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原创】《南半球艳事》(8)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南半球艳事》(8)
原着:harrys(杀人王)
2021/11/8同时发表于:伊莉、春满四合院、520论坛
字数:9,842
前言、
  在「放鬆心情」的叫唤下,相隔接近四年,终于也更新到这部专属的原创作品。
没想到随意发挥,也一口气写了快一万字,没办法,只好将原属一章的部份「分拆上
市」,一方面也满足「PO文」的快感,缓解朋友们的焦急之情。(《女友的真实性体
验》会继续更新,可以催更,别发脾气就好)。
  其次,也想趁此铺陈回男主角与女主角之前的种种。毕竟在这个肉戏、幻想、淫
秽遍词的文章里,我期待着也能透现自由、幸福与爱。没有什么能将我们的幸福没收。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叹?作为旁观者的我,曾喜欢那个女孩的我,仍祝福她俩这婚宴,
以及孩子週岁带来的喜悦。2020和2021,她、他、他,应该都是开心的。
  不过,现在回看2017年的世界,与现在相比,简直天方夜谭,甚至应用一个叫「尧
天舜日」的成语方可形容。在此中间,想想本来会在香港讨论区更新,结果现在连讨
论区都改了版。然后,无论这个叫地球的地方,还是身边,都同样发生太多太多的事。
不少人还没等得及什么,已然故去。甚或连一些曾被期待的地方,都已成为人间地
狱(或者说,本来就是,现在更是罢了)。
  愿我们人类可以更懂得自己内在多一点,人与人之间,也能关怀自己、他人多一
点。纵然如性爱的诱人、罪恶里,都能反射出温柔、希望的光线。
  当然,我不想否认某些事与人,的确厌恶。我也不理解上帝操作,何时方能到达我
们「天人合一,天道得彰」的满意共识。
  复版前言,以此。
--------------------
(8) 〈阿泰〉(上)
  「我係阿泰。」
  
  也就是美仪的男朋友,或者严格说,我是她的未婚夫。

  不知不觉,已经和「阿米」一起接近七年了。其实回想起来,一切像作
梦一样。相识的时候我们都是Form5,虽然同校数年;却始终没有办法走近
一步,是的,早已知道自己喜欢上这个女孩,具体时间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
但年纪太轻的自己,面对着她,真的「什么都怯」。

  那时候的她,已是学校有名的小美人,连附近的男校学生哥们,都在传
有关她的消息…唉,「老土」一点也要说一句:「几时先轮得到我呢?」

  直到那年的11月,由于筹备学校园游会,我们竟然「无啦啦」被编入一
组,又「无啦啦」被她主动地聊起天来。最后更「无啦啦」前后不倒一个半
月,遇上这辈子,我觉得最幸运的事。

  「泰,问您件事。」那是圣诞假期前的一个晚上。那个晚上,我们难得
不是在网上聊天,而是她主动的到了我家附近。我们也没有任何特别的节目,
更加没有特别要庆祝些什么,只是单纯的在楼下走走。

  「做咩?」感觉到有些气氛不对,怔了一刻的我,只能低声回问。

  「嗯…怎么说呢…就…想讲,『其实我知你留意我好耐…嗯…您係唔係
想同我係埋一齐?』」

  原来一切可以来得这么自然,也原来她一早已经知道。

  「你…你怎么会知道的?」记得那一刻寒风凛凛,我的脸却热得像火山
爆发一样,对着这个梦寐以求的女孩,我这情场初哥,却竟然不是点头还是
要怎样,而是这样冲口一句。

  「嘻…唔讲您知…我好认真,我其实都怕…我怕您会拒绝我,然后连朋
友都无得做…我好惊,所以我一直都唔敢讲,或者其实您知唔知我都留意您
好耐?由Form3个阵已经等紧…后来先发现…原来你都係度留意紧我…所以,
我想直接问你…」

  看着同样脸红的她,我知道,我得「米」了。

  我没有再问下去,那一刻,我只是笑笑看着她。我们都好得意,彷彿世界
只有我们俩。然后,又不晓得我们是哪来的勇气,当下就这样献上了属于我们
各自的初吻…

  真的,如梦一场,就这样七年。

  虽说这些日子绝非无风无浪,像是我们最初被发现在一起时,双方家长都
激烈反对,我没想过原来自己可以这么惹人厌-罪名不是「我想上他女儿」或
「你家境问题」,而只是「年轻人,你太年轻了」。又像是中学毕业的那一年,
她坚持去台湾留学,结果惟有我也跟着联考,结果没分发到同一个学校,如是
者维持着她在中部、我在南部的,也就是所谓的异地恋四年…甚至是我们的
「初尝禁果」,都竟然是我们一起快一年,有回被她抓包,看到我在看AV的
时候做的…

