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青春校园

【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37)【作者:nihyou2014】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这部分情节不喜绕过吧!】

  还是解释一下,别有人把我当成变态就好,本段章节来源于一个俄罗斯扩肛
美女,有兴趣可以搜一下,俄罗斯扩肛女皇就能找到她的图片和视频。

  还有之所以写裙里藏人,这个也是有真实依据,很多视频都是背着人做爱,
我现在只是夸大其词而已。

  裙里藏人,现实我也看到过,小孩子顽皮总喜欢往人家裙里钻,而且体形小
跟个小猴子,钻进去,大人们还真无法奈何,最重要的是,小孩子在裙底,你是
真的看不到他。

          ***************

  眼睁睁看着镜面里的自己,肛门扩大到鸡蛋大小,陆贞吓得呜呜哭泣起来。

  「想拿出吗?」马六突然停止,问陆贞。

  「呜呜…想。」

  「那你听我的话吗?」

  「听。」看着仿佛静止的镜面,那无休止的撕裂感,马六说什么,陆贞做的
唯有顺从。

  噗!

  陆贞的话语刚刚落下,马六手里就多了一个物体。

  「唔…」

  陆贞闷哼,从膨胀到收缩,说实话,她以为会很痛的,可是结果好像跟她想
的不一样。

  她好像根本就没有感觉,结果就出来了、

  这让她生出一种是不是物体还在肛门没有拔出来。

  第一次仔细盯着镜面里的自己,然后看到红肿的肛门不停的张合。

  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似的。

  噗!

  肛门吐出一粒白色的蒜瓣。

  直到这个时候,陆贞才感到肛门回归自己的控制。

             她下意识地用力、

  噗噗!

  又是两粒带着粘稠的液体跳了出来。

  陆贞甚至能闻到大蒜的刺鼻味,肠胃轻快的蠕动,传导身心,使她很舒服。

  「停下!」

  马六命令的口气响起,陆贞几乎下意识的身体紧绷,肛门也是一缩。

  陆贞看到马六捡起那三粒蒜瓣,端在自己面前,用近乎威胁的话语说道。

  「自己塞进去,否则…」

      马六手里拿着那个紫色的物体在陆贞面前比划一下、

  陆贞眼中瞳孔一缩,手下意识地就接过蒜瓣,伸到胯下,小心翼翼的抵在肛
口。

  镜面中,陆贞看的十分的清楚,她的脸很是紧张,肛门也跟着蠕动,好像也
跟着紧张一般。

              ——————

  一粒、一粒、一粒、毫无波澜,几乎没有荡起心中任何波动,三粒蒜瓣就这
么的进入。

  轻而易举、镜面那张脸先是显出难以置信,接着脸色变得复杂起来。

  不管如何,都是进去了不是,纠结好似没有意义。

  马六一直都在看着,见到陆贞抗拒又听话的模样,他愈加的兴奋,下身似乎
又恢复巅峰状态,跃跃欲试。

  把玩手中的物体,眼神闪烁,似乎又冒出坏水来。

  「这个叫什么?」

  看到眼前晃动的紫色物体,她着实害怕,它叫什么,陆贞当然知道,于是她
答道。

  「是……番茄。」

  是的、物体是…番茄,当然叫它茄子也对。

  至于它的形状就凭想象吧!

