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同人】女友的真实性体验(四十)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女友的真实性体验【同人】
我的真实性体验
原作:插电娃娃续写:harrys(杀人王)
2021/11/09同时发表于:伊莉、春满四合院、520论坛
字数:5928
前言、
  更新得不错。
  希望保持着良好的作息,也能有效率的做些事。
  这里其实想说的是,《南半球艳事》我很满意,
但真的不能理解为何没什么人回,是不喜欢当中的
肉戏,还是对粤语无感…唉。说回来,这章肉戏没
之前的多,但却是重要的一章。从2013年开始续写
到现在,整整八年的时间,终于,终于把诗凡这个
澡给洗好了。所以以后女生跟你说要洗澡,你等一
个晚上是很合理的。毕竟这里的女主角洗了八年,
哈哈哈哈…
  最后,倒是发现搬运工都超级有效率的,比我
还有效率,但排版可以有效率一点吗?拜託,好歹
也别让读者坏眼睛…

(四十) 共侍一夫(中)
  当正準备开门下车的时候。教授却叫住了
我︰「可爱的母狗凡,刚刚为了行车的安全,
所以故意忍着呢…现在给你我的大阳具,还不
赶快跟它打个招呼!」说完,他就把他的巨大
阳具掏出来。

  「在……在这里?」我一边带着疑惑的眼
神看着教授,另一边不禁担心︰「就在自己男
朋友的家门口,阿杰随时都会回来,万一被人
看到甚或是阿杰看到,这……」

  「嘿嘿…很担心被废物男友看到吗?懂了
为什么我一边干你,一边叫你打电话给他,还
要把你送到这来了吧?今天的调教节目就是要
你在他家门口暴露跟口交。让你懂得一个发誓
要忠心的性奴的母狗凡是一件怎样的贱货,对
了…还有也让你男友知道你是个怎样的贱货。」
教授说着,然后不断的搓弄我柔软的右乳…

  「呜…」我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因为他
的举动,令我此刻突然回想起,我必须面对的
一件事!现在的章诗凡已经不是章诗凡了…我
的意思是,我被教授纹上了数个不堪入目的淫
秽刺青!我却竟然被玩到完全没了一回事,我
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今天他在研究室要我打电
话给阿杰,最初我只是以为这是他的癖好,以
及调教情慾的手段,没想到…

  「当然,如果现在敢反抗我,不必做什么,
你可以直接上去。不过现在我就可以令你一无
所有,包括你两个可爱的妹妹。对了,三姊妹
还可以荣登网路世界自拍A片女团出道。」教
授一边打开了车的电子锁,一边淡然说着这毫
不留情的话。也让惊愕未定的我,被我现实的
一切彻底拉回罪恶、慾望的深渊。

  「不要担心了,母狗凡,这几个月都被那
么多男人肏过了。还在学校、公园、百货公司
都暴露过,接受过这么多调教,还有什么好怕
的?而且每次还会有高潮。你那废物男友难道
不喜欢你淫蕩的一面么?男人都爱自己女人淫
蕩的,你就当作是预演好了嘛!暴露狂!看…
又湿了,真贱!」教授说着。是的…我一听到
要在这里口交的时候,竟然有着莫名的兴奋。
幻想着在人来人往的街道旁,在车里作出如此
淫秽的行为,还可能随时给阿杰发现…刚才一
直压抑的慾火也被点燃,看着这已比男友还要
熟稔的「巨棒」,这几个月以来,被训练、调
教、凌虐、群交、无套中出、口爆、后门开发
,甚至是药物注射的身体,已经习惯成自然的
产生性感。

