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男人的名义】30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暧昧1989
2020/7/1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5720

  正文内容:

  几个月前。赵东来家。

  已经是强弩之末的赵东来在射精的的前几秒,从陆亦可的身体里拔出了自己
黝黑粗大的阴茎。

  顷刻之后,一股又一股大量白稠的精液喷在了陆亦可的雪白的臀肉和后背上,
有几滴甚至喷到到了她垂在肩膀处的发丝上,足以可见射精的力量之足。

  虽然两个人已经在开始交往,但是怀孕对陆亦可来说就是最后底线了。

  她的潜意识里,已经是真把小皮球【陈海和前妻生的孩子】当自己儿子了,
所以她不能接受再和别的男人生出一个孩子,去分享自己对小皮球的爱。

  陈海没醒之前,激情的时候,情迷意乱之中,赵东来有时候还能还能趁机内
射,但是现在陈海醒了,陆亦可直接把内射完全禁止了,她就怕自己一不小心怀
孕了。

  刚才在赵东来身下,陆亦可又高潮了两次。

  湿滑的淫液在赵东来阴茎的循环抽插之下,源源不断的顺着两人的性器的交
合处流淌下来,把床单都打湿了一片,高潮之后的她只能避开那块湿地,紧贴在
赵东来怀中,一边眯着眼享受着高潮之后的余韵,一边抚摸着赵东来棱角分明的
胸肌,而嘴里却轻轻的发出了一声叹息。

  赵东来好像早已知道了陆亦可在想些什么,他轻轻捏了捏陆亦可的Q弹的小
乳头,「你不用开口,我是不会放弃你的。我知道你对陈海的感情,但是吧,陈
海现在要是好模好像的正常人,我也就不多说了。但是他现在的情况,我也跟医
生了解过了,陈海不光是脊椎受损,他的下体伤势也很严重,海绵体撕裂。即便
是他真的以后双腿能站起来,但是过正常的性生活的几率也是极小的。我绝对不
会让你跟着他守活寡的!」

  陆亦可乳头被袭,全身一阵酥麻。她转身躲开了赵东来的大手,「情况我都
了解。但这是我的问题。你管不着我。」

  「我是管不着。但是你妈管得着你把?她就希望自己女儿一辈子过不上正常
的夫妻生活?陈海呢?你觉得陈海会答应和你一起过吗?之前好模好样他都怕拖
累你,何况他现在是这个状态……亦可啊,就现在这个情况,其实真不会有人对
你道德绑架的,你也没必要非要道德绑架自己。谁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不是吗?」

  「那我怎么办?就这么把他扔在一边和你结婚?陈海的母亲也老了,还不知
道能伺候陈海几年,她走了,陈海怎么办?小皮球怎么办?我狠不下心把他们扔
了。这不是别人对我的看法的事,是我自己过不了我自己心里的坎。」

  说道这里陆亦可有些心酸,眼眶也开始微微发红。

  「那你把我扔了,就能过得了坎了?」

  赵东来反问。

  「你不一样的,东来。你条件这么好,完全可以找一个比我更好的。但是陈
海他不一样……」

  「你说的对,亦可。陈海他是不一样。我知道你对他的感情,所以如果换成
是个其他的正常人,我肯定会无条件退出。但是陈海是不一样。作为男人,我不
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女朋友往火坑里跳,你懂我意思吧?」