  总之一头大,一头小,最大的一头别超过鸡蛋就行。

  人都有兴趣,不过有时候兴趣来的快,走的也快。

  人也有叛逆、或者是、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就一直想得到。

  而得到了之后,又觉得稀松平常。

  兴趣、叛逆、得到、作弄陆贞,可是陆贞变的很顺从。

  而马六也似乎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

  所以,他的兴趣也没了。

  从新把注意力转移到陆贞胯下,指尖在陆贞肛口画着圈圈,弄得陆贞心里痒
痒的难受。

  「好了,拉吧!」

  陆贞好像接收到信号,臀不自禁抖动、

  像是答复马六,实际上确是在用力,一声浓重的鼻音响起。

  「嗯!」

  开门放水、不……

  没有水,有的只是菜肴的佐料。

  葱和蒜。

  眼睁睁看着镜面,肛门像是一张小口不断地吐着。

  蒜瓣一粒粒滚了出来、白色变成灰色,如一团乱泥的大葱。

  最后好像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噗呲一声、那藏在体内的菊花锁终于显露出来。

  「唔…」

  肠胃畅通,陆贞情不自禁,她还想一鼓作气把最后的阻碍排出体外。

  可是任她如何用力,眼睛盯着肛门那椭圆形的菊花锁,肛门拱来拱去。

  菊花锁卡在肛门,始终还是那个样子。

  这就是体内那个被称之为『菊花锁』的器具吗?

  说实话,陆贞还是第一次见、

  虽然延伸出来的菊管,她摸过也用过,可原始状态,还是第一次看到。

  如果这个『菊花锁』用作别的用途,陆贞还真佩服制造这个器具的人真是个
天才。

  它的颜色有些深色的透明,椭圆形,直径最多三公分,而凸出肛门大约有二
三公分。

  陆贞知道只要顶端用手轻点,然后用手拉拽就会延伸出来,那样就可以方便
了。

  她佩服的是,明明不粗,可怎么就卡在肛口出不来呢?

  要知道先前马六塞入去茄子,至少比这个粗两倍、

  还有就是…明明卡在肛门里,陆贞却没有那么难受,唯独有些不适应。

  仅此而已!

  正当陆贞沉浸在连她都觉得荒诞,而又佩服的思绪时、

  「老婆,你在哪?」

  一个有远有近,虚无缥缈中带着熟悉的声音遥遥传来。

  「沈丘……老公?」

  陆贞喃喃,瞬间惊醒。

  随之她就看到镜面中的那张惨白的脸……

  匆忙起身,陆贞『嗯啊』着把臀间那凸出来的菊花锁按进肛门,拉着马六的
手,颤抖着嗫嚅。

  「怎么办…怎么办?」

  听到愈来愈近的脚步声停顿在门外,看着卫生间的门把扭动、

  陆贞瞪着大眼睛,无限的恐慌无限蔓延。

  好像要窒息了一般。

  咔擦咔擦、门并没有打开。

  「老婆,你在里面吗?」

  「啊!我在……在洗澡。」

  心又开始跳了,陆贞惊醒,幸亏锁门了,搪塞道。

  「洗澡啊,呵欠,老婆我睡过头了,那我也洗洗去。」

  沈丘现在门外,一副睡眼惺忪,呵欠连天的开口说道。

  「那…老公你赶紧去洗吧,我很快就…洗完了,你有事叫我就行。」

  「唔,那我去一楼洗了,哦,对了,一会给我找一下换洗衣物。」

  沈丘转身下楼,一边嘱咐陆贞。

  「啊…好…的。」

  听着门口消失的脚印声,如果没有马六拥着她,陆贞早已瘫软在地上。

  即使这样,双腿如打摆子晃个不停,惊魂未定,她还是后怕不已。

  拥在怀里,感受陆贞肌肤的摩擦,尤其是胸前那对肥乳随着她的紧张,一颤
一颤的、碰触马六,像是挑逗。

  手自然而然的探到下身,端起、

  然后,调整姿态,对准…

  啪!

