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淫妻準则 第一卷 第六十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春满四合院
未经授权请勿转帖,如果有喜欢,还望多多推荐

抓到洩文者其中一位,所以不再为繁体字校稿及分段排版
从简体转档会很多出入,另外阅读过程会出现不顺或多余的字,乃为暗码,专抓洩文用的,此次抓到的就是给繁体的书友。

所以,想重新排版、校稿的朋友,请自行动作。

第一卷 第六十章

“我……我……哦……我……我承认……嫂子承认……哦……”快感的冲击下,婉柔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疯狂,这样淫蕩过,但却又发现真的彻底放开之后,那快感来的是如此强烈,如此让她在羞耻中又如此的沉迷。

尤其是终于忍不住承认了自己是因为发骚而主动求操,婉柔脑海中一瞬间浮现的却是自己被心理大师抱着,在景洪涛和郭晓目睹下,被送往极致高潮的情景。

“我……呜呜……哦……”情欲和羞耻的闸门齐齐彻底放开后,迎来的却是如此疯狂的快感,婉柔羞耻着,挣扎着,却又不由想着:“都已经被看到了自己最淫蕩的一面,那,那就让自己彻底对着郭晓淫蕩起来吧。”

“我……哦……郭晓……嗯……你不是最喜欢嫂子骚吗?”顺从着身体本能说出着这样的话,婉柔只感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沸腾一般,一字一句从嘴中说出,又传回到耳中,最终化作了透彻心扉的悸动与颤慄。

“骚嫂子。”郭晓一瞬间也被刺激的兴奋到了极致,整个上半身也猛地弯下趴在了婉柔的后背,双手则是伸到了前面,隔着衣衫大力揉捏起了婉柔的巨乳:“嫂子,告诉我被别的男人玩弄,爽吗?”