  我顺从的拉起卫衣裙的裙摆,然后直接往
上翻起褪掉这身上惟一的衣服,原来专属男友
的赤裸胴体就这样在七人车里展现。我拨一拨
头髮,然后自然、慢慢的把头低下靠近教授的
肉棒,胸前双峰、纹上贱货的后腰,臀部,都
一一展现在路人面前,而粉红色的乳头,特别
是刺上主人姓氏的右胸,在他的爱抚,以及暴
露带来的刺激下硬得发痛地挺立,而阴户已汨
汨流出淫水,不断的被我用手抓取着而掉到座
位上。

  我缓慢但具韵律节奏一样的随着自己的右
手,不断舔弄他的炮身与龟头,一直到马眼,
然后缓缓将他的肉棒往口中伸入,右手则慢慢
上溯至他的腰肢、胸部,像妓女一样挑逗、推
拿着各自的敏感地带。左手的手指头则继续抚
摸着自己的阴部,一边按着平日调教的成果,
我从下往上,迷离地仰视着接受服务,控制我
人生一切的男人,只见他闭上眼,尽情的享受
着我的侍奉。

  我不断舔着教授的肉棒,再一只手握住它,
在嘴巴里「七浅三深」的一进一出,另一只手
的手指头则在阴部继续不停的抚摸,配合着口
交的节奏,抚摸着自己的阴唇与G点。

  「是的…没关係的…大家就…看吧…」我
已经不再理会自己是在车来仰往的大街上,脑
海里只想能尽快完成…同时自己能够找到高潮。

  「噗…」这时候教授死死的按住我的头,
我知道这是要完成的信号!随着精液不断随着
「深喉输送」射进我的喉咙与食道,已习惯深
喉与口爆的我,只有「咕噜咕噜」的吞没白色
的精华。

  我终于完成了对他的服务,同时自己也达
到了高潮。看着从倒视镜里赤裸,肌肤发红的
自己,残留在嘴唇的精液,双股间的淫水,都
提醒我已经是个无法挽回的变态性奴事实。

  「好了…快上去见你那废物男友吧。」教
授将衣服丢给我,示意我穿回这条卫衣裙,我
只好穿上了衣服。

  但还没等得及疏理好仪容,就被教授坏笑
着摇摇头,然后给他放出车外…开着他的车子
已经走远。我只好随便擦一擦尚有精液的嘴巴,
再往阿杰家所在的巷弄走去。

  幸好今天巷弄附近的人都不多…但没穿内
衣裤的我,还是混合着邪恶的快感与道德的羞
涩。而当走到中间,我看着刚下课的小妹妹,
一边牵着妈妈的手,一边对我笑着挥手。

  「小宝贝,跟姐姐问好。」妈妈的样子看
起来年纪没有大我很多。她看了看我,然后笑
了笑。回到小妹妹的举动,不禁温柔的叫自己
女儿有礼貌的跟我打招呼。

  「姐姐好…」「小妹妹好…乖哦…」童稚
温暖的声音,却随着寒风令我不禁一怔,天啊,
也太犯罪了…在这对温馨的母女面前,不知自
己现在到底穿崩没有的我,羞愧得无以自容。
但我仍努力的回礼,一边用手擦一擦脸,然后
紧抓着自己的白色连身卫衣裙,另一边也牵了
一下小女孩的手。

  「嘻…跟姐姐说再见吧…」「姐姐再见。」
妈妈好像没发觉我的异样,仍然注目着女孩的
她,就这样牵着她的手走了。看着这对母女欢
欣的离开,剩下的只有伴随我的寒感。在同性
面前,我都像个没有穿衣服的邪恶女人,我终
于明白教授带给自己的分别,她们是女人…我
只是一只母狗。甚至诗婷、诗涵她们都是女人,
但我只是一只淫蕩,不知廉耻的母狗。

  我真的,好不要脸。章诗凡是一只为了学
位,为了性爱而沦落的母狗、性奴、便器…这
个,这个真的是我吗?