  又是一个透心凉。

  陆贞紧张的情绪还没平复,她根本就没有察觉,就觉得下体好似有一根烧火
棒捅了进来。

  「啊…唔唔……」

  嘴张口就大叫出声,反应过来又用手捂着嘴唇怕被听见。

  好不容易压抑下去,她松开手哀求。

  「不要了…不要…唔…唔唔。」

  啪啪啪啪啪……

  陆贞话都不敢说了,用手捂住嘴巴,怕叫出声来。

  啪啪啪…

  唔唔唔唔…

  啪啪啪…

  让人耳热心跳的肌肤撞击声响起。

  「老婆,你洗完了没?」

  沈丘的声音遥遥传来,陆贞拿开嘴唇的手道。

  啪啪啪…

  「就……唔…洗完了…唔唔…」

  说完话,陆贞手迅速掩住嘴唇,支吾着。

  「哦,洗发水用完了,你帮我拿瓶。」

  「唔…好…的…唔唔」

  啪啪啪…

  陆贞推搡着马六的胸脯,支吾开口。

  「不要…唔唔…我…老…工…找我…唔唔。」

               马六依然、

  陆贞急了,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的一推,阳根插了个空。

  陆贞赶紧捂着下体,向后退去,口中更是哀求不停。

  「别过来,我老公叫我呢,真的不行。」

  白花花的肉体更是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转个不停。

  胸衣胡乱的就往身上套。

  结果被马六扯住。

  「你……」

  陆贞一愣神,见到马六扔过一条浴巾,她也顾不得了,往身上围去。

  刚刚围上,陆贞就迫不及待的打开门,赤着脚丫子跑了出去。

  不是她急,而是距离沈丘跟他说话已经过去好长一段时间了。

  卫生间、精瘦的体型,矮小却透着一股强壮。

  而那一股强壮都汇聚到他下身那个阳根之上。

  阳根高高的翘起,跳动着,欲火没有发泄,似乎永不低头。

  马六就这么的光着身子,弯腰捡起地上的那根阳根。

  这是陆贞体内的那根阳根。

  如果用什么词语来概括,那就是粗和长。

  马六作为天堂组织的一员,深刻了解这阳根的数据。

  这种阳根在天堂组织里,一共有三个尺寸。

  分,大、中、小、三个型号。

  而每个型号对应的是尺寸、长短、和粗细。

  所以,一般情况,小号和中号适合用在女人身上,而大号几乎没有女人受得
了。

  这个受不了是指、阳具太大,女人的小穴容不下,

  不过也有个别。

  就像陆贞,她体内的阳根就是大号。

  还有张彩霞、吴雪、张彩霞、吴雪因不是处女,后经过各种调教的结果才能
容纳大号。

  而陆贞更不用说了,生过孩子,所以勉强可以容纳。

  马六拿着陆贞体内的阳根,跟他下面一比,相形见绌。

  简直不能比。

  可是又不能比。

  毕竟物是死的,他的是活的。

  马六只是在想,人的潜能是无限的。

  陆贞就是一个例子。

  摇摇头,似乎这些都无关紧要,马六光着身子走了出去。

     ************************

                楼下、

  陆贞裹着浴巾,像一朵出水芙蓉,赤着小脚,推开浴室,露一条缝隙,将手
中的洗发水递给沈丘。

  「给你…洗发水。」

  「哎,老婆,要不你帮我搓搓背吧!」

  接过洗发水,沈丘躺在浴缸里,侧头瞅了陆贞一眼,从门缝看到陆贞裹着浴
巾,就开口道。

  「啊!今天不行。」

  「以前行,今天怎么不行了。」沈丘嘀咕。

  「反正…今天不行。」陆贞有些慌乱,但又找不到好的理由只好用强硬的态
度。

  「算了,不行就不行吧,那你陪我说说话吧!」

  「哦,好的。」

  听到沈丘不在要求,嘴下意识的说道。

  沈丘躺在浴缸里,微闭着眼开口。

  「老婆,我们下午出去买衣服吧!」

  陆贞刚要回答,就感到身后贴上一个身影,胸脯落上两只手。

  「啊!」

  她惊叫出声。

  「你啊什么,老婆,我说下午我们去买衣服吧!」沈丘又重复一遍。

  胸脯被蹂躏,浴巾根本遮不住,无声花落,露出那硕大肥美的乳房。

  这还不算,股间一根火热的棍子碰触臀肉。

  陆贞明白是明白了,可是她连求饶的话都不敢说,手臂乱摆,脸上惊恐带着
无声无息的乞怜。

  不要…不要,会被我丈夫发现的!