我躲在墙角看着,陡然感觉自己反而更像是在为这对姦夫淫妇望风一般,这种感觉又让我酸爽中感觉格外的刺激。

尤其是郭晓问出的问题,都是我最让我兴奋的,只可见到婉柔的动作像是在迎合,又像是在羞耻中挣扎,在又一阵猛烈抽插中,直接带动着郭晓,昂起了上半身。
昏黄的灯光照射下,能看到她那红晕到极致的脸颊上,蕩漾的满满都是羞耻,挣扎,迷离,享受等等複杂表情,猛然间随着吸气动作,顿时又化作了最纯粹的春情:“我……爽……嗯……嫂子被其他……其他男人玩弄着……好爽……哦……”
就像是从这样淫蕩的话语中,自己也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刺激一般,只见婉柔一句话刚说完,顿时就在颤抖呻吟中又道:“郭晓……哦……嫂子就是个骚货……嗯……就是欠你操……嗯……你狠狠的操嫂子吧……嗯……嗯……哦……”
我不知道婉柔在今朝醉中到底经历了什么,却是真的从未见过她如此热情奔放和淫蕩的一面,只感这样的婉柔是那么的美,那么的令人迷恋。
“骚嫂子,我,我爱死你了。”郭晓几乎咬着牙在颤抖说道,继而又问道:“嫂子,告诉我,我没看见的时候你都做了什么。”
“我……嗯……嗯……我被人脱了上衣……哦……。”婉柔本能的想要拒绝回答,但拒绝的话刚要说出口,随着脑海中浮现出那真实的淫霏画面,只感一股燥热的抽搐,从头到脚的涌动了一下,顿时就不由自主的伴着满腔火热选择了承认,话一说出口,赫然就变成了由羞耻转变而来的,最强烈的异样快感。
“奶子被他看到了?”郭晓明知道答案,但就如同我一样,只是想从婉柔嘴中听到答案。
“我……嗯……看到了……嗯……被他看到了……”婉柔一句话颤抖的回答而出,郭晓顿时就感到包裹着自己阴茎的蜜穴当即就狠狠收缩了一下,顿时也让他更加的兴奋。
“他摸嫂子的奶子了吗?”郭晓继续问道。
“没……没有……嗯……我没有让他摸……嗯……”
“为什么不让。”
“因为嫂子……嫂子害怕……嗯……哦……”
“害怕什么?”
“害怕,害怕……哦……害怕嫂子受不了……嗯……哦……”婉柔的呻吟陡然拉长音,几乎就将自己两个手臂全部支撑在了墙壁上。
“受不了什么?”郭晓粗重的喘息和婉柔那酥软勾人的呻吟彙聚在一起,就像是最动人的乐章,撩动着我最敏感的神经,让我火热中越发期待婉柔接下来的回答。
“我……嗯……嫂子害怕自己……嗯……自己忍不住……哦……嗯……”
“操,骚货,骚嫂子。”郭晓一声声羞辱的骂着,却刺激的此刻完全放开的婉柔更加的兴奋:“郭晓,你狠狠的操嫂子吧,嫂子……嗯……嫂子就是个骚货……哦……”
“还发生了什么,骚货,告诉我。”郭晓就像是个打桩机一般,一次次耸动腰部疯狂抽插着,好在这里似乎是个死胡同,不然恐怕早已吸引来不少人打开窗户观看。
“我……嗯……哦……”婉柔感觉自己真的要疯了,虽然对以后自己该如何面对郭晓有些茫然,但无尽快感的催动下,只想将满腔的火热尽情的释放而出:“我……嗯……哦……嫂子帮他撸……撸鸡巴了……哦……”
“他的鸡巴大吗?”郭晓继续问道,每问一句,似乎抽插的都更加有力,更加深入。
“没……没你的大……嗯……嗯……”
“比我方圆哥的大吗?”郭晓终于问出了灵魂一击,让墙角的我当即浑身剧烈颤抖起来。
“比……比……嗯……哦……”面对这个问题,婉柔最终还是有了迟疑,但迟疑仅仅是片刻,便在郭晓一阵狂风暴雨一般的抽插中,颤抖的几乎说不出话来:“比……哦……比你方圆哥的更大……更粗……啊……哦……嗯……呜呜……”
狂乱呻吟中的哭腔是那么的清晰,却是让我浑身连同着胯下的阴茎接连抖动,甚至当即感觉到有着一缕不知指什么的液体,从马眼处缓缓溢流而出。
而郭晓刹那间就像是疯狂了,在一声声”骚货,骚嫂子”的低骂中,猛然直起了身,这一次赫然是一把揽住了婉柔的一条腿,接着手臂的力量将其高高架起。
也好在婉柔身体素质不错,在一阵晃动中,就这样一只腿坚持战力住了,但此刻那姿势落在我的眼中,是如此的淫霏。
一腿颤慄,一推斜着被高高夹起,就像是一个正在撒尿的母狗一般淫蕩,而两人的交合处,也在今天第一次如此清晰的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只看到一根铁杵一般的肉棒,就像是嘶吼的巨龙一般,无情征伐在婉柔那娇嫩的蜜穴。
