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乱欲之渊】第十一章 姨妈的破绽(母子,纯爱,乱伦,丝袜,征服)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YUAN19971004
2021年12月18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306

  最近被人恶意举报,3个账号被轮流封禁,不知道什么人那么无聊,4天后更
新下一章

  紧张的考试时间维持了2 天就结束了,所有老师和学生都松了口气。虽然成
绩还没下来,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可以先暂时放松放松了。

  第二天下午考完试后我和姨妈一起回教师,一路上姨妈还不忘数落我,说我
这个题不该错,那个题不能错,每门课她都能挑出一点毛病来,让我无语至极。
明明是个英语老师,对其他科的知识咋比我还懂啊。

  「哎,梦老师你来的正好,这边有事通知你一下」

  我和姨妈还没到教室就在教学楼碰到了几个人男女,领头说话的那个有点熟
悉,好像当初开学典礼他就坐在姨妈旁边。

  「田主任,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姨妈问道。

  「哦,是这样的,这咱们年级不刚考完试吗,而且也才开学没多久,所以年
级这边想在今晚组织一场聚餐,每个班级的班主任都要参加。本来想去你班里通
知你的,谁成想在这碰上了你」

  原来这位是教务主任,难怪姨妈说话那么客气,听他的意思是晚上聚餐,那
不就没人给我做饭了吗?

  「田主任,这个聚餐是每个人必须得去的吗?我能不去吗?」

  姨妈显然对这种聚餐不感冒,不想过去。

  「那怎么行,上个学期期末的聚餐你就没参加,方式你可是保证下次一定过
来的。这次我特低过来亲自邀请你,你可不能再拒绝了啊」

  一听姨妈又不想去,那教务主任顿时急了,这要是两次邀请都没能请动姨妈,
那他的在年级的威望可就要稍打折扣了,一想到这他的脸不禁黑了下去。

  「那……好吧,待会我回去换身衣服就过来,田主任你把饭店位置发给我吧」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姨妈最终还是答应下来。大庭广众之下,这人还是教务
主任,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不然别人也会说她仗着教学成绩目无一切。

  「行,梦老师你答应了就好,位置我待会微信发给你,今晚一定要过来啊」

  听到姨妈答应了,田主任喜笑颜开,说了几句后立马开溜,生怕姨妈当场反
悔。望着田主任一帮人快去离去的背影,姨妈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回到家中姨妈便一头扎进洗手间,难得出去一趟,哪怕是不情愿的那也得把
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才行啊。不过她今晚是出去了,我可就只能自己点外卖吃
了,在周围随便找了一家评分比较高的店点了份外卖就坐在床上玩手机,听着洗
浴间传来的阵阵流水声。

  因为时间比较仓促,所以这次姨妈洗澡的时间没有的长,不一会儿就出来了。
裹着浴巾一路小跑冲进卧室,颤的胸前那对酥乳左摇右晃的,我都怕把它们给扯
出浴巾的包裹。进了卧室后姨妈把房门一关,我就再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了。不
过我能想象出里面的是怎样的一幅香艳的场景,只不过这一扇门将我与姨妈给彻
底隔死。

  又不知道折腾了多久,门开了,出来的姨妈让我眼前一亮。之前姨妈的穿着
都是非常中性保守的,今天它换的这身衣服却更偏向于展现自己的身材:

  上身是一件v 领的薄毛针织衫绒,修身的细致的面料贴身的吸附在她凹凸有
致的娇躯上,让自己饱满的身材更加直观的凸现出来;胸口的v 字领口下,一条
温润丰满的乳沟害羞的探出头来,因为长时间躲藏在衣服下面,所以看起来格外
的白嫩,未经风霜。

  毛针织衫外面披着一件款式看起来颇为潮流的黑色通勤式长袖外套,外套衣
摆位置稍短,刚好把里面在白色织衫包裹下更显纤细的腰肢露了出来。胸口处外
套也是敞开式的,白加黑让姨妈饱满有型的高挺胸脯更加的亮眼夺目。