  这个时候沈丘已经是第二遍问她了,她只能开口。

  「啊!去…买…衣服…啊!」

  不依不饶,肥乳被捏,她根本阻挡不了。

  「是啊,我问你去不去?」

  臀被动的翘起,火热顶在那条肉隙,一顶、

  水乳交融的感觉伴随而来。

  阳根插入、那一刻。

  「去…啊!」

  陆贞雪白的脖颈微扬,胸前肥乳更是一颤,两个字从嘴里崩了出来。

  『去』算是给了沈丘的答复,「啊」那是阳根进入小穴情不自禁。

  「哦,老婆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买衣服啊!」

  阳根穿梭在体内,陆贞努力控制身体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啪…啪…啪…

  尽管如此,那声音还是断断续续响起。

  体内说不出难受还是享受,可是呼吸确是急促起来,而面对沈丘的问话,她
又不得不回答。

  「那为什么…买…衣服…啊!」

  垫着小脚丫,陆贞尝试转身,她想离远点。

  啪啪啪!

  她的身躯一鞠一鞠的,细微的啪啪声在下体回响。

  「因为老公想买一件跟你上午穿的裙子很搭的衣服啊!」

  沈丘解释为什么买衣服,然后就听到他兴奋的开口道。

  「老婆,你说什么颜色适合呢。」

  胸脯前倾,乳房得到释放,像两只大白兔,兴奋乱蹦、

  一步一步…

  终于来到门口,陆贞再也站立不住,跪在地上。

  马六随着她的身体做出相应的姿态,手按在两侧盆骨,不断地抽插着。

  「我…不…清楚…啊……」

  啪啪啪…

  啪啪啪…

  古铜色皮肤不断地碰撞上那雪白的肥臀,臀肉荡起白花花涟漪。

  力度威猛有力,陆贞跪在地上,身躯随着抽插一倾又倾,胳膊酸痛,她要疯
掉了!

  不但要应对沈丘的话语,又要控制自己情绪和身体,她真的觉得自己坚持不
下去了。

  而沈丘也像故意跟她作对似的,话语不时的传来。

  「老婆,我觉得灰色适合我,你说呢?」

  「啊!你…觉得适合…就…好…啊………」

  啪啪啪啪啪…

  「老婆,我怎么感觉你在敷衍我呢,咦~ 什么声音…老婆你在干嘛呢?」

  趴着的陆贞,脸色一变,手臂推着马六的手示意他动作轻点、

  「啊……没…干嘛…啊,我…锻炼…身体…啊!」

  马六后背向后面躺下,腿向前伸,双臂一用力,陆贞整个身躯就坐起来了。

  唔唔…

  背对着马六,臀部坐在马六的大腿间,陆贞低头甚至能看到自己的小穴插着
的阳根、

  这样的姿势,让她情何以堪。

  更何况,前方浴室,只要沈丘一探头,就会看的一清二楚。

  「老婆…你说话能不能不要大喘气,也不是说你说话难听,听的我……我也
说不上来…总之…好奇怪……」

  马六臀用力一顶,手拍了拍陆贞的臀瓣,示意她自己动、

  这一顶,正好触到陆贞的敏感点,嘴里的话语就变成了。

  「啊啊!奇怪…么?」

  「又来了,老婆,你今天说话好怪,对…就像…有人跟你做爱似的…哈哈。」

  坐在大腿上,手按在马六身上,一起一伏,像是骑着马儿晃悠悠的散步。

  胸脯上的双乳也跟着起伏跌宕,胯下阳根穿梭其中,虽不剧烈,却又感受深
切。

  起起落落、此起彼伏、像是风中柳絮,不知何处是归去。

  陆贞心戚戚然,心道。

  可不是么,你猜对了结果,却永远不知道结局。

  沈丘可能觉得自己说话好像有些重了,于是。

  「对不起啊老婆,我不该那样说你的…」

  手按着、起来。然后,手松开、臀部跟着落下。

  陆贞怔怔然道。

  「你没有对不起我。」心里却道,是我对不起你才对。

  「奥,老婆我快洗完了,你帮我拿的衣服呢?」

  「我…给你…拿去。」

  陆贞此时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没有惊慌、没有波动、她手微微用力,阳根一点点脱离她的体内,然后站立
起来。