  「如果妈妈在会怎样?」这对母女,再进
一步让我想到曾经的过往。那个远在大洋彼端
的他们。然后,再想到被我拖累的两个妹妹…

  「对不起…」也许,我真的累了,我只想
做自己。

  「为什么做自己,那么难…」

  「好无力…」

  在这段平日才三分钟的路程上,结果彷彿
已是半辈子的事…纵使巷弄没有什么行人,却
始终感觉自己吸引住奇怪的目光,这些眼神包
含着疑问、不解,以及更多的淫邪。

  那几乎遮不住隐密私处,剪裁Outfit的迷
你卫衣裙,配上刚经历性交、口交、暴露调教
而没法整理的仪容与淡妆,若给男人们或知悉
这来龙去脉,只怕都要喷出熊熊慾火,一涌而
上…下意识想保护私处的自己,只有将衣服抓
得更紧,另一方面却无意识的抚摸到自己的双
峰,隔着卫衣的乳房不断提醒自己,乳头正在
挺立,而另一只手则抓紧裙摆,但却因此显得
更是欲盖弥彰,走上楼梯的每一刻,都将裙内
的春色一览无遗的尽现,带来更多挑逗的诱人
气息。

  终于,我到达了阿杰的家门口。

  手,乃至身体,都停不住的颤抖,像是一
种无法抗拒的力量支配着。脑海随却淫靡,以
及更多的完全空白,什么毫不羞耻,如何淫蕩,
都随着这门后面,一一抛诸脑后,我鼓起勇气
拿起钥匙,打开了大门。

  套房里,空无一人。

  「阿杰还没有回来…」这刻的我,彷彿暂
时被解放一样,不禁舒了一口气。然后我只想
做一件事,清理好自己,不管是脑袋,还是身
体。纵使脑子里还充满着淫靡的想法,久久不
能平复。哪怕认知与过往不同,但行为依然像
过往一样,仍旧自然地走到了浴室,开始了梳
洗,放下的一把长髮,往后一拨,面对着镜子…

  想着最爱的、不堪的、淫秽的…

  打开了花洒,「哗啦哗啦」的水声,沖刷
这个像是过了很久很久的胴体。然后,静待那
个人的回来。好大的一个圈,我终于回到当下。

  该怎么办呢…

  「小凡!」正在沖洗忧虑,若有所思的自
己,后面突然被一个男人抱住!

  「是阿杰!」我心里大喊,不禁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他。我这几个所有的记忆彷彿都完全被
唤醒!我立即下意识地双手抱紧了双胸,紧紧的
遮住这个刺上他人名字的刺青!然后蹲在角落。
完全不敢面对他。

  「诗凡妳做什么呀?是我呀!一起洗澡吧!
来……」不解的阿杰看来还没知道事情,径直走
了过来。而我只能双手抱胸,想继续隐瞒什么的
小女孩一样,吞吞吐吐的说:「不…不要过来,
我自己洗就好了啦…你先出去吧!」

  「干嘛这样啦,来,这么紧张干嘛啦,又不
是第一次了。来,我帮妳洗背好了,来,转过来……」
说着他拉起一张小椅子,半拉半就的要我坐下来,我
则继续用双手抱住胸部,仍然不肯背转对他。

  「干什么这是…」听到阿杰有点不耐烦的声音,
然后竟然用力地将我扳了转来,拿起沐浴乳要帮我洗
背。

  终于,一切都被揭穿,一场真正的「暴露」正在
展开。

  我悄悄回头看着阿杰当下的表情,他是愣住的。
看着我洁白光滑,匀称适中,曾属于他爱抚亲吻的
背部,在后颈的地方多了一个六芒星形状的刺青…
腰部靠近臀部的地方被刺上两个字:『贱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惊讶得说不出话的他,
终于将我翻过来责问。这也许不应形容是把我翻过来
面对他,而应该形成像是翻脸…因为这个力度大得我
完全受不了。