  下身是一件棕红色的黑格栅纹路的短裙,虽然在一般人看来这条裙子并没有
甚么过于显露的地方,到这条裙子是我从过来后见过姨妈穿的最短的了,甚至连
她穿的直筒丝袜的最上端的蕾丝花纹都因遮挡不住而露出一节出来。因为裙子变
短了,所以姨妈的黑丝大长腿看起来更加的笔直修长了,这还是她没有穿高跟鞋
的情况下呢。

  虽然在下午姨妈嘴上说着不想去,但是事情一但定落下来后她还是很乐意借
此来稍微展示一下自己。可能姨妈自己其实也很向往那种穿着光鲜亮丽的衣服漫
步在大家惊艳的眼光中的生活吧。

  看我一脸呆滞的看着她,姨妈有些不习惯的拽了拽裙角,然后走到我面前抬
起丝袜腿踢了我小腿一脚。

  「哎呦,姨妈你干嘛啊?」

  我抬起小腿捂着喊道,装作很疼的样子。

  「你色咪咪的盯着我看啥呢?」

  姨妈不满的说道。我真搞不明白,女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不就是为了让人去
看的吗?咋我看了她还不乐意了?

  「姨妈,我是觉得你现在这身打扮真的太漂亮了,和以前完全不一样,所以
才会看呆住的」

  我辩解道,顺便还拍了一下姨妈的马屁。

  「真的?」

  「真的,真的!」

  我睁着纯真的大眼睛说道。

  「小东西油嘴滑舌的。今天晚上我要出去吃饭了,你晚上点个外卖自己解决
吧,我先走了」

  说罢姨妈拿起包包头也不回的穿着离开了,留下我一个人独自在空荡的房间
中凌乱。

  现在距离我给姨妈下醉爱已经过去10多天了,这几天我也一直没感觉到姨妈
有什么变化,甚至我还偷偷观察过她脱下的内裤,里面也没有任何潮湿的感觉。
不知道这个醉爱所谓的长时间生效要等多久,要是以年为单位岂不是要把我急死?

  「难道醉爱其实已经开始生效了,只不过我没有发现?」

  我心中这么想,再联想姨妈临走前破天荒的穿了一身靓丽服装,可能醉爱真
的已经生效了,只不过药效还没积攒到改变姨妈体质的地步。

  吃完晚饭洗完澡我便躺在床上玩着手机,打算等戏码回来我再睡觉。不知过
了多久,在我睡眼朦胧之时我突然听到大门被打开的声音。我揉了揉眼下床准备
迎接姨妈,一开门却看见姨妈摇摇晃晃的被一位中年妇女搀扶着。此时姨妈的一
双黑色的高跟鞋已经被脱去,正伸着一只摇摇晃晃的黑丝小脚努力寻找着拖鞋的
洞口,看样子姨妈是有点喝多了。

  「快过来把你姨妈扶进屋,她喝多了」

  那妇女见我出来连忙让我过去帮忙,看来姨妈已经和别人说过家里还有一个
外甥,对方看到我并不意外。

  我赶忙过去搀扶起姨妈,入手处一股温热软嫩的触感传来让我的心有些激动
的快速跳了起来。我扶着姨妈软若无骨的娇躯,但姨妈的身材过于丰润,竟然让
我支撑起来略有一些吃力。姨妈侧着脸对着我,凤眼紧闭,嘴里梦呓着不知在说
些什么,幽兰般的吐息吹打在我的脸上,如同桃花酿一般带有酒味的清香被我悉
数吸进鼻中,让我的大脑开始有些喝了酒一样的迷醉感。

  妇人低着头帮着姨妈穿着拖鞋,交谈中得知她是姨妈一起聚餐的同事,今晚
在酒桌上姨妈虽然百般拒绝,但是在领导和同事的劝说下终归还是勉为其难的喝
了三杯红酒。在酒桌上姨妈为了不出洋相就一直在硬撑着,结果刚离开饭店时姨
妈还有点意识,下车后就完全软成了一滩烂泥。

  肯定是那个姓田的,觉得姨妈平时有些不对付,所以酒桌上借机拉上几个人
轮番劝姨妈喝酒。得亏这姓田的只是灌酒没啥坏心思,不然姨妈今晚着状态可就
有些危险了。一想到这我不禁有着后怕。

