喀喀的吗?」

「喀喀喀是插屄屄的,屄屄再怎麽喀喀喀也没事。插嘴哪能这麽干啊……」

「哦,哦……对,对不起……我,我错了……」

「算了,你就别乱动了,让阿姨来动……」

美莹又含住了男孩的下体,自己前后摆动着头做起活塞运动来。

「阿,阿姨……那个哥哥的鸡鸡上……白白的是什麽?」

「哦,是骚浆……女人被肏舒服了……一流水……就成这样……」

美莹这会儿一边咻咻地吮吸着,一边仿佛故意说给这边听。欣妍发出压抑的呻吟,小蛮腰象绷紧了弦的弓一般,往后弹动着臀部来迎合我的抽插。

「阿,阿姨……你刚才怎麽……怎麽没流骚浆……」

「你还太嫩……没喀喀喀……阿姨流不出来……」

「哦,哦……我,我又要尿,尿了……」

「尿阿姨嘴裏……」

美莹嘴裏含混地答道。

「啊,啊……尿,尿了……」

「唔,唔……」

美莹任由男孩在他嘴裏抖动了半天。从镜头裏她惊异的目光来看,估计这孩子第二次的量也不少。

「怎,怎麽了……」

欣妍忽然感到我从她身体裏拔了出来,口齿不清地问道。

「好了,就这样吧。」

我低头通过镜头看着自已依然翘着的下体,上面裹着一层厚厚的白浆。

「为什麽啊……」

「公平啊,早上美莹不也没做完吗?」

手机裏面传来美莹「咯咯」一笑,然后画面就一片漆黑。除了悉悉索索的声音,那边的两个人一直没再说话。

「穿好了吗,阿姨先开门看一下。没人的话,你先出去。」

「阿姨,我以后还能和你玩吗……」

「小华,小华,是你吗?你在裏面吗?」

我刚提好裤子,忽然从试衣间外传来了男孩妈妈的声音。我暗自叫苦,心想她一定是在商场找了一大圈又回来了。

「小华,小华,快开门!你和谁在裏面?!」

我和欣妍的试衣间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我忽然反应过来,刚才因为在通道附近人声太嘈杂,欣妍把手机的音量调到了最大。美莹和男孩的对话声一直都是被放大了,才让男孩妈误以为他儿子在我们这边。