  那天正值初夏,家人都不在家。

  「你在看什么?」她悄悄打开了门,看着满房狼藉的我,正一边对着萤幕
套弄未经人事的肉棒…桌子的旁边,则还流着白花花的纸巾…

  「啊…米米…你怎么突然来了…又不打电话。」自出娘胎以来,第一次被
撞破自慰的我,自然尴尬不堪,马上拆下了耳机,穿上裤子。

  「啊…」那刻美仪也是被吓到,看着我们正想解释什么的窘境。却见电脑
萤幕旁边的手机正亮起。原来是美仪她打来的未接来电显示。但更尴尬的是,
萤幕竟然有一滩白花花的液体,受过性教育的我们,当然知道这是什么。

  「对不起…米您打来我都没留意…」我一边打开手机,一边尴尬的擦走精液。
这时候却被她看到,原来一打开手机,萤幕里有个对镜头给”yeah”手势,笑容
可掬的女孩。

  那个,就是美仪。

  美仪看着自己的照片,竟然被我「颜射」了一堆精液后。竟然没有生气,
只是突然笑了一笑,点了点头。

  「傻佬…之前陪你出街的时候,已经留意到你想买『某啲嘢』,看到你在
柜台一边害羞又不敢,好好笑。」她轻轻的说了这番语,整个气氛彷彿轻鬆了
许多。从尴尬变成了另一种…应该是成人版的轻鬆气氛。

  「嗯…对不起…不敢…」但我还是红着脸,一直在道歉。

  「嗯…傻瓜,我当然知道我爱的人会有需要,我都怕你有天忍不住…所以…
早就有準备…」

  「但我怕你累…觉得我好髒…」

  「在一起,就是要坦诚,没什么的…」

  「…」

  「泰,你想要的话,跟我说就好…不用这样看…或者…一起看…都可以…总
之,我是你的女朋友,我知道应该要尽量满足你。」那刻,穿着浅蓝色夏季校裙
的她,比以往任何一刻都更令我不能自拔。

  我一边隔着浅蓝色紧身恤衫,开始探索她绵软温润的乳房,隔着的小可爱和
白色蕾丝胸围,不断的把玩在内弹性非常的微乳,然后再将胸围往上一扯,玩弄
起细小精致的乳头。

  满脸通红的美仪,还有她的身体所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不知所措对应的紧
闭双眼,迎合着我的猥亵,一边身体也突然自动起来,摀住了我的嘴巴,主动的
走到我前面,开始牵起我的手,开始了拥吻。

  房间里的的温度瞬息上升,脉搏急升五千倍伴随的是我们越发急促的呼吸声。
她一边害羞的和我坐在床边,然后又尽量鼓起勇气,将我的足球球裤褪下,看着
已然勃起的,热腾腾的阳具,开始一边静静的用右手轻轻套弄着。

  「…会痛吗?」她悄声问。

  「不会…好舒服…好喜欢,多谢你…米…我…真的很…想要。」我挺着硬涨
得发痛的阳具,耐住最后的理智回应着她。

  她彷彿懂了些什么,含情脉脉的望了望我,然后点点头,害羞地褪下自己的
校服。看着这个令人疯魔的场面,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兽性,终于将她推到床
上翻动,把仅余的校裙、小可爱和内衣,像礼物一样,逐一「拆开」。

  此刻在床上的,是我最爱的美仪。再没有衣服包袱着的中学女孩,手脚和腰
身都纤细得弱不禁风。而全无血色的赤裸胴体,配着的是乌黑得发亮的一袭长髮,
正闭起双眼,沈吟着面前的我。期待多时的我,也痴痴的看着她微微隆起的水滴
状双峰…这辈子第一次在现实里,看到的胸部、裸体,还有未经人事的阴部…闭
上双眼的她,好像已知道之后的事…只能悄悄在床上,等待我的亲密举动。

  第一次肉棒要插进美仪的小穴了…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时候竟然还有
点变软…只是冲动已抹过一切理智…