  穿好拖鞋后我和妇人一边一个扶着姨妈,我的头撑住姨妈的一边胳膊,因为
身高的原因刚好靠在她的胸旁边。我们搀扶着姨妈东倒西歪的向卧室走去,姨妈
的两个奶子就像是装满了蜜浆的水袋一样摇晃着,不停拍打在我的脸上,让我暗
爽不已,差点没忍住侧过头含住这调皮的肉球。

  好不容易将姨妈扶上床,结果姨妈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看起来着实有些不
太雅观。于是那位妇人又无可奈何的爬上床帮姨妈摆正了睡姿,做完这姿势后她
叮嘱了我待会倒水给姨妈喝,让我在床边准备一个垃圾桶防止姨妈吐出来。叮嘱
好这些后妇人便自行离开了,留下房间中的我独自照顾姨妈。

  今天的夜晚是宁静的,只能听到窗外虫子鸣叫的声音。月光透过窗户洒了进
来,给整个房间蒙上了一层银色的光晕。

  我站在床头,怔怔的看着躺在床上已经失去意识的姨妈,姨妈黑色的外套已
经被脱去,上身穿着修身的白色V 领毛针织衫正完美的贴合在她的娇躯上,将姨
妈玲珑曼妙的身材衬托的淋漓精致。尤其是姨妈的那对丰硕饱满的玉乳,在衣服
的称托下更显高耸挺拔,随着呼吸的节奏上下起伏着。

  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姨妈那高耸挺拔的胸部,随着起伏的节奏我的呼吸也变
得越来越重,好像有什么欲望正在觉醒一般。

  此时的姨妈就如睡美人一般躺在我面前,毫无防备,对我来说这次毫无意外
是一个天载难逢的机会。我的心在剧烈的做着斗争,我不知道姨妈到底醉得如何,
要是我真要动手动脚万一她半途醒来那我可谓是前功尽弃了。但要是什么都不去
做,我又感觉有一些不甘,错过了这次机会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有了,那么我要再
想和姨妈亲密接触恐怕就要等到醉爱将其改造完成,那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呢。

  「水……水……我要喝水……」

  就在我的内心正在经历天人交战时,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将我唤醒,我顺着
声音的源头望去,原来是躺在床上的姨妈发出的,看来她已经很渴了,不然醉得
那么死也不会主动喊出声的。我赶紧去饮水机接了一杯温水,保险起见还带了一
个水壶过来,快步走到姨妈床头。

  「姨妈,起来喝水了」

  我唤了一声,可这时姨妈却毫无反应,连话也不说了。

  「姨妈?醒醒,起来喝水了」

  我摇了摇姨妈肩膀引起玉乳一阵晃动,让人眼花缭乱,可是姨妈依然没有反
应。

  「这下可怎么办?」

  我内心有些着急,姨妈没有意识我也不好把水喂给她喝。正焦急时我看到了
姨妈的红唇,嘴唇表面的皮肤已经有一些干涸了。我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既可
以喂姨妈喝水,又能试探她有没有彻底醉死的方法。

  我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水杯上晃动的波光和我的内心一样并不平静。我把
枕头竖起,然后伸出手臂轻轻的绕过姨妈的背部,手掌搭在她的肩膀上,手掌传
来的的柔软之感让我心神荡漾。我胳膊一用力将姨妈的上半身缓缓的托坐起来靠
在枕头上,因为重力的作用,姨妈的头歪靠在我的肩膀上,我甚至能透过衣服感
受到她吹打在我胸口的吐息。我另一只手端起水杯,杯沿轻轻的搭在姨妈娇嫩火
红的嘴唇上,然后慢慢仰起杯子,让水向姨妈的檀口中汇集。一接触到水,姨妈
便不由自主的慢慢喝了起来,小嘴轻呡,一张一合的乖巧模样甚是可爱。