  「…」本来想着数十个念头的我,当下却竟然完
全没有了解释的意愿。是的,我真的,没有办法再隐
瞒。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是他和我在一起以来,
最大声的一次,大声的同时,带着颤抖。年近岁晚,冰
冷的地板,沈默冷峻的气氛,一股寒意只有由从脚底窜
上心头,不断侵蚀我们的肌里,空气也随之凝滞。

  看着这个已气急败坏的他。我摀着脸颊倒在地上,
没有说话,没有反抗,只是沉默流了泪水…然后缓缓
的把抱胸的双手打开,露出了罪恶的酥胸。

  一个刺了一个『刘』字的双峰,代表属于他人的
玩物,代表属于他人的女人。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曾和他朝夕相对的另一半,
如今看来却是这么陌生。

  「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了!」才刚说完,他脸
色顿时变得苍白,随之是怒不可遏的腥红!

  「妳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妳在外面到底是…妳知妳是我最爱的女人吗?」

  阿杰抓紧着我,伴随是愤怒而颤抖的双手,我能够
报以回答的,只有複杂的眼神,一个混合着羞愧、内疚、
无助、不想放弃一切複杂的眼神,配着泪珠,构成了整
个複杂的面容…眼中那个,则仍是对此难以置信,接近
完全崩溃的阿杰。

  「杰…对不起,我求你,原谅我好吗?呜…」看着
他,再回看自己,家人,这些日子的经历,我终于也彻
底崩塌,只能带着赤裸与罪恶的胴体,走到床边,无力
但仍强忍的痛哭,配搭着这个连我都无法原谅自己的哀
求。
  
  「杰…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听着
我不断的哀求与低泣,阿杰不禁也红了眼眶,只是当他
再看着我不再一样的胴体,眼神又再一次的灌满了愤怒
与失望。

  「你…你…我想让你知道,我一直都很爱你。但…
可不可以给我静一静,我现在也什么都不想。我只是想
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些垃圾字到底是些什么?!
拜託,章诗凡,你给我个交代,好不好?我需要知道发生
什么事,我要答案。我还是你的男!朋!友!」强忍怒火
的阿杰虽然尝试着安抚我,但已爆发的他,当下此刻,只
想要求我把事情原原本本,一五一十的跟他交代,他需要
真相,同时他更需要尊严与答案。

  「好…我告诉你…但阿杰…我求你不要伤害自己…」

  「没关係,你说,我现在,很,冷,静。」

  「…」我唯有将把之前告诉过他有关教授对我骚扰以
后的事,按着自己的回忆,短促地告诉他。

  「自从那次以后…教授就一直跟我做…他一直要胁
我想毕业就要跟他做…研究室…再不然就去他家跟他睡。」

  「你不会反抗吗?难道真的…那么…难吗?」

  「我不…我不知道…有次他还到寝室跟我做,拍了
照…我不想…」我凄然说着,然后看到眼神有点放宽的
阿杰,揪紧的心开始慢慢的放宽。

  「凡…你…你继续说,那这些又是怎么一回事,他
强迫你刺上去的吗?什么时候刺的…」原本绷紧,欲言
又止的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问道。

  「是…这些都是…」我明白我必须让他知道,但我
真的不想阿杰他再受过大的刺激,同时为了保护诗婷、
诗涵。我只好说出事实的一部份。也就是这个刺青,
是在PUB被教授灌醉以后,半推半就下被刺上的…

  「这个王八蛋…他肯定很爽了吧…」

  「是…他之后又带了我回家,一直要我跟他做…
他…他看到那些字都会特别兴奋…」

  「那现在他还要求你做什么?」

  「他…他想约我和他一起出国旅游一个星期…」

  「你答应?」

  「呜…阿杰…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能不能…原谅我…」说到这里的自己,已无力再
面对眼前这个男人,这个我爱的男人…我还有资格
爱他吗?