  「等…等一等,傻瓜…我帮你…」她感觉到我的生涩。只见她细心的,小心
翼翼地再次套弄起我的肉棒,一边说着「泰…放鬆啲…」听着如丝温柔的声音和
双手的侍奉,我的阳具配合着气氛和温度的提昇,又再度慢慢变硬,此刻终于被
这个心中的完美女孩,套上代表成人礼的避孕套。

  「泰…细…细力啲…」看着我已跃跃欲试的美仪,虽然害怕,却仍主动的躺
在床上,将双腿打开…然后深深的呼吸,彷彿是让自己尽量的放鬆,以便我的插
入,此刻我已像野兽般,奋力一插,却发现只能塞入半个龟头,我惟有将美仪21
吋的蜂腰紧紧把握,然后把自己屁股微向后弓入…

  这刻,美仪和我都知道,她就要完全属于我,柔弱的双臂,只能扶着我年轻
的素腰,一边闭着双眼,期待又害怕的迎接我的爆发。

  我一点一点的压到处女膜的位置,一只手揉捏着美仪小巧的乳房…低声吼叫
的我终于得到解放,接着双手抓着蜂腰往自己下身一拉,而向后弓的下身同时向
前全力狠撞,我们最私密的地方…终于完全没入少女幼小狭窄的嫩穴中。

  「泰…不要…不要那么用力…痛…」美仪看来正感受着下体传来一阵撕心裂
肺的剧痛,虽然早有心理準备,还是忍不住发出凄厉的叫声,只是为了迎合我,
她仍然随即强忍,清丽的俏脸此时因为破瓜之痛而扭曲,汗珠源源不断的由她的
额头滴下,泪水也随着紧闭的双眼夺眶而出,但粉红色的羞晕,却也反应我们交
合的快感,开始传到她的感官,慢慢布满到全身。

  我当下感觉她的小穴,被我的阴茎撑裂了。但顾不得那么多的我,只感觉美
仪小巧的阴道,将我夹得舒爽难当。不断渗出的处女血不只沾上避孕套,在每一
次的抽插时,都于温暖紧迫的阴道内缓缓流出。美仪则只能任由我继续双腿一撑
床沿,双手也往床上一撑,像伏地挺身一样的猛烈攻击娇嫩的十七岁少女。我全
身的重量令我感觉自己每撞一下,美仪瘦弱的娇躯都微微陷入房间里的弹簧床中,
然后再让她身体猛的弹起,此时美仪痛苦的小脸已经发不出声音,而理智开始回
复的自己…则开始缓慢的抽动,每次尽量压制着自己速度。

  「还痛吗?米米,不如…」满头大汗的我,看着面前的女孩这样牺牲自己,
我不禁强忍着发痛的肉棒问她。

  「不…继续,『老公』,米米,想要…」美仪此刻脸上的痛苦逐渐退去,竟
然冲我笑了一笑。然后闭目靠在我的肩膀上慢慢的呻吟起来。

  我温柔的轻吻着美仪精致的嘴脸。然后开始快速耸动起臀部。粘满蜜汁的肉
棒以正常体位,不断挤入美仪的花瓣中。而美仪则任由龟头直接插入子宫,快速
的抽动,让痛苦与快乐共存同时,不断的呻吟起来,与我一边不断的湿吻。

  我的身体冒着流不尽的热汗,深知自己已到达极限,猛烈的抽插令自己初经
人事的肉棒彻底被蜜穴吞没。

  「啊啊啊…啊啊啊!!!仪…射…射啦…」我终于呻吟起来。彻底的射出那
压抑已久的精液的爽快叫声。而为了我奉献自己初次的美仪,迎合着「傻瓜」,
任由我阴茎内黏稠滚烫精液,在避孕套与子宫的隔阂下直接发射,源源不断的输
进避孕套内。

  「老公,舒不舒服?」美仪抱着正困身大汗的我,然后柔顺的承受着我粗暴
的蹂躏,一边轻抚着我的头髮,另一边继续让自己小巧的阴道,继续包裹着为其
破瓜的肉棒,儘管那撕裂般的疼痛仍然剧烈,但仍轻轻咬牙苦撑着,口中除却深
深呼吸的声音外,吐出这一声问候的句子…