  我望着躺在我怀中乖巧喝水的姨妈,随着喝水的节奏她的眉毛还在轻微颤动
着,这时候的姨妈有一种宁静的美感,这可是我平时无法见到的。

  「咳!咳!咳!」

  可能乍一喝水有点急,姨妈还没喝几口便被水呛住剧烈的咳嗽起来,小脸憋
的通红。我赶忙放下水杯一手扶着姨妈,一手在她后面轻轻的拍打起来。不知过
了多久姨妈的呼吸白逐渐平静下来,不过嘴唇依然有些干枯,上下颤动着,似乎
刚才喝的那点水还远远不够。

  其实在一开始搀扶姨妈的时候我的心早就砰砰直跳了,虽然和姨妈相处有些
日子了,而且对她也有了一些邪恶的想法,但是这么亲密的触碰姨妈的身体还是
第一次。现在看着怀中的姨妈,那一张一合的红润小嘴看得我有些心神荡漾,吹
出来的气带着酒香,把我的心都得吹乱了。

  「呼!呼!呼!」

  我浑身僵硬的抱着姨妈,闻着姨妈身上散发的酒香味喘着粗气。望着姨妈的
红唇,我有些纠结,但最终欲望还是战胜了理智。我有些颤抖的拿起放在一旁的
水杯,喝了一口将水含在嘴里,犹豫了片刻后我下定决心,头慢慢低下,嘴唇轻
轻的印在姨妈的樱唇上,嗯,好软。

  「嘤~」

  姨妈不安的轻吟了一声,我能感受到她的身体在我嘴唇接触的一瞬间变得有
些紧绷,就连嘴唇也微微收紧抗拒着我的亲吻,看来即使在醉酒状态,姨妈潜意
识里对我的行为还是存在一些抗拒。

  姨妈身体潜意识的防备比我想象中要强,不过我也有应对方法。我将紧闭的
嘴唇微微松开一道缝隙,嘴中含着的水立马渗出来,在重力的作用下顺着我与姨
妈嘴唇相交的地方浸染而下。

  如同干枯的树苗恰逢春雨一般,姨妈原本紧闭的嘴唇接触到水的瞬间好像被
激活一般开始轻轻吮吸起来,就连她的一双黑丝美腿也跟着微微蜷缩起来,涂着
粉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向里收紧。而姨妈的一只手也扶住了我的肩膀,本来一只手
是想将我推开的,结果喝道水后反而将我轻轻抓住,仿佛是怕我这个水源逃跑一
般。看来即使姨妈潜意识的防备心理很强,到依然抗拒不了身体的本能反应。

  我心中一喜,看来这这方式又用!我看了看姨妈的眼睛,那里眼皮紧闭丝毫
没有睁开的迹象。看到姨妈没有因我的动作而醒来,我的胆子变得更大了。于是
我又将自己的嘴唇张的更大一点,然后微微伸出自己的舌尖慢慢插进姨妈张开的
两片软嫩的唇瓣中间。姨妈也很配合的用嘴唇夹着我的舌尖,吮吸着从舌尖上流
下的饮用水和我口水的混合液体,如同一位饥饿的婴儿吮吸着乳房一般安静乖巧。

  看着姨妈这前所未有的模样我忍不住伸出右手帮她捋了捋额头上有些散乱头
发,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我多么希望以后姨妈可以像妻子一样依偎在我怀中,
像这样任我抚摸和亲吻。但这是不可能的,无论是姨妈的身份还是性格,这些都
不会允许她坐出这样么事情,所以现在只有我向着目标单方面的努力着,我相信
幻想中的一切终有一天能实现。

  不一会儿,我嘴中的液体就被贪吃的姨妈吮吸殆尽,在喝不到我的汁液后姨
妈把头歪到一旁,嘴唇脱离了我的舌尖,带出一道晶莹的涎液丝线,越拉越长,
随后断开。姨妈还真是无情啊,自己喝完水就把我给抛弃了,不过我可还没结束
呢。

  「咕嘟!咕嘟!咕嘟!」

  我又喝了口水,为了和姨妈温存的时间更长,这次喝了更多的水。我把姨妈
的头慢慢扶正,用手指沾了点水涂在她娇嫩的嘴唇上。趁着姨妈伸出舌头舔砥嘴
唇上的水渍时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出击,伸出舌头顶住姨妈娇嫩的小香舌
直接闯入她的嘴中。