  只见颓唐的阿杰,将被子盖到我的身上,轻轻
的吻了我额头一下。然后默然地穿上了衣服,好几
分钟没有说话。

  「凡…」他终于再次开了口。「我想我跟你需
要冷静一下…」

  「杰…」

  「不…你不要担心…这不是你的错。但我真的
需要时间冷静一下,好不好。我想出去走走,你今
晚在这边休息,晚餐我已经买了,放了在冰箱…你
待会去微波炉热一下,吃完了就睡觉,不用想太多,
也不要做傻事,今晚不用等我门。」

  「杰…不要…不要丢下我…」他穿上了大衣,我
褪下了棉被,正想追赶他。「诗凡…我没有要丢下
你…但你给我点空间好吗…我需要想些东西…今晚
会回来的。有事就打给我,知道吗?别冷到…」他
走回床上把被子再次披到我身上,一边强镇抖擞
着身体,温和的说着。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
门,让屋里剩下沈重的空气,与披着棉被的我。

  我只好回到床上,一边漫无目的的刷着手机。
然而回想起刚才,乃至这几个月的种种,眼泪便
一直不住的往下流,当下的我只有崩溃与无力-
「我累了」。

  随着心力交瘁的自己,也只能带着内疚、羞
愧与悲恸,眼神逐渐的昏暗…

  那是个很温暖的梦。

  「啵啵……吮吮……啵啵……吮吮……」我们
都没穿衣服,然后正在激烈的做爱。

  梦里的男人正在不断吸吮我的双乳,一边将它
们抓揉成各式各样的形状,而我则轻轻抚摸着男人
的头髮,陶醉地接受他的施暴。 

  没有沈重,只有轻鬆自在。

  在豪华的床上,我圆润的长腿被我主动的分开,
然后小嘴微张娇喘。一双玉臂环抱胸前,一边用乳房
「窒息」对方沈重的呼吸,一边将挤压泛滥成灾的肉
洞,把抓弄对方的肉棒,深深插入…让各自下身随着
骑乘的体位亲密、紧凑结合在一起。已被开发的小穴,
包覆着那坚硬得发痛又灼热如火的肉棒,各自的空虚
都获得了昇华。

  看不清脸的男人,正不断扶着我纤细的腰肢,一
边让我努力「啪啪啪」作响的肉体撞击,那每一次都
任由我疯狂的直达花心,然后放纵着雪白的双峰罪恶
的晃动。

  「好棒…好舒服…射给我…里面…射满了…嗯…
爽…烫…」

  「…」
────────────
  「嗡…」手机传出了震动。

  被手机惊醒我,已不晓得睡了多久,天已黑,甚
至连住户的灯也开始湮灭。

  原来是梦。

  我打开了手机,萤幕里有两则连结和信息。

  一则是晚上九点半的信息。

  「小凡,吃饭了吗?别饿到自己了,不要担心,
我想让你知道,我很爱你。我也答应你,不会做傻事。
我不是个冲动的人,以后日子还很多,我们一起面对。
但,我还需要些时间去消化,因为我真的很爱你。这
两天给我点空间,我一个人出去走走。
  永远爱你的。杰~」

  看着这则信息,只有一个信念,一个深受感动的
我。这一刻,是真正感受到,被爱的那个我-他很爱
我,好爱我。

  但是,我配不上他。我真的,配不上他。

  然后是第二则,是凌晨十二点的信息,也就是半
小时以前,传来的人是教授。

  他什么都没有留言,只有两个连结。点开第一个
连结的我,发现是一则杂音很多的音讯…

  「不要再喝了啦…」
  
  「给我…都是我没用…」

  「不是…杰哥求你…不要伤害自己…好不好…
我们都醉了…送你回去…」

  「我哪都不去…对不起…陪你喝…结果…
反而是我崩…崩溃…呜…」

  「哥…不是你的错…还有我在…」

  这把声音…很熟稔…

  「是诗婷!」我惊呼!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肉文书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rwxb.com/read/83674/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