一声“啪”的清脆撞击声中,当即都带动出一声“噗嗤”的淫霏抽插声响,也带动着浓密的淫液一缕缕飞溅。
昏黄的灯光下,我死死瞪大着双眼看着这一切,只看到婉柔那原本紧致的蜜穴被郭晓那根粗壮的阴茎一次次进出间,撑大到了极致,一阵蠕动颤慄,便是一缕淫液的溅射。
伴着抽插的力道,那晃颤的阴囊也一次次撞击在婉柔的会阴处,入目全是明晃晃的一片。
婉柔虽然迷离的闭着双眼,但也当即察觉到了此刻自己姿势的极度淫蕩,浓浓的羞耻感伴着无尽的快感齐齐涌入心头,让她不由发出如同哀求的声音:“郭晓,不……不要用……嗯……这种姿势……哦……嫂子受不了……嗯……”
“哪里受不了?”郭晓毫不留情,反而抽插的更加猛烈和有力。
“我……我……啊……哦……嗯……嗯……嗯……”所有的话语,都被在这种姿势下,更加深入,更加彻底的插入而搅碎,继而化作了最无法言喻的强烈快感:“嫂子……嫂子的骚逼受不……啊……我……嗯……哦……”
“骚嫂子,还没告诉我,嫂子帮他撸射了吗?”看着郭晓那涨红的脸,我感觉他几乎也要到了极限,当即再次问出了之前那个问题。
“我……他……他射了……嗯……射了……嗯……嗯……”婉柔几乎要咬破自己的红唇一般,这样说道,只可见单独站立的那只腿接连颤慄着,脸上极致的红晕也是如同涟漪一般,来回涌动。
“骚货,射在你哪里了。”郭晓咬牙切齿的问道。
“我……嗯……射在嫂子身上了……嗯……郭晓……嗯……他射在嫂子胸上了……嗯……哦……”婉柔几乎颤抖到哭泣,但一刹那却又看到她大腿根部的肌肤接连颤慄起来。
我知道,婉柔终于快简直不住了,而郭晓也是同样。
“骚嫂子,以后我也要射你胸上。”郭晓这样说道。
“嗯……嗯……嫂子让你射……让你射在嫂子胸上……嗯……郭晓……嫂……嫂子不行了……哦……”婉柔颤慄的呻吟着,只感脑海中全是一股又一股翻腾的情欲烈焰。
“嫂子,我还要射在你嘴里。”耳边再次回蕩起郭晓火热的声音,婉柔羞耻中只感自己真的疯了,真的沉浸在了这从未有过的滔天快感中,只是本能般颤道:“好……嫂子……嗯……嫂子让你射我嘴里……嗯……哦……”
“我要当着方圆哥的面射嫂子嘴里。”婉柔听到郭晓这样一句话,脑海中一瞬间浮现的就是一副淫霏到极致的画面,但却又在刹那间,所有的快感齐齐达到顶点。
“呜呜……郭晓……嗯……你当着你方圆哥的面射嫂子嘴里……哦……我……我不行了……啊……”最淫蕩的话语同时刺激着三个人,而婉柔一刹那就要达到顶点。
“嫂子,我这次射哪里?”郭晓几乎也是在憋着最后一口气问道。
“射……射……嗯……哦……”迷离中挣扎了几下,但随着婉柔猛然高高昂起自己的上半身,伴着高潮中的极致呻吟,所有的挣扎和羞耻瞬间支离破碎:“郭晓……射……嗯……哦……射嫂子骚逼你……啊……啊……”
就仿佛映衬着婉柔这句话,话音刚落的刹那,陡见郭晓也是一阵粗重的喘息,接着耸动腰部狠狠一下插入到最深处后,整个身体顿时也接连颤抖起来。
“我……啊……”我只看到,伴着婉柔最后一声高昂的呻吟,从两人交合处,当即“噗嗤噗嗤”溅射出一缕又一缕黏滑的液体。
不知是精液还是淫液,却如此灼热的撩弄着我的心弦。
“郭晓……我……哦……”紧绷的身体颤慄了许久许久,随着被架起的一只腿被放下,婉柔无力喘息了许久,才面带複杂的看向了郭晓。
情欲的彻底释放,也让她往日那种强势和高昂再次重回心头,但却又有些不敢直视眼前的郭晓一般,犹豫了许久才咬着红唇道:“郭晓,我以后该怎么面对你。”
“嘿嘿。”做为花丛老手,郭晓哪里不知道婉柔此刻的心理,当即一笑道:“嫂子,该怎么对我,还怎么对我。”
“真的?”婉柔抬眸一望,似乎也因为郭晓的模样放鬆了许多,当即轻笑道:“那好,今天嫂子说的话,都不算数。”
“啊?”不顾郭晓的懊恼后悔,婉柔当即转过身,只不过,即使再怎么强装,之前那种的高冷之色却是真的柔和了许多。
我见此,深吸一口气,忍着满腔的火热,悄悄退了出去,直到感觉两人差不多收拾好了,才装着正好碰到了刚从小道中走出的两人。
看到我,婉柔先是一愣,随之脸颊刷的一下便红了:“徐方圆,你怎么在这里。”
我看着两人神情间还残存的一丝春情,心中火热的同时,却又是嘿嘿一笑,仰了仰手中的手机得意道:“行不辱命,拍到了心理大师半张脸。”