  回想这个她,回想那个第一次,到这里,当然是硬了。纵使这是个不完美的
第一次,毕竟没有什么前戏,连后入、骑乘,甚至连口交都没有,但每一次回想,
都仍旧会硬一次。

  因为有一个会为我选择奉献的女孩-满足我慾望,同时我们能够走在一起的
女孩。每个少年都想有的梦想,例如穿着校服牵手,接吻,和「学生妹」初尝禁
果-由高中肏到她大学毕业、出社会,将一个女孩变成女人的过程,我都达到了。

  所以那些日子里,虽然有苦有甜。但今天回看,也就淡然一笑罢了。毕竟和
她在一起,我很幸福。相对那些同年的兄弟、老友,他们大多情路迂迴曲折,少
数则一直兜转,换女友像换衣服一样,看似羡慕,实际有苦自知。

  而我遇上美仪后,却是一路平坦。不知是哪种神秘力量,就是让我们打从心
里清楚,相互都认定了对方就是Mr/Mrs. Right,这种信念支持着我们渡过无
数个夜晚。也因此成为羡煞旁人的模範情侣。连我们的父母最终都被我们打动,
允许了我们的关係。

  若果真要说可惜的是,第一个,肯定的。就是美仪至今仍然很保守。虽然她
并不抗拒做爱,甚至也常常跟我一起看AV。但每次性爱,进入阴道前都一定要戴
上避孕套。而性爱常有的环节-口交,也是我们高中毕业时,有次半推半就,才
勉强同意给我吹。尔后只有像纪念日这些特别的日子,在我要求下才有这项「服
务」,我曾问她是不是觉得很髒还是什么的。她说我知道您喜欢被我含,但我也
不晓得为什么,就是不太想。所以完全不用说内射或口爆的事情了。她最多只愿
意给我射头髮或射在胸部。

  另一个,就是上大学以后的事。我们一起去的台湾留学,跟过往不同,我终
于可以自己一个生活。不过,还是有利有弊。利的地方,当然就是不需再像在香
港那样,要在家人外出的时候,才能跟美仪偷偷摸摸的做。甚或偶尔豪花一次钱,
过海「爆房」。现在我们什么时候,在谁的家里都可以正大光明的做。只是我们
始终分隔中南部两地,学业又繁忙,最多只能一个甚至两个月相叙两三天。这是
我们最大的限制。而日见清丽的美仪,自然也就成为系上炙手可热的「盘」,至
于我也曾被告白过…面对各自的追求者,我们好像有了默契,心照不宣。这就是
那种,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一方面应该是曾经的经历,其次毕竟也代表我们「选
对了」,有人喜欢才代表我们有足够吸引力。但为着维繫关係,美仪也开始相对
开放了一点,肯陪我「玩」一些情趣游戏,就是在做以前,往往都会陪我一起浏
览黄色网站看AV,然后也会特意穿一些情趣的衣物,尝试更多不同的体位。不过
这种曾经的快感,已经开始满足不了我,性爱开始也变得例行公事。

  而且岁月漫漫,更多的夜晚或不用上课兼职的日子,就只能找「五姑娘」,吃
自己。惟一跟美仪其中项情趣-一起看黄色网站,造就我的世界,开始逐渐延伸到
各种论坛。这个时候,可能真的因缘际会,看到了很多分享自己女友、妻子的图文、
自慰、露出、做爱的影片,跟许多NTR的文章。可惜的是很多影片图文的论坛都被加
密,要加入自己就必须赞助或张贴作品,再由管理员审批。

  看着免费分享的部份,看着这些PO文的楼主都很欢乐的分享,然后还会要求,
要网友意淫照片、影片不止,甚至会公然邀约网友,一起群姦自己「杰作」里的
另一半。

  我最初真的很难理解为什么这些男人的想法,甚至隐隐的有种愤怒感觉,怎
么会有人喜欢给自己戴上绿帽。只是看到他们的分享,我也不禁在想,如果美仪
给别的男人碰,跟我做爱会不会有些什么不同?何况自己也可以上别的女生…坦
白说,那刻开始,渐渐发觉自己也有分享老婆的邪恶念头…不禁自己也想逐步调
教我的美仪,那个温柔慧黠,从Form5和我谈恋爱到现在的大学美少女,将她变
为人尽可夫的淫妇,而我则在她的面前,可以毫无限制地,和其他「襟兄弟」肏
上不同的女人。想到这里我的阴茎不禁硬得发痛,自己只好开始不断的套弄起来…
而这个变态的慾望也开始慢慢发芽…

