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贞观绿苒庄】(5)(授权代发)(黑帽,武侠,穿越)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古之
2020/07/1发表于:sis001
字数:6000

                第五章

  女人的情欲就像被粗壮的阳具肏开的屄穴一样,一旦被打开,再想关闭,却
是不易……

  从白天,到深夜!整整七个时辰!

  在这七个时辰里,我看着自己的妻子泄身的次数比我们成亲五年里的泄身次
数总和还要多,而扎哈却只射了三次,脑中不由得想到一句成语「天作之合」
……至于我……却已经什么都射不出来了……

  最后,我看着李莹笑靥如花的用自己冷艳娇媚的俏脸接受着扎哈浓精的喷射,
我的眼前渐渐变黑,脑中嗡嗡作响,一股空乏之感快速遍布全身,随后,我感觉
自己正缓缓的从椅子上滑向地面,在我即将不省人事的瞬间,我看见妻子那张覆
满浓精的俏脸上带着震悚、恐惧和担忧的神情,形若癫狂般的向我爬了过来……

  「她还是爱我的……」这是我彻底昏厥过去之前脑中最后出现的想法……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睁眼的一霎那,一个带着焦急、欣喜语气的女声传
进了我的耳中,我转过头,看见我的妻子李莹满面泪痕的正坐在床边,一双柔荑
抓在我的手上……

  「夫君你醒了!?太好了……吓死妾身了……你都昏迷了三天了……妾身还
以为…还以为…呜呜呜……」李莹欣喜的言语间带着一丝哭意,说到最后趴在我
的身上大哭起来。

  「是吗,呵呵……可能是为夫看见夫人的媚态太兴奋了吧,呵呵……」我笑
着抱住妻子安慰着「三天啊……那夫人在这期间没再和扎哈……」

  「夫君你坏死了!」李莹轻轻掐了我一下,脸上由阴转晴,红晕满面「刚醒
过来就取笑妾身……」

  「尊敬的主人,扎哈非常非常高兴看见您平安无事,感谢苍天……」就在我
安慰李莹的时候,扎哈端着一盆热水从门外走了进来,看见我醒了,立刻放下水
盆跪倒在地「扎哈还以为主人会……会……感谢上天!」

  「夫君,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扎哈一直不眠不休的守在您身边,生怕您出
事呢。」李莹起身坐在床边,看着扎哈轻言细语的说到。

  「是吗?辛苦你了扎哈,谢谢……」我望着跪在地上的扎哈,心中五味杂陈。

  「不不!主人言重了,主人不用谢扎哈,扎哈照顾主人是应该的事,主人要
谢的话应该谢莹主母,是她为您找的郎中,一直在您身边守候着……」扎哈听见
我的话也不抬头,只是又向前跪爬了几步,直接跪在了床边。

  就在扎哈跪爬到床边的时候,我感觉李莹悄悄的向上提了提自己的裙摆,随
后丰满的娇躯细不可查的颤了一下,俏脸上刚褪去的红晕又浮现了出来,一双美
眸里也带着丝丝温柔看着跪在地上的扎哈……

  「夫人怎么了?」我发觉妻子的异状连忙问到。

  「嗯?啊~ 妾身没事,就是这几天担心夫君的身体安危,没休息好罢了…
…」李莹神情一愣,转身又趴在了我的身上,目光里满是柔情蜜意的看着我,悄
声说道「不用说了夫君,夫妻本一体,妾身记的。」

  「不过最近为夫要休息一段时间了,我能感觉到这副身体不堪重负了,这段
时间里夫人如果需要的话,可以自己去找扎哈,不用经过为夫同意……」我看着
眼前的妻子,百感交集,只恨自己的身子为何会变成这样……

  「不!妾身要陪着夫君,直到夫君康复……」李莹满面绯红,螓首买在我的
胸膛,声若蚊呐「就算妾身想要…那个了,妾身也要夫君陪着,妾身一个人…害
怕……」

  「傻女人……」我摸着李莹的秀发,不禁感慨道「为夫信你……」

  「夫君,妾身要和夫君约法三章!」李莹抬起螓首,俏脸含春的看着我,娇
声腻语的说到「夫君一定要答应!」

  「哦?说说。」我点点头,很好奇。

  「第一,只有在夫君同意、并且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会和扎哈发生关系
……」李莹面色严肃的说到。