「我们得掩护美莹他们赶紧走。」

我压低声音对不知所措的欣妍说道。

「你干嘛,有什麽事吗?」

我把试衣间的门打开一条缝,满脸莫名其妙地望着焦急的男孩妈。

「小华,小华,你在裏面吗?」

「什麽小华?」

「我找我儿子,刚才我听见他在你这裏。」

「开玩笑,你儿子怎麽会在我这裏?」

「我亲耳听见的,你快让我进去。」

男孩妈开始用力推起试衣间的门。

「你这人有病吧!好吧好吧,你进来看吧。」

我看时机成熟就拉开了门,说「进来」两个字时故意很大声,好让隔壁的美莹他们听见。

「这人是谁,这是怎麽了?」

欣妍早整好了裙子,站在试衣间的中间,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男孩妈。

「小华,小华,在吗?」

男孩妈探头张望了一圈,还特地看了看欣妍的身后。我听见隔壁的门「咿呀」一声,先是一阵高跟鞋急促的「嗒嗒」声,然后那个男孩就在我们试衣间的门口现身了。

「妈,你干嘛呢?」

男孩在他妈的身后叫了一声。

「哎呀,小华,你跑哪儿去了。妈找你找得急死了。」

「我刚才去上了个厕所,回来你就不见了。我还找了你半天呢。」

「对不起,对不起。误会了,误会了。」

男孩妈立刻放松了下来,一脸歉意地对着我和欣妍直点头。我和欣妍想着美莹应该跑远了,也松了一口气,向着男孩妈善意地挥了挥手。

「就是那个臭不要脸的!刚才还在卖鞋那边。」

试衣间外忽然有人边说边疾步走过。我推开男孩妈沖出去一看,原来是刚才扇小伙子耳光的那个年轻女的,她手裏拿着手机边通话边小跑起来。

「我看见她了,没错就是刚才那个穿红裙的女流氓。她现在就在女装部。」

快步经过我面前的小伙子伸手拉扯着女伴拿手机的胳膊,似乎想阻止她打电话。我立刻跟了上去。

「你别拉我!我正跟保安通电话呢。非得把这个骚货给抓了!」

「算了,算了。」

小伙子一副想让女伴息事宁人的表情。

「为什麽算了,这个骚货沖我男朋友把个臭骚屄露出来,恶不恶心人啊?!」

年轻女人甩开小伙子的手,沖着手机继续气呼呼地说着。

「坏了,美莹怎麽还没走远啊。」

跟上来的欣妍小声地对我说道。

毫不知情的美莹在不远处施施然地閑逛,一看见我们就站在了原地。忽然有几个商场保安斜刺裏向她沖过去。

「就是她,没错就是这女流氓!」

那个女孩看见两个保安已经扭住了美莹,立刻沖上去指着她的鼻子骂了起来。

「你们干嘛,放开我,放开我!」

美莹奋力地挣扎起来,可还是被一边一个保安牢牢地抓着胳膊。

「餵,这是怎麽回事啊。干嘛乱抓人?」

看着眼前乱哄哄的这帮人,我和欣妍迎了上去。

「有人举报她在公共场合进行流氓行为,我们带她去调查一下。」

一个年龄看起来最大的保安故作老练地回答道。

「什麽流氓行为,谁看见了?」

我用高一头拃一臂的身材挡住了保安他们的去路。

「我看见了!」

年轻女人往前走了一步,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回答道。

「你看见啥了,可别胡说。我们都是这位女士的朋友,人家可是正派人!」

「好一个正派人!我看见,看见……哎呀,我跟你们到保安室去再说。」

「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保安室吧,可以做个证人,看看有没有冤枉她。」

「美莹,这不是美莹吗?这是怎麽了?哎,你们也认识美莹啊?」

不知何时男孩妈带着男孩也跟了上来,她看见美莹身上异常的穿着,又发现我们互相认识,脸上写满了狐疑。

「走吧,要不都到保安室去谈谈,别在这儿添乱了。」

领头的保安伸手做了个有请的动作,几个保安立刻围着美莹推着她往前走。看见美莹不停的扭头往后看,我和欣妍也立刻跟了上去。

我们这群人呼啦啦一起来到了底层的保安室。一个保安在我们身后想关上那扇包了铁皮的门,把跟来看热闹的人们挡在门外。

「哎,小同誌,我认识那个被你们抓的女人,让我也进去吧。」

男孩妈竟然带着儿子也一路跟了过来,她厚着脸皮对小保安说道。

「她已经有朋友在了,你还是先回去吧。」

说完「砰」的一声,他把那娘俩关在了门外。

这间保安室面积不小,不过陈设却简单而实用。进门的左手是一个茶几,围着一圈长短沙发。右手是一张办公桌,上面摆着电脑,电话和一些办公文具。办公桌后面的墻上是一个大监控屏幕,分成了几十个小画面,基本覆盖了商场的主要区域。屏幕的两边各放着几个铁皮文件柜。