“啊。”婉柔和郭晓彻底呆住了,而婉柔看了一眼我手中的照片后,随之便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神情一刹那变得格外柔软,一个“徐”字刚刚出口,立刻就变成了:“老公,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心头一暖,却也是当即将事情经过讲了出来。
婉柔到最后才想到心理大师既然敢出现,毕竟狡兔三窟,其实她一直认为不求上进的老公感我却是早已料到了。当时看到突然沖进今朝醉的员警,我先是一愣,当即就拿出对讲机下达了属于自己的指令:“兄弟们,招呼好了,按照原计划进行。”
“收到,收到。”对讲机中传来了一声声火热的回应,那是我刻意雇来的一批人,随之自己也缓缓走到了一个周围看上去有些阴暗,偏僻的小道。
既然心理大师赶来,就必定有着十足的準备,暗门,通往无监控的路段,甚至不能只局限于今朝醉附近,这些都是必要条件。
做为今朝醉的资深会员,应该都会有这方面的了解,但偏偏婉柔和郭晓只是个假冒伪劣产品。
我点燃着香烟,静静的等着,陡然看到一个男人缓缓从一个毫不起眼的破铁门中走了出来,然后头也不回的就朝另一侧走去。
我从视频中见过心理大师的身材,抛开怀疑后也没多说,只是继续若无其事的观察着,果然在一会过后,又是一对衣着光鲜亮丽的男女从那破烂铁门中走出。
这顿时让我心中一喜,确定了眼前这个铁门肯定就是一个暗门,只不过还没有发现和心理大师身材相似的人。
就这样,足足看到前后五个男女从铁门中走出,随着下一个人走出,我心中陡然一紧,拿出手机对準门口,快步走去的刹那,猛然开口喊道:“大师,终于等到你了。”
与此同时,其他几个街道,也在发生着同样的事情,有的地方根本不是暗门,有的是,但按照事先的安排,只要看到有和心理大师身材类似的男人,我所安排的那些人便会分别喊上一句:“大师,终于等到你了。”
有人诧异的回望,有人怒駡神经病,但做为人的本能反应,在刚逃出生天,又被人突然喊出身份的时候,必定会有控制不住的举止。
就如此刻我眼前那个人,听到我喊出大师的时候,没有回头,也没有怒駡,但那原本快步走去的身体却当即微微停滞了一下。
而就是这样一个细微的动作,却是让我疯狂欣喜起来,竖起手机对準前方的男人,然后直接飞奔过去:“大师,别着急走。”
对,以我对自己身体素质的了解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就能抓住心理大师,而是直接决定,最起码也要拍下他的面容。
“呵呵。”前方的男人听出了我飞奔脚步声,陡然发出了一声意外的笑声,本能的想要扭头看我,但没想只是刚扭到一半,便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又回头而去,直接比我更快的跑去,同时还道:“徐方圆,挺能干的,下次再见喽。”
“操,跑的真快。”我一阵疾跑,却发现一个转弯,就不见了心理大师的身影,弯腰急喘间,看着手机中捕捉到心理大师的大半张脸,不由愣住了:“虽然由于晃动和不完整看的不是太清,但一眼看去,却当即给我一种很熟悉,但却又记不起来的感觉。”
听我讲完这一切,郭晓是彻底愣住了,而婉柔看着我的神情则是越发柔软,甚至带着一丝愧疚和自责,看着我缓缓道:“老公,一直以来是不是我太强势了。”
“这个嘛,是有点。”我嘿嘿笑道,继而却是又暧昧的说道:“要是老婆你感觉愧疚,给点补偿也行哈。”
“你,你想怎么补偿。”婉柔真的变了,而我心中一暖的同时,想到刚刚目睹到的一切,心头顿时火热无比,贴在婉柔耳边就小声说了一句。
婉柔闻言,娇躯一颤间,顿时看到她的脸颊上飞出一抹红晕,但片刻后却又是满脸柔情的看着我,带着一丝羞涩轻声道:“好。”

    (未完待续)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肉文书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rwxb.com/read/83676/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