  「呃……好吧……夫人难道不准备主动找……」我有点惊诧,毕竟我还以为
自此之后李莹会主动找扎哈求欢,没想到第一条就消灭了这种可能。

  「第二,我不会和扎哈嘴对嘴的亲吻,就算是夫君的要求也不行……」李莹
没理我,只是盯着我的眼睛,语气坚决。

  「好吧……其实为夫不在乎这些的,只要夫人把你的小脚丫给为夫留着就好,
嘿嘿……」第二条我算是同意了,其实,我倒是希望能一边看着高大壮硕的昆仑
奴把李莹压在身下用力的使劲肏,而我就在一边舔着李莹的玉足,至于妻子和昆
仑奴亲吻什么的,我是真的不介意,反而觉得会很刺激。

  「啊?这…这…第…第三,我不会让扎哈射在体内,但为了有备无患,夫君
要配一些对妾身无害的避孕药……嗯呀……」李莹似乎是没料到我会这么说,明
显愣了一下,但在说完后,突然娇吟一声,丰腴的身子明显一紧,紧接着螓首带
着潮红向下一垂,又趴回了我的身上,而我甚至能感觉到她身上在微微颤抖着,
就像是高潮了一样……

  「行行行!都依夫人的,呵呵……」我心想妻子竟然会如此害羞,不由得满
口答应。

  就在我轻抚妻子李莹的时候,我无意间发现窗边的铜镜里隐隐约约映射出了
一副让我不知所措的画面,只见扎哈趴在床边,一只大手居然捧着李莹一只白里
透红、柔嫩娇绵的玉足不停的轻吻、舔舐着,粗糙的舌头在葱葱玉趾间流连忘返,
时而全部含在嘴里,时而又一根一根的吮吸,而扎哈另一只手更是过分,竟然伸
进了李莹的裙摆里,似乎正在摩梭、爱抚着李莹白滑的小腿,感受着李莹肌肤那
种细腻如丝的触感……

  看来李莹最后那声娇吟根本不是因为害羞,而是赫然被扎哈的舌头舔吻玉足
给舔到了高潮,而一开始的失神,却是没想到我会提出只要她的玉足,只是那时
她的玉足已经在扎哈的口舌之下被舔吸的津水淋漓……

  看来……这约法三章……似乎很难被李莹遵守了啊……

  皇城,太极宫。

  「陛下,百骑回报,武滔最近正在改建府邸,并把旁边一座宅院也买了下来,
两院现已打通,此事经报备长安县和永安坊坊正,并无问题,只是三天前武滔携
其妻带着一个因给他改造府邸而受伤的极西昆仑奴去了医馆,到现在为止,也不
见三人从医馆出来,据报,其妻期间还找过郎中,称其夫昏倒晕厥……」李君羡
面无表情的拿着一张宣纸,正对着不远处在大殿里踱步的李世民念着纸上的内容,
只不过假如当时我在场的话,绝对会惊掉下巴,因为短短几日,我的生平就被他
查的一清二楚,这情报搜集能力太可怕了!

  「好了,看来这个武玄景还是个心善的主啊,对于一个下人都如此照料,想
来人品不坏……」李世民一边踱步,一边眯着眼沉声说道「君羡,你和朕下午去
一趟他的医馆,这家伙还差朕一张药方……」

  未时,桑梓阁。

  下午我重新打开了医馆,毕竟已经停业四天了,而且我也需要经常活动活动,
配些补药,就在我刚打开大门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走进了我的医馆。

  「先生别来无恙啊?某又前来打扰了。」中年男人昂首阔步进了医馆后,说
话间对我抱拳行了一礼。

  「哦?这位郎君……」我闻声抬起头,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点眼熟,片刻
之后我才想起来他是谁「是您啊!我还差您一个控制气疾的方子!在下这几日家
中事务繁杂,倒是忘了,还请郎君见谅,在下这就给您写方子!」

  「无妨!无妨!某倒是听说先生这几日闭馆谢客,您夫人还去找过其他郎中
来您的医馆,可是有事?」中年男人话语间面带忧色。

  「不瞒这位郎君,在下前几日了却了一桩心事,心中大喜,奈何乐极生悲,
再加上最近府邸改造之事颇为劳神费力,一时气血攻心,晕了过去……」我苦笑
着挥挥手,走到桌边开始写着药方。