  「嗯~」

  姨妈也因此受到刺激,她整个腰部下沉,胸部在我的扶撑下有些上挺,让原
本高耸的玉乳更加呼之欲出。潜意识里姨妈抬起右手拍打了几下我的脸,随后渐
渐无力的搭在我的后颈上,不知是在迎合还是在抗拒。

  而此时我的舌头已经完全顶入姨妈的檀香小口之中,也顾不得姨妈会不会醒
来,我抱着她的肩膀一边顺着舌头输送着水,一边不停挑逗着她粉嫩的小舌。而
姨妈的也在不自觉的吮吸着我带来的甘甜露水,挂在我后颈的手也在轻轻挠着我
的脖子,挠的我心痒痒。我俩的面颊都在微微鼓动着,不过一个是在输送,一个
是在吮吸,我在姨妈最需要的时候滋润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我嘴中的液体终于输送完毕,姨妈似乎也察觉到这一点,又
想像刚才那样扭头脱离我的掌控。但是我岂能让她如愿?我左手胳膊从姨妈后颈
绕过去,手掌从里面扶着她的头,让她无法在潜意识里转过头。然后大嘴一张,
一下子把姨妈的红唇全部包裹进去。

  「唔~」

  姨妈口中发出略微不满的呜咽声,似乎她从未受到过如此野蛮的侵占;她有
些不安的扭动着娇躯,纤细的手臂无力的向我轻微推搡着,到这一切都无法阻止
我。我的好姨妈呀,你是解渴了,但是我还「渴」得很呢,现在轮到你来为我
「解解渴」了。

  「吧唧~吧唧~吧唧~」

  安静的卧室里响起让人有些腻歪的声音,那是我的舌头在姨妈口中追逐她的
小香舌搅动着彼此口水的声音。姨妈的舌头如同凉皮一般滑嫩,让我的舌头每次
在快要揽住它时让它给滑走,但我依然在乐此不疲的挑逗着,如同幼童拿着网兜
追逐着蜻蜓一般,我舌头一卷,将其口中甘甜的蜜汁悉数吸进嘴中。

  我睁开眼,这时的姨妈不知道是因为醉酒还是其他原因,原本白嫩的脸蛋已
经有些红晕,她鼻子的吐息吹打在我脸上,香香的,还有股淡淡的酒精味,令人
陶醉。

  「波~」

  我从姨妈嘴中拔出我的舌头,分离时发出如同瓶盖被起开一样的清脆声,可
想而知刚刚我和姨妈连接的有多么紧密。

  我抱着姨妈的娇躯喘着粗气,而姨妈的胸口也剧烈起伏着,显然刚刚我和姨
妈亲吻的时间太长了,导致我俩的气息都有点不稳了。但即使是这样,姨妈依然
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看来她对酒精的耐受性实在太低了,不过也得亏如此,今
晚才给我如此美妙的机会。原本按我的计划,顺利的话也得1 个多月后才能有机
会如此亲密的接触姨妈的娇躯,没想到今天老天爷却帮了我一把。

  感觉休息的差不多了,气息变得通畅了一些,我又低头亲吻下去。不过此时
的目标不再是姨妈的娇唇了,我的脸逐渐贴近姨妈的面颊,看着姨妈挂着珍珠耳
坠的耳垂。那红彤彤的小耳垂看起来是那么的小巧软嫩,口感一定很好。我对着
姨妈的耳朵轻轻的吹了口气,刺激的姨妈的身体也随之轻颤了一下。

  「啊呜~」

  一口将姨妈红嫩的耳垂和珍珠耳坠都含进嘴中,我的舌头顶着耳坠上的珍珠,
如同狮子玩绣球一般顶着它在口中不停摆动。而后我又将姨妈柔软的耳垂和耳坠
一起包裹在舌中摩擦碾压。耳坠的坚硬清凉感和耳垂的软嫩火热感同时通过舌尖
的触觉神经传递到我的大脑深处,如同冰火两重天一般让我大呼过瘾。