  就这样,在这大学四年来的努力,我们断断续续的性爱里,开始在半哄半推
就的状况下,慢慢让保守的美仪,也开始能够接受一些情趣玩意。例如角色扮演
(这是最容易的,也很符合她的喜好与个性,她最爱穿配不同的衣服)、扣铁鍊,
矇起双眼乃至綑绑等玩具、道具的使用。但说到要「淫妻」、「同房交换」,甚
或是「同房不换」,乃至「暴露」,分享照片、影片到论坛…这些都很抱歉,真
的没有办法。我们仍然只能停留在「密室」内自己与自己玩,鱼水之欢的阶段。
结果也就使得刺激感变得低迷,性爱也开始变得例行公事,在台湾的最后一年,
我开始连爱都不愿做。

  不过,这当然瞒不过细心的美仪。我惟有回答,是因为课业跟毕业回港工作
的事困扰。但看到目内微嗔的小女友,惟有「补飞」,一边也尝试提高刺激感,
先是接连的几个星期都抽时间到美仪家,然后努力的「肥水不流别人田」,做只
「牛坏田不坏」的「耕牛」。余下赠兴的节目,就是每次前戏,都不断播放着相
同主题,群交的AV。

  好景不长,有次刚完了事,不知是她觉得我没有激情,还是没有尽力,有点
不满的她,终于打破沈默问:

  「怎么最近都这么爱看群趴的A片?告诉我,是不是想出去『鬼混』?还是
觉得我不吸引了?」正相偎在房间床上的我们,配着的就是仍未完结的群交场
面,日本女优们不断呻吟的声音。

  「没有啦…米米,您知我有您就够了,不是吗?」

  「那为什么最近都爱这味?」

  「嗯…我就随意…怎么说好呢…其实想讲给你知道很久了…就是…但你不要
生气哦,总之不是偷情,也没有移情别恋,我好爱您,只是不晓得怎么跟您坦白
才好。」

  「那就说啦…到底是什么事?」看着情绪慢慢沈缓下来的她,我终于将自己
的淫妻欲望和盘托出。然后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竟然像推销员一样口若悬河,一
边拿着手机,将许多香港、大陆、台湾本土的3、4p自拍片、图文给美仪观看。

  「我…我会幻想你给其他男人插…我觉得好嗨…好新奇…然后也想验证,看
看里面其他人的分享…」

  「『轮大米』都可以?」

  「嗯…」我直接的点了头。

  「你『痴线』架?你在跟我做的时候,每次都会有这样的幻想?」她不解的问。

  「嗯…」

  「太变态了你…我知你想…但…我可以和你看这些已经很over。但做真的不
行,我觉得太超过,我不能接受你和别人做,也不想自己被别人上…只想和你做…
我觉得太可怕了。」她最后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然后对我说着。

  「对不起…『老婆仔』…我都想您投入一些…我都知…我会尊重你…我真的
很爱你…」我颓靡的抓起自己头髮低头,像是祈求妻子原谅自己外遇的男人一样。

  「不要再提了…一起快五年了…我知你很疼我,我也明白时间久了,可能真
的太…但我真的不行,我最多只可以容许您幻想。」她最后如是说,然后话也不
多说句,翻过头选择入睡。

  虽然看似美仪生气了一些时间,但那次以后还没过两天,就好像没了一回事。
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何况我发现我们坦白以后,她并没有不满或担心我外遇的
感觉。也许是因为她已知道了我的幻想吧-就是喜欢有人上她,这样我再变态也
不会出去鬼混。

  结果这个大四的下学期,配合着我们学分已修得差不多,我们比以往有更多
空闲的时间,偶尔还可以一起旅行,真正享受在台湾的生活,这种气氛使得我们
性爱的次数也变相增多…美仪开始会更主动的求爱,有时候弄得连我都觉得,「
是不是有点『顶唔莆』。」另一方面,美仪甚至偶尔会开始说些”Dirty-words”
来逗弄我,最激烈就是有次,一边骑乘着我的她,竟然吐出一句「贱人老公…竟
然想找别人干自己女友…死变态…让米米女神骑爆您…」弄得我「立射」缴械…