  捡起地上的浴巾,简单的围在身上,然后找到沈丘需要的衣服,搁在浴室的
小柜子里。

  「老公,衣服给你搁在那里了。」

  「哦,知道了老婆。」

  马六又靠过来,从身后抱住她,阳根拍打她的臀部,然后抵在她的…

  陆贞没有什么反应,当身体小穴被温热和撑开,进入的刹那,她最终抵不住,
情不自禁的『嗯!』了一声。

  啪啪啪…

  陆贞看着眼前的景物随着小穴被抽插而产生晃动,她木然开口道。

  「老公,我去楼上…嗯哼…换衣服了。」

  即使她表现的在平静无波,可马六的撞击还是让她的声音有了变化。

  「嗯!去吧,老婆。」

  手里拿着浴巾,转身,亦歩亦离。

  啪…啪…啪啪……啪

  撞击无处不在,只不过断断续续、陆贞能控制思维,却控制不住体征的变化。

  嗯啊嗯啊的鼻音总是哼出来。

  上楼的时候,陆贞爬着上去,身体受到后面的撞击,一拱一拱、

  好不容易爬到二楼,鬼使神差地,她又闯进了卫生间。

  也许潜意识里觉得这里是最安全的吧!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节拍像是回复了活力…

              深厚而又清脆、

  像是脱缰野马…

  驾驾驾!!!

  花式也是五花八门。

               老汉推车、

            三脚立杠、观音坐莲、

           ————————————

               直到最后、

  啪!

  喔!

  马六的臀抖动,无数的精液喷射在体内、

  陆贞突然全身剧烈的颤栗,好像八爪鱼般双手双腿死命抱住马六、

  红唇里发出含混的声音,好一会儿之后,她慢慢瘫软,浑身淌满了汗水,高
挺硕大的胸脯随着娇媚的喘息一起一伏地波动着。

  一张娇艳绝伦的粉脸色泛桃红、眼神半开,似乎还沉醉在淫欲的陷阱中,不
能自拔。

  压迫停息,马六拔出阳根。

  精液似乎找到宣泄口,蜂拥而出。

  唔…

  轻吟一声。

  陆贞似乎从归现实,娇躯蜷缩着,怔怔发呆。

  砰!

  粗昂的假阳根砸在她的面前。

  这是她体内的那根,陆贞岂能不认识。

  命令的语气,带着压迫,陆贞只觉得寒气逼来。

  刚刚的性欲仿佛天堂,而如今确是地狱。

  天堂醉生梦死,地狱恐怖如斯。

  一线之间,从来没有感到这么的突然。

  「自己插上。」

  「不,不要,求你了,我愿意…我听话的。」

  手拿着这粗昂之物,陆贞卑微的乞求。

  无动于衷,最后化为无奈。

  站起身,腿劈叉,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然后,手握着…

  抵着自己的小穴。

               用力一按、

  噗!

  像是吞咽,又像放了一个屁。

  呃…

  痛苦的呻吟声。

  粗昂在体内呈现。

  好粗,阳根太粗了。

  好紧,小穴仿佛容纳不下。

  推进…

  阴道被无限的扩充,壁肉紧紧贴敷在上,一点缝隙也没。

                前进、

  子宫、子宫花蕾与阳根头部相抵。

  花蕾有了变形的错觉。

  压抑,窒息、粗昂、膨胀、坚硬、

  什么都有。

  脸色苍白,感受着三根丝线跟腰肢皮带挂钩,泪无声无息就流了下来。

  「明天八点到这里去。」

  马六手摸那对肥乳,一张卡片落在陆贞手中。

     ************************

  陆贞剧情算告一段落,下面将是谁出场呢,不妨猜一下,猜对了,即可就发。

  这一章估计有两三万字吧,那么顶起来,点心吧!

  光看不点,你好意思么。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肉文书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rwxb.com/read/83551/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