  同时我的手也没闲着,在先前如此玩弄下姨妈都没有醒来,我的但子也变得
越来越大,无所顾虑。右手从姨妈的侧背处慢慢向下,如同一条小蛇一般绕过高
耸的胸脯摸上姨妈柔软的小腹上。白色的修身毛针织衫摩挲的质感在姨妈小腹的
支撑下如同堆叠压缩在一起的狗尾巴草一般,随着我的动作刮擦着我的掌心,又
软又痒。

  我调皮的用食指在姨妈的腹部画了一个小圆,似乎是想给姨妈画上一个只属
于自己的印记。然后我的手掌接着往下探索,手指触碰到了一个衣服断层,那是
姨妈上衣的下摆。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住衣服下摆的一角,像外将其慢慢拉长,露
出姨妈平坦白嫩的小腹。

  「啪嗒!」

  我的手指突然松开,衣服瞬间回弹,打在姨妈的小腹上,显然这上衣的弹性
是极好的,拉伸后依然能还原如初。似乎是觉得这样并不过瘾,我不再耽误时间,
手掌像一只老鼠一样掀起衣服顺着缝隙钻了进去,紧身的毛针织衫显现出一个不
断摸索滑动的手掌外型。

  「唔,好软,好滑,好嫩」

  这是我接触到姨妈腹部的第一反应,姨妈明明已经接近40岁了,她的皮肤依
然和少女般光滑软嫩,生育和岁月也没有给其留下一丝褶皱,看来姨妈平时在保
养方面下了很大功夫。

  我的手掌完全张开抚摸着姨妈的小腹,像技师推油一般保持着紧密接触的同
时一路往上。而我的嘴则松开了姨妈的耳垂,顺着她的侧面颊往下亲吻舔砥着,
不放过任何一片肌肤。白色的紧身上衣中映衬着一个不断向上移动的手印。接着,
我的指尖貌似触碰到了一片软墙,我知道那是什么,深吸一口气,我的五指张开,
顺着软墙快速上攀,插进蕾丝质感的胸罩,在到达极点时张开手掌用力一握。而
几乎在同一时间,我的舌头压在嘴唇下面顺着姨妈白皙的脖子用力一舔,留下一
道口水印渍。

  「嗯~啊~」

  在我的手掌抓住其丰润玉乳的同时,姨妈呻吟一声,似乎收到了极大的刺激,
她的身体瞬间紧绷,腰部上弓,脑袋也在往后仰,一双修长的黑丝美腿蜷缩的更
厉害了。此时的姨妈身体的最高点居然是那被我捏在手心的乳房,而我就如同在
蟠桃会上盗取仙桃的猴子一般,一只手拿着粉嫩丰硕的果实不敢动弹,观察着姨
妈的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又好像只过了一会,姨妈紧绷的娇躯放松下来。我看着在我
怀中双眼紧闭、气若幽兰的姨妈重重的吐了口气。刚才一瞬间我还以为姨妈要醒
过来,看来是我多虑了。不过既然没事,那就该我好好享用了。

  我的手掌捏着姨妈的巨乳,尽管手已经完全张开了,但依然无法将这丰润的
玉乳完全掌控。我微微一用力,手指便陷入圆润软嫩的乳房中,乳房嫩滑的乳肉
从指间溢出,而掌心处有一个小拇指头大小的凸起在刮擦着我的掌心,想必是姨
妈的乳头。

  「嗯~嗯嗯~啊~」

  伴随着姨妈口中的低吟声,我不停的玩弄着她的娇乳,捏紧,放松,我的指
头将已经开始充血的乳头夹在中间,手掌不停的搓揉着玉乳,让其在我的手中被
我揉捏出各种形状。同时我的嘴也没歇着,姨妈的额头、琼鼻、耳朵、面颊、嘴
唇,都是我进攻的方向,就连那个在平时象征着教师威严的金丝眼镜都被我的口
水给弄得有些污浊。