  然而回到面对自己的慾望,对于裸露,窥探隐私,我的确仍然埋有很深的性
冲动。只是再提淫妻的想法…我真的还不想作死…而且或许个性使然,我很难
「强迫」自己喜爱,甚至不在乎的人,去为自己做些什么事。美仪虽然温柔,
但个性偶尔也非常强烈,加之对她的爱,我只可以将很多奇怪的想法,放到自己
的心里面。

  谁叫她是我的挚爱呢?何况我也尝试说服自己,也许就像传教士体位玩腻了,
总会想尝试一些不一样的体位相同,SM、淫妻癖也就只是性游戏,无外乎用来唤
回激情,是我「审美疲劳」罢了。毕竟我插你、你插我的情节久了就无趣…想这
些,倒不如把心机,用在正途上。

  是的,就是婚姻。

  在大学毕业回港前没多久,我开始悄悄存款,毕竟我已说服自己,要学会知
足。期待我们到人生的另一阶段,就是这样,在我们毕业回港,埋首工作快满一
年了。这些日子在社会的经历,坦白说,与我高中想像的香港,没有两样。对这
个地方我已看透,这个地方虽是我的家,但不可能给我们什么希望。惟一的希望,
就只剩下能和她有一个家庭这个不大不少希望。

  只是就另一方面看,这不代表我们要被困这里。我和她,甚至连家人都觉得,
我们还年轻,有什么梦想(性爱虽然也是啦),世界很大。趁这个时间,我们也
应该多往外边跑。

  所有有一天她说:「泰,我想花八个月时间到澳洲游学,去学沖咖啡跟做甜
点。最快一个月后就可以出发,你觉得这个计划怎样?」她一边说,一边将游学
的资讯递给我看。

  我知道这是她很久的想法,从高中她已经有说过希望有天能开一家咖啡厅,
以及能学习当中手艺,所以早在香港读高中,她都有特别去报烘焙的课,到台
湾读大学也维持着。何况现在的工作,美仪虽然胜任有余,但这并不是她最想
要的位置。而深爱着女友的我,自然也期待这次能圆她开咖啡室之余,又能体
验外国生活的梦想。

  「好啊…不过你去这么远,还只有你一个人,人生路不熟是一点,然后还
要去整整个七、八个月时间,是很支持您去啦…不过你知道我肯定担心…」

  「不会啦,Tiff有说,她也有兴趣想跟我一起去,但她说还是先问你比较
好,因为我去不了,她也就不敢去,怕英文不够好。」

  「哦?她也会去?」我听到Tiff原来也计划和她一起去,Tiff这个女孩我
也见过,是一个很不错的可爱女生,虽然没有美仪来得「女神」,但个性也不
难相处,很能给人安稳的感觉。由于美仪的缘故,我们也算得上是朋友,偶尔
在网上聊聊天。现在得悉她们两个一起去,我也放心了一些。

  「是啊…她怕你不答应,我说放心,我男朋友会支持我的…还是说…有人
怕捨不得靓靓女朋友出去,以后玩到不回来?」美仪坏笑着…然后竟然悄悄用
右手抓起我裤当里的肉棒和卵袋。

  「啊…『曳』啊您…对啊,贸然去这么远的地方,同时又要罚我『半年监』…
要怎样满足我好呢?」我不禁轻叹。

  「你说呢…」美仪和我相视一笑…房间里的这一男一女,又开始做起一件,
「普通」但又有些「特别」的事。

  「噗…噗…啊喔!…喔…」

  「泰…老公…别那么急啦…坏…哈哈…」瞬间被脱得精光的美仪,给我半开
玩笑的抬到电脑桌边,任由我狠狠的插着被开发数年的阴道,已全身赤裸的我们
激烈的缠绵着。我们相互吻着对方的脸,然后一对嘴巴与舌头,紧紧地凑合在一
起。舌头像两条灵蛇般追逐、交缠着…美仪小巧的乳房被我不断的推拿、抓弄,
美仪在我的挑情下,只能不断发出情慾的喘息。

  我双手一抱她滚到床上,然后轻轻拨弄美仪右乳上的乳头,一边开始用嘴巴
轻轻咬住,再不断吸吮她的双乳,再也无力反抗的美仪,只能娇躯乱颤,不断
「啊…喔…哦…」的叫个不停。