领头的保安在办公桌后面坐下,拿起一本大登记簿翻开。

「先说都叫什麽名字,家住哪裏,在什麽单位工作或学习。」

等保安头头问完一长串问题,那对年轻情侣立刻依次报上了自己的信息。

「你们谁先说?」

「什麽谁先说,先说什麽?!」

我把身体往那个头头的身前一挺,吓得另外两个保安立刻挡上来护住了他们领导。

「我的意思是让你们配合一点,好让我们开展工作嘛。你那个女同誌在房间裏也别戴着墨镜了,尊重一下大家嘛。」

美莹站在屋子中间,摘下墨镜后,把羞得发红的脸垂了下去。

「如果我们的朋友没做错事,是被冤枉的,我们凭什麽要配合你们!」

我捏起拳头狠砸了一下桌面,欣妍赶紧伸手拉着我的胳膊。

「冤枉,谁冤枉她了?!我亲眼看见的!」

年轻女人手指着低着头的美莹叫了起来。

「那你说说看见什麽了。」

「她对着我男朋友露骚屄!」

「哦……露骚屄……。哎呀,提笔忘字,谁知道这个「屄」字怎麽写啊。」

保安头头停下了笔挠了挠头,扭头问他两个同事。

「就写那个「逼迫」的「逼」呗。」

「不对,应该写那个学名,是一个「尸」字头,下面是一个「穴」,「洞穴」的「穴」。」

「写出来就认得了,是这麽个字。我老不记得下面是个「穴」,刚才一直想着「洞」字,就写不出来了。」

「你有什麽证据?!」

我耐心地等几个保安聊完了那个字怎麽写,立刻沖着那个女孩开口质问道。

「我亲眼看到的,还要什麽证据。我就是人证!我跟她无冤无仇,干嘛要诬赖她?」

「呦,那可不好说了。自己男人看了漂亮女人两眼,心裏泛酸了呗。哼!」

欣妍立刻反唇相讥道。

「如果你没有证据的话,我们可就不好受理了。」

正在做记录的保安头头很为难地说道。

「那可不行,我要你赔礼道歉。」

一直没说话的美莹忽然气呼呼地走到女孩面前,伸手推了她一把。

「我还向你赔礼道歉,你个女流氓!你不是要证据吗,她刚才把骚屄露给我男朋友看的时候,我看见那裏没屄毛。」

「照你这麽说,这位女同誌的……哦,那个都让你看见了,难道人家没穿内裤?」

「对,没穿内裤,就穿了条丝袜。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当面对质!」

年轻女人气得涨红了脸,对在场的所有人大声说着,生怕有人听不清。

「这个,这个,不太好办啊。」

「这有什麽不好办,你们调监控出来看一下不就行了?」

「别说事发的区域不一定能被监控覆盖到,就算有录像,你说的这种行为也难从画面上查证。」

保安头头说完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然就当面检查一下呗。」

「这个……我们这儿又没有女同誌。」

几个保安的眼睛都亮了亮,可看到我和欣妍在场,而且看起来都不是容易欺负的那种人,只好又劝起那个年轻女人。

「这还要什麽女同誌。你不是专给男人亮骚屄嘛,我再来给你亮一下!」

她乘美莹不备一把揪住裙子的下摆,往上猛地一撩。我心裏暗叫不好,希望那条丝袜的合缝别象刚才那样歪在一边,起码挡一挡女性那条令人羞耻的缝。措不及防的美莹楞了一下,反应过来时赶紧往下拉裙子。

那个无毛肉丘,在大腿根处的边缘被挤得肥嘟嘟的,还有那条清晰的圆顶肉缝,已经在所有人眼前停留了一下。我这才想起美莹肉色的丝袜应该是被男孩拿走了。

「看到了吗,是不是没穿内裤?!如果她刚才没露的话,我怎麽会知道!」

女孩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说完鼻子裏还鄙夷地哼了一声。

「不对啊,这有毛没毛的概率可是各一半啊。我觉得你是瞎猜的。」

我怕情形对美莹不利,赶紧反驳起她来,却故意先没提丝袜的事。

「瞎猜?!哼,骚货才象她那样剃毛呢。没几个的吧!瞧她那骚样,到现在奶头还顶成那样,不穿内裤不说,连个胸罩也不戴!」」

「这样的话,我们认为证据很充分了。我们得做笔录向派出所报告。」

几个保安都点头表示同意。

「什麽证据就充分了?!之前她说的话你们可都听清楚了?!」

我忽然提高了音量沖着那个年轻女人和保安们呵斥道。

「怎麽了,什麽话?」

领头的保安不解地搔了搔头皮,和几个同事面面相觑,年轻女人也被我的气势一下镇住了。

「她刚才不是说这位女同誌没穿内裤,只穿着丝袜。可你们刚才一点都不仔细,人家根本没穿丝袜!」

我说完狠狠地瞪了那个年轻女人一眼。

「是吗,这倒没看清,你看清了吗?」

「我也没看清,太快了。」

「这有什麽好看清的,摸一下就知道了呗。」

欣妍指着美莹的腿,一脸不满地说道。

「什麽,什麽,我明明看到她骚屄外面穿了个丝袜的……」

年轻女人一下走到美莹跟前,伸手摸了摸她的腿,还不死心的用手指揪了一下。

「对吧,这肯定是冤枉这位女士了。」

我看了一眼楞在那儿的年轻女人,转头对保安们说道。

「不对,不对,我分明是看到她裤裆裏有丝袜的。难道还有内裤式样的丝袜?」

「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别再强词夺理了!哪还有内裤式样的丝袜,听都没听说过。」