  人总是不知满足的,我已经对单纯的玩弄姨妈的玉乳感到有些无趣,难得有
如此良机,我希望与姨妈有更为深入的交流。

  我的手从姨妈的衣服中拿出来,缓缓抽出胳膊,将姨妈平放在床上。腾出手
来的我三下五除二的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颇为健壮的身材,胯下20cm长的
巨蟒早已跃跃欲试了,鸭蛋大小的坚硬龟头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着丝丝冷光。

  光着身站在床头,我看着床上陷入沉睡毫无防备的姨妈,月光透过窗户洒在
她玲珑有型的娇躯上,光洁的额头,戴着金丝眼镜的凤眼,粉嫩的小嘴,葱段般
雪白的藕臂,挺拔丰硕的巨乳,纤细的腰部,宽度大过肩膀的丰润翘臀,以及穿
着黑丝的修长大腿,姨妈的身体仿佛是摆在桌上的满汉全席只待我来细细品尝。

  我深吸一口气,身体向前爬上床坐在姨妈的腰腹部,我眯着眼看着眼前的姨
妈。此时的她已然没有了白天那副冰冷威严的模样,躺在身下任我宰割,白嫩的
面颊上还保留有丝丝水渍,那是我先前舔砥留下的口水。我双手抓住姨妈细嫩的
手腕,将其胳膊往上抬,放到枕头旁边,这样一来就没那么碍事了,而这位熟睡
的人妻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目前所处的境遇。

  双手握住姨妈的细腰摩挲一番后抓住白色上衣两边的衣摆往上一拉,顿时姨
妈腰上大片的嫩肉暴露在空气之中,热气腾腾。当衣服卷到姨妈胸部时却被卡住,
这丰硕巨乳之大居然让弹性如此好的紧身衣想要翻过它都显得有些困难。

  我不得不改变了一下方式,先拉着前面的衣摆翻过这两座高山,然后再一口
将衣服拉到姨妈的腋窝处。做完这一切后姨妈在黑色蕾丝文胸包裹下的丰腴玉乳
暴露在我面前,即使是在胸衣的束缚下有些收敛,但姨妈胸部的规模依然让我叹
为观止,以往我所见的那些个小女生的乳房和姨妈的更本没有可比性。白皙丰嫩
的乳肉透过胸衣的侧边都快溢了出来,一条长而幽深的乳沟上静静的躺着一个黄
金挂坠,给这位半裸的美妇增添了一些富贵气质。

  「呼!呼!呼!」

  我喘着粗气,双手从下脱举住姨妈的玉乳,透过蕾丝胸衣掌心处传来一丝绵
软、温热的感觉,让我几乎有些把持不住。我闭着眼细细感受着,双手微微用力
的的搓揉着姨妈的巨乳,乳房在我的搓动下如同果冻一般轻轻晃动着,乳沟上黄
金挂坠也随着胸部的起伏微微抖动着,闪烁着金色的高贵光芒。

  「嗯~嗯~」

  随着我动作的进行,姨妈轻声呻吟着,看来姨妈也感受到了一些快感的。也
难怪,姨夫1 个多月才回来一次,平时还要摆成一幅严厉端庄的禁欲模样,其实
估计姨妈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的这幅丰润成熟的娇躯也是极其迫切的渴望得到滋
润的。

  「姨妈,你也照顾我这么多天,想必也很疲倦了,今晚就让我来好好为你舒
展舒展身体吧,这可比按摩舒服多了哦」

  我心中这么想,双手顺着姨妈嫩滑的后背伸了进去,摸索一番后找到一个钮
扣状的物体。

  「啪」

  随着一声轻微的响声,蕾丝胸衣纽带已经被我熟练的解开了,姨妈被包裹的
木瓜巨乳一下子挣脱束缚弹了出来。我用手指捏住文胸扔到一旁,细眼观察起姨
妈这对早就让我望眼欲穿的酥胸。

  在透过窗户照来的月光下,姨妈的一对玉兔更显白嫩丰润,虽然姨妈平躺在
床上,嫩滑的乳肉在重力的作用下有些外溢,顺着胸脯的圆弧朝两边微微张开,
但依然维持着高耸挺翘的好看外形,如同两个仙桃般,让人忍不住想要啃一口;
顶部两个深红色的乳头微微充血,就好像熟透了的提子,耸立翘起,硬币大小的
乳晕在微光的照射下呈现出深红色的光泽,成熟而又性感。