  「万望先生保重,先生有所不知,某为了这气疾疗方,跑遍了长安城大小医
馆,谁曾想,只有先生有此良方,还望先生定要保重!」中年男人语气带着无奈
看着我写着药方。

  「郎君言重了,良方虽有,但此顽疾不可去根,只有抑制一路可走……」我
没抬头,说话间药方已经写完了「好了,方子已成,请郎君过目。」

  中年男子拿着药方,仔细端详了许久,看完后眉头紧锁,脸上不解之色甚重。

  「敢问先生,这…这抑制之道竟如此简单?」中年男人捏着药方,目光中满
是疑惑。

  「嗯,此为简单之法,所费银钱不多,效果也佳,只是见效较慢,复杂之法
也有,效果更好,但是所费银钱靡多,估计也只有皇室能够用之,但当今圣上乃
是勤俭爱民的圣主明君,更是在下心中崇敬之人,所以这种所费靡多的方子就算
皇室敢用,在下也是不能开的。」我拿过汗巾,擦着手说道「并且容在下忙完家
中之事,想做一些物品上贡于朝廷,希望用在下一丝绵薄之力为大唐的繁荣锦盛
添砖加瓦……」

  「先生有此忠心,某家李二郎有礼了!」中年男人自报家门后冲我行了一礼,
接着说道「某家乃是河间王府的幕僚,有二字不知先生可否为某解惑?」

  「在下武滔武玄景,回二郎礼,在下只是区区一郎中,当不得解惑一事!先
生错爱了!」我赶紧回礼,同时心中也有点迷茫,李二郎,这名字有点耳熟,却
是想不起来在何处听过。

  「呵呵,先生不要妄自菲薄,某看人一向很准,先生心有锦绣,且心系大唐,
当得起为某解惑……」李二郎面带微笑看着我「不知先生对『天下』二字有何所
解?」

  原来是这二字,想当年在后世的微信群里我还因为这二字跟别人撕逼来着,
这难不倒我……

  「在下对天下二字只有两个字和一句话的理解……」我说话间走到了医馆的
门口,指了指东市大街上川流不息的行人车马,转过头,看着李二郎说道「两个
字是『百姓』,一句话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姓为水,君为舟,而百
姓所要的东西很是简单,那就是一个『活』字,当百姓失去了这一『活』字,那
这如水百姓就会变成滔天洪潮,就算舟再大,也会倾覆不保,而暴隋就是灭在了
这一字之上,不知李家二郎对在下此解可否认同?」

  李二郎听完我的话犹如雷击,愣在当地一言不发,随后低着头,转身离开了
医馆。

  东市,云杉楼,二楼包间。

  「好个武玄景!好个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说得好啊!君羡,你刚才在医馆
门外都听到了吧?哈哈!朕果然没看错!此子定为朕所用!哈哈哈!」李世民坐
在包间里,对着李君羡大笑不止。

  「微臣一字不差的都听到了,只是陛下,那个效果更好的药方……」李君羡
还是面无表情,只是出言提醒李世民还有个药方没问。

  「坏了!」李世民恍然大悟「唉…不急于一时了,先用这个方子给皇后治疗
吧,看看效果再说。」

  「喏!」李君羡抱拳行礼……

  日暮,医馆落板关门后,我和妻子还有扎哈坐在一起坐在桌边吃着饭,按照
常理,奴仆绝对不能和主家同桌饮食,此乃大不敬,轻则鞭打,重则处死,而我
却不想如此,毕竟扎哈和我的妻子还有一层关系,虽然我要求扎哈一起吃饭的时
候扎哈还百般推辞,坚决不肯,但是当李莹出言要求的时候扎哈却扭捏同意了,
这还真是……真是……无语……

  「扎哈,问你个事,你在西市有没有结交一些和你一样的朋友?」虽然说食
不言寝不语,但我完全不在乎,一边吃着饭一边问着坐在我对面的扎哈。

  「回主人,扎哈明白主人的意思……」扎哈放下碗筷,起身行礼「扎哈是结
交了一些与扎哈相似的朋友,都是在平康坊明为护院,暗下里却是干和扎哈一样
工作的朋友,扎哈还认识一些身强体壮的朋友,只是他们以前都是做一些照顾花
草、打铁抡锤、养畜遛狗的工作,对主人的要求没有经验……」