欣妍赶紧帮腔说起风凉话。

「我不会看错的!那一定就是内裤式样的丝袜!不信你们检查!」

年轻女人仍旧不依不饶地叫道。

「我看还是算了吧,这所谓内裤式样的丝袜听着就不靠谱。」

我对着几个保安推心置腹地说道。

「这,这女人的东西,我们也不太懂。这事又不太好办了。」

「检查,一定要检查!」

「要不这样好不好,我们几位男同誌都转过身去。你们两位女同誌看一看就行了。」

领头的保安忽然灵机一动。

「那可不行,她们俩是一伙的,到时她们说没有,只有我一个人说有,不还是白搭。哼!」

年轻女人说完鼻子裏狠狠地哼了一声。

「要不然,大哥你代表大家和她一起看看呗。」

欣妍扫了一眼美莹,对着领头的保安缓声说道。

「这怎麽好,这不行,这不行……」

「看就看,大家一起看。又不是没见过女人。」

美莹忽然开了腔,伸手就要撩裙子的下摆。

「等等,你给我转过去,瞪着个大眼,一个臭骚屄就让你看个没够啊。」

年轻女人推了一把身边的男朋友,让他转了过去。

「你们谁不想看的,也转过去啊。我是没办法啊。」

领头的保安对着身边的手下们笑呵呵地说道。

「别转了,证人也多点也好。」

美莹说着撩起了裙摆,一个高高隆起的无毛肉丘立刻赤裸裸地呈现在大家的眼前。

「见鬼了……」

年轻女人忍不住轻声自语了一声。

「看清了吗?看不清走近点。」

美莹故意把肉丘挺了出来,那条肉缝一下拉长了,大腿间的紧密尽头探出一点深色的肉体。

年轻女人不死心地凑了上去,伸出手指在肉缝圆顶处的上方揪了一下,然后悻悻然地缩回了手,一脸讪讪地退了回去。

「看清了,看够了吧。」

美莹气呼呼地把裙摆拉了下去,刚才的美景立刻在众人眼前消失了。

「要不然就是她刚才把丝袜脱了……」

年轻女人依然不服气地嘟哝着。

「我脱了,放哪儿了?我连个包也没有!」

美莹举着手裏仅有的手机,摊开另一只空手,对着年轻女人叫道。

「那谁知道,要不就是扔了……」

年轻女人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气势,嗫嚅地说道。

「好,你说我脱了,现在又说我扔了,你还有什麽猜想请全说出来,好吧。」

「哎呀,别再瞎臆测了。我看这件事现在清楚了,完全是误会一场。」

领头的保安马上摆出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说道。

「什麽臆测,我亲眼看见的…..」

年轻女人还想继续辩解。

「好了吧,够了吧!你还嫌没丢够人啊!快走吧!」

刚才一直没作声的小伙子,不知哪儿来的气势,忽然沖着女伴大吼起来。说完他拉着她的胳膊就往门口走。

「站住!先别跑!你要向我赔礼道歉!」

美莹指着两人的背影叫道,迈腿就要沖上去。

「算了,算了。别跟这种人计较。」

还是欣妍手快,一把拉住了美莹。

那对情侣头也不回地打开铁皮门沖了出去。沈重的门被小伙子用力一甩,「砰」的一声关上了。

「不行,欣妍,你放开我。我今天不能就这麽白白地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看了。我在你们商场出的事,我要找你们领导说理去!」

「我也觉得你们是假借工作之名侮辱妇女!」

欣妍说着赶紧找出纸巾,递给了眼眶裏有泪水在打转的美莹。

「我希望您能理解我们的工作,我们也是没办法。请这二位朋友也帮着解释一下吧。」

保安头头的语气变得非常软弱。

「什麽没办法,我看你们就是欺负人!而且是欺负女人!」

欣妍一边轻拍着美莹的肩膀,一边批评着保安。

「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还不快赔礼道歉啊。」

我也替美莹感到忿忿不平地训斥着那几个家伙。毕竟一个少妇就这麽被人看了女性的私密处,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对不起啊,是我们工作没做好……」

「对不起就行了?!你们也是有母亲,姐妹的吧,还有女朋友,或老婆吧?她们要是象我刚才那样被……她们会怎麽样?你们又会怎麽样?!」

「这种事确实应该向你们领导反映一下,不然你们岂不越来越无法无天。」

「对!我要求见商场领导,我要求商场做出赔偿!」

「大姐,可你想过没有,你今天的行为也非常不妥。象你这样衣冠不整来我们商场,本身就容易引起误会,造成矛盾嘛。」

「唉,你这话说得就不在理了。她哪裏衣冠不整了。你们商场有规定必须穿内裤才能来吗?你能保证现在商场裏所有女的都穿着内裤吗?」

我看保安还在狡辩,马上跟他继续讲起理来。

「我要求赔偿!我要诉诸法律!」

美莹在空中挥舞了一下秀拳,忿怒地喊道。

「哎呀,大姐,算我求你了。都是我们不好,我们向你道歉。你还要闹的话,就是要砸我们的饭碗啊。你知道我们也都是拖家带口的人……」

保安头头此时完全威风扫地,索性放下架子诚恳地哀求起来。

「开门,开门,我要报案!」

铁皮门上忽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还伴随着几下脚踢。

【待续】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肉文书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rwxb.com/read/83842/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888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