  多亏了平时好好的保养,姨妈圆润白嫩的玉乳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比起那
些少女要大的多,乳晕也相比少女的更显成熟。我呆呆地看着眼前这对毫无防备
的乳房,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享用。

  「啊……呜~」

  啥也不管了,我直接一大口将这蟠桃的顶端含在嘴中,入口处一阵绵软肥腻
之感让我激动的流出泪水。早就惦记着姨妈这对奶子了,但始终只能远观而不能
贴近玩弄,没想到今天这天上的仙桃却让我这个孙猴子给吃到了。

  「唔~唔~吧唧!」

  我如同一个饿得很久的婴儿一般用力吮吸着姨妈的乳肉,嘴中的舌尖也在不
停挑逗着她的乳头,时而将其卷起画圆,时而将乳尖顶住细细研磨,最后又用牙
齿将乳头轻轻咬住,不停的上下磨动,好不过瘾。姨妈乳头周围一大片在我的舔
嗦下变得湿湿嗒嗒,甚至有几滴口水从我嘴中漏出,顺着滑嫩的乳肉滑到姨妈脖
子、肩膀上。在我大口享用这片肥沃丰嫩的同时,我的手也也没闲着,覆盖住另
一个乳房不停搓揉着,手指捏住红嫩的乳头不停研磨、挤压,如同一位熟练的挤
奶工人一样卖力。

  「嗯~哼嗯~啊~不~不要~嗯~」

  姨妈的柳眉微皱,失神般的呻吟声从口中传来,声音已然没有平时那般冷漠、
严肃的感觉,而是如同黄莺一样软糯动听,再配合着姨妈的表情,活脱脱一幅受
欺负的小媳妇模样,让我内心被点燃的欲火烧的更旺了。

  「波!」

  我的嘴一张松开含住的玉乳,随后一扭头又把另一边的乳头含在嘴里,正所
谓雨露均沾。而姨妈也在我的反复折腾中不停呻吟,双手按住我的头颅想要将我
推开,可现在的她怎么有那力气呢。

  「哈!哈!哈!」

  我抬头喘着粗气,双手掌心沾了一下姨妈乳头上残留的口水后一手一个握住
她沉甸甸的玉乳,然后用力搓揉撕开,黏嫩柔软的触感随着乳波从我的掌心中荡
开。

  「唔~」

  我的嘴又印上姨妈的红唇,不过这次我的动作要粗糙得多,舌头直接闯进姨
妈的口中,卷起她的嫩舌一顿舔弄。我俩厚重的吐息吹打在彼此的脸上,在空气
中融为一体。我的双手也不固定在一个点,而是在姨妈整片嫩白的乳房上大幅度
的搓揉,激起阵阵乳浪。

  「吧唧~」

  直到姨妈的小脸因为呼吸不畅憋的通红我才暂时放过她,我撑着上身看着姨
妈,此时她光洁的额头已经补满细汗,两边面颊红晕阵阵,白皙修长的脖子下的
一对玉乳已然混乱不堪,原本白皙的乳肉上布满了红色的手印,乳头上沾满了我
的口水,晶莹剔透,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随着姨妈的喘息,她的胸脯上下起伏,
带动着一对玉乳也在有规律的颤动着,就好像春雨滋润后起舞的花苗一样柔嫩。

  我看了一下时间,从姨妈被抱上床到现在才过去半个多小时,放在其他人身
上半个小时可能早就把全套事情都做完了,但是我却连前戏都没结束。一来是姨
妈这种美妇对我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难得,这次错过了下次不知道得等到撒时候;
二来就是在我的心里,姨妈这样平时高冷威严、知性端庄的人妻,我更喜欢去一
点点的将她们身上把手着贞洁的衣服褪去,然后一点一点的侵蚀她们的肉体,不
放过每一寸肌肤,直到她们在我的身下扭曲呻吟,最终被我送上高潮的云端,所
以这一过程想必是要花费很长时间的。

  ……

  ……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肉文书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rwxb.com/read/83709/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