  「行啦,坐下,我对你没那么大的规矩。」我指了指扎哈,示意他坐下说
「没关系,明天吧,明天你带着我去趟西市,把他们都买回来,咱们的府邸还有
几天就改修完了……」

  「夫君这是要……?」李莹猜到了我要干嘛,但是并不确定我的真实想法,
于是出言问道「难道……?夫君你前几日说的都是真的?妾身以为……」

  「嘿嘿,夫人啊,你以后就等着享福吧,嘿嘿……」我坏笑着伸手捏了下李
莹的俏脸「以后夫人怕是想和为夫亲近也没时间了,就算有时间,怕是也没力气
了,哈哈哈……」

  「讨厌……你个绿帽王八天天就想着这些作贱妾身的事……」李莹听完我的
话,瞬间俏脸绯红、满面红晕……

  转过天一大早,我就让扎哈驾着马车,来到了西市,没费多久,就找到了扎
哈所说的那些人,看着眼前这十个脏兮兮的极西昆仑奴我也是无语了,竟然高矮
胖瘦各有千秋!其中有个胖子更是估计得有后世的三百斤了,而且这货的身高也
是和扎哈不相上下,再加上一身的肥肉,简直就是座肉山!瘦的就更别提了,有
两个家伙瘦的就跟个麻秆一样,简直就是皮包骨,我真害怕哪天长安要是刮大风
了,这两个黑麻秆就会被吹走了!而这些昆仑奴唯独一样的地方就是胯下的阳具
尺寸了,因为每买到一个昆仑奴,我就会让扎哈当着人牙子的面,把这些昆仑奴
的衣服扒光,明则说是检查有没有外伤,顺道给他一身下人的衣服,暗则是检查
这些昆仑奴的阳具尺寸,我可不想花大价钱却了买个尺寸一般的,结果让我很满
意,尺寸皆非凡品!

  就当我和人牙子结账付钱,并且约定什么时候送到我府上的时候,两个身高
四尺有余、皮肤不似其他昆仑奴那般黝黑的昆仑奴小孩冲了过来,顶着人牙子的
皮鞭,死死的抱住扎哈,而扎哈看见他俩的时候也是一惊,猛地推开正在挥舞着
鞭子的人牙子,俯下身搂住那两个小昆仑奴嚎啕大哭……

  「对不起主人,扎哈失态了……」过了一会,扎哈才发现自己在主家面前失
仪了,立刻转身跪在了我的脚下。

  「没事,起来吧……」我抬了抬手,示意扎哈起身,同时指着这两个小黑奴
「话说,我很好奇,这两个小家伙是你的孩子?」。

  「不不不!不是!这两个小不点今年七岁,据说是从……」扎哈说到这,往
我身边凑了一步,悄声接着说道「从……某个公主府抱出来扔到这里的,他们刚
来这的时候还是刚出生的婴儿,而我去年刚被卖到这的时候浑身是伤,全靠着这
两个小不点照顾才挺了过来,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护着他们俩个……」

  「哦?你们两个抬起头,让我看看……」惊天秘闻啊,我不由得想仔细看看
这两个小黑奴,当这两个小黑奴抬起头的瞬间,我定睛一看,果然有问题「还真
是!这两个小家伙不似你们这般皮肤黝黑,倒像是……得嘞!皇室秘辛啊,不可
说,不可说……」

  「主人!扎哈有个请求!」就在我感叹的时候,扎哈又跪在了我的脚边「扎
哈知道这种请求实非奴隶能提出的,但是扎哈……」

  「行啦,知道了!」我当然知道扎哈在想什么,于是点点头,表示可以「看
在你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这两个小不点我一并买下就是了……」

  「感谢主人!谢谢主人!主人您就是扎哈的伟尊大神!主人的大恩大德扎哈
无以为报,当有天主人要归位仙班的时候,扎哈也会随主人而去,给主人牵马坠
镫!」扎哈大喜过望,归在我脚边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磕头。

  「起来吧!不过……你这个家伙,好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变味了……」我心
想这话虽然别扭,但这恐怕就是扎哈这个昆仑奴的心里话了,只是他不知道该如
何表达而已,我不再理会扎哈,转过头,对着人牙子喊到「张牙子,这两个小不
点多少钱?」

  「看您说的,这俩个小家伙您要是有用就带走吧,赠品,呵呵……」这人牙
子笑嘻嘻的拱手说到。

  「哈哈,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感谢!」我回了一礼,直接把手里的
钱袋子扔给了人牙子,而这里面的钱只多不少「那我就先把这两个小家伙带走了,
其他人您就按照约定再送过来就好!」

  「喏!郎君放心便是!」人牙子一接住钱袋就发现了这银钱绝对超过了十个
昆仑奴的钱,于是喜笑颜开「小人绝对把这些个黑奴给您收拾干净了!您就放心
吧!」

  就这样,今天本想着就买扎哈说的那些昆仑奴,没想到最后变成了买十赠二,
只不过我现在还不知道,这两个小昆仑奴在不久的将来,竟然会用特殊的方式拜
入我岳父的门下,当了我岳父的独收弟子……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肉文书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rwxb.com/read/83719/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888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