  「『老婆仔』…我进来啰…」

  「喔喔!…老…老公…好、好大哦!插…今日…怎么那么兴奋…」我们
一边是坚挺的阳具,另一边是完全地享受,享受着充满在美妙的女性性器中。
我们的身体已紧紧结合在一起。美仪的下面也湿得跟她满是汗水的秀髮一样,
尽是诱人的味道。

  「老婆,我爱妳…」

  「我也是……喔喔!……」

  我们身体的波动与快感,有如海浪般不断涌入各自的体内,同时也夹带
着累积多年的情意和感觉…之后相隔八个月又怎样…这些年都是好幸福的感
受。我观察着美仪也陶醉在这性福的一刻,看着她精緻的俏脸泛起红霞,媚
眼如丝,樱唇不断吐出炙热诱人的吐息,表情更是充满性带来的快感、幸福
和快乐。
  
  「…不…太…爽…啦…老公…继续…插…射…射给我…都可以…老公…」
美仪一边大口的呼着气,另一边双腿紧夹在我的脑后,像是不断要求我再紧
贴一点,再插大力一点。

  这一阵我持续不断,将肉棒挺进美仪已经湿答答得乱七八糟的小穴里,双
手继续抓着她瘦弱的玉臀不断抽插起来,一阵阵诱人的舒爽,从老二源源不绝
传到我的脑海里,带来的快感只令人更是浑身是劲。

  「哈…老婆…仪仪…想…射…射…哪里…想…射脸…可…不可以?想射脸!」
我扶着她柔软的小蜂腰,下体不断发出很淫乱的「啪啪」声,被刺激得无法收拾
的我俩,终于突破了防线,说着这些年其中一个想完成的梦想。

  「可…可以…老公…射脸,这次射脸!射死我!」美仪竟然答应了!听到这
么淫秽的回答,爽到完全顶不住的我,抽插数下后终于无法忍受,便将自己忍不
住的鸡巴抽出…然后还听到她「嗄」的一声,好像很舒爽的叫了出来!阴道则不
断收缩着。

  我一边肉棒凑到美仪的脸上去,让她的脸正对着阴茎龟头的马眼,一边将避
孕套拆开,然后用力的摞动又摇动着,只见紫黑色龟头正一股股喷射着精液!两
股又浓又白又多的精液,不断将牛奶一样,全部均匀地射到美仪脸上的各个部位!

  「啊…吁…」这时候各部份的精液,慢慢随着美仪微细的移动,集中在鼻樑
和右脸,再沾到乱成一团的长长黑髮。这刻的美仪再没有挣扎跟呻吟,只是整个
人躺着吁吁地喘着气。

  看着如此淫秽的美仪,闭上双眼享受双韵的她,小巧的双乳随着汗水和吁吁
的呼吸,不断高低伏起。阴道内的淫水,则将将床单都弄得湿成一大片。长髮跟
脸上沾上的残精配着美丽的脸庞,实在是叹为观止的「艺术品」…我顾不上接近
透支的身体,抄起床边的手机,不断按上了快门…

  「唔…泰…给我…超坏…给我湿纸巾啦…」美仪慵懒了好一阵子,之后才
睁开了双眼,然后带着满足的眼神看着我。一边索要着湿纸巾,然后自行擦拭着
刚被颜射的脸庞。

  「多谢您…米…等你回来,然后…我想给个东西你看看。」我一边坐回到床
上,轻轻的抱起她,另一边则拿起了手机,让出萤幕给她看,萤幕里的是一个600
多呎的单位。

  「唔…这是?」

  「本来我们一起打算到你生日才告诉你…但你现在要去澳洲,所以提早跟你
说好了。你爸妈跟我、还有我,当然也有我爸妈,已经谈好,我们合资买了这个
单位,供楼以后我负责…其实我很怕先斩后奏,我怕你会不喜欢…压力很大。」

  「泰…傻,怎么会…」在这个城市,这个讯息虽然看似是喜讯。可是我很清
楚,对一个女孩,或许是个很重的道德负担,她才22岁。不过,此刻的她,只是
紧紧的抱着我,然后悄然躺在我的胸怀中。

  「那,我就等你回来,对啦…我一天不求婚,你都不要嫁给我。我说的。」
我悄悄说着。

  「衰佬…」美仪轻轻的拍了我的头,转过头,我们又开始了湿吻…
(待续)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肉文书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rwxb.com/read/83675/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888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