  「哎……等他好一些了再说吧。我听陈海的母亲说,他现在经常闷闷不乐,
可别再得了抑郁症了。我也不想在他人生中的最黑暗的时光中离他而去。」

  「没问题,我可以等,我都等了30几年了,我也不介意再等个30几年。」

  赵东来说着,一口吻上了陆亦可的红唇。

  「唔……不说了。东来,我还想要……」

  陆亦可抽了抽鼻子,岔开了话题。

  除了埋头于工作麻醉自己,也只有和赵东来激烈的做爱才能让她忘却那些烦
恼和不安。

  那种高潮来临的时候,飘飘欲仙,大脑一片空白的感觉,简直是太美妙了。

  是啊,虽然她平日里飒爽干练,终究到底,她也只不过是个有着七情六欲的
普通女人。

  而她觉得,自己心里这根一直紧绷的弦,也只有在高潮的时候,能暂且的松
弛下来,什么都不去思考。

  刚才被赵东来的不断的爱抚,让她的阴道又开始分泌出爱液来,她不安的扭
了扭腰,开始向赵东来求欢。

  「得嘞!美女处长下的命令,我就是精尽人亡也得在所不辞啊!」

  赵东来一脸谄媚的分开陆亦可白皙的双腿,一下把她压在身下,然后张嘴含
住了她那已经发硬翘起了的嫣红的小乳头……

  很快,房间里又回荡起了嗯嗯啊啊的呻吟声和啪啪啪啪的撞击声。

  又过了几日,陈海已经可以出院回家疗养了。

  之前在医院,24小时有人照看。

  陈海的妈妈一般白天在医院,晚上就回去照顾小皮球。

  回家之后,虽然组织上给安排了护工,但是人家只是白天上班,晚上就下班
回家了。

  而陈海妈妈晚上又得带孙子,又得照顾陈海,这对一个古稀之年的老太太来
说可不是个轻松的活。

  陆亦可怕她操劳过度累垮了身体,她晚上就让陈海的妈妈和小皮球回老太太
自己的家里住,自己则直接住在了陈海家里,以便于对陈海有个照应。

  对于这个情况,陈海是第一个反对的。

  「亦可,你就这么住在这里,时间长了,也不是这么回事啊!外人会说闲话
的!而且,也耽误你的事啊。」

  陈海所说的事当然是指的陆亦可的终身大事。

  「那你就快点好起来,不就不耽误我了。」

  「你我都知道,我这个情况,能不能康复都不一定,康复的时间,就更说不
好了。你啊,就别在我这耽误大好青春了。」

  「哎……老女人了,还哪有什么青春。」

  陆亦可叹了一口气,心中竟然有些酸楚。等了你几年,却始终没有在一起,
没想到现在真的住在一起了,确是这种悲惨的情景。

  「哎……亦可啊,你非要这么倔么?你这是……要我自责不安一辈子啊!」

  陈海也叹了口气。

  「那你让我怎么办?趁着你连生活都不能自己的时候离你而去?那我就不会
自责不安一辈子了?」

  陆亦可反问。

  「也没让你把我扔了啊,你可以有时间来看看我啊。」

  「呦,现在我照顾你是名正言顺,等我真的有男朋友了,结婚了,再照顾你,
那又算是怎么回事?那时候就你就不怕人说我闲话了?」

  「这……」陈海被灵牙利齿的陆亦可问得哑口无言。

  陆亦可白了他一眼,起身去做饭了。

  算起来,自从陆亦可住进了陈海家,赵东来就再没见过她。

  原来,经过一番思前想后,陆亦可还是决定和赵东来断了关系,所以这几天
她一直都在躲着赵东来。

  赵东来几次约不出陆亦可,想念的不行,又实在没招,只来跑到陈海家里。

  自从陈海醒来之后,就变得沉默寡言,不愿说话。

  只有领导同事朋友过来的探望他的时候,才会出于礼貌和客人多说几句话聊
聊天,这一切陈海的妈妈都看在眼里,所以老太太巴不得天天有人来看陈海,陪
他多说说话聊聊天,让他尽快走出人生的阴霾。

  面对赵东来的来访,老太太热烈欢迎,陆亦可却是表现的很冷漠,她是个干
净利落的人,平时做事也很少拖泥带水。既然决定了要跟赵东来断了,那就要断
的干净利落,不要有一点藕断丝连。

  对于陆亦可的态度,赵东来倒是满不在乎,饭桌上他和陈海和老太太聊得火
热,还主动提出要帮陈海做康复性训练。

  「我给你打听过了,我有一个医生朋友,说你这个情况,最好经常迈开腿走。

  一边可以促进血液流通,一边还能帮你恢复受损的神经。要不这一,我有时
间就过来,和亦可搀着你下楼走一走,运动锻炼一下。」

  「这,这多麻烦你啊!赵局长。」

  陈海妈妈赶紧推辞。情急之下,老太太都忘了赵东来都升厅长了,倒是陈海
在旁边提醒,「妈,现在该叫赵厅长了。」

  「哦哦哦,对对对,赵厅长,嗨,我这一着急都给忘了。」

  老太太赶紧解释。

  「什么局长厅长的。在咱们这没这么多讲。阿姨,你以后,就叫我小赵,或
者东来,可千万别叫的那么生分昂!就我和亦可这关系……」

  他顿了顿,瞟了瞟陆亦可,却发现陆亦可正瞪着杏眼恶狠狠看着他。

  她以为赵东来是要来宣誓主权的。

  赵东来咧嘴一笑,话锋一转,「我和亦可,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对不对?

  我和亮平,那也是惺惺相惜的战友兼朋友。亦可的朋友,就是我朋友,亮平
的兄弟,那就是我兄弟。所以啊,你们也别跟我见外,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咱
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帮着陈海站起来。对不对?」

  看着赵东来热情洋溢的主动请缨,饭桌上的人也都没再推辞。对陈海的康复
有帮助的事,哪怕有一点希望,谁也都不想放弃。

  吃过晚饭,陈海妈妈要去托管班接小皮球回自己的家,就先走一步了。陈海
陪着赵东来坐着聊了一会,身体也感觉有些吃不消,就先回屋里休息了。

  「赵厅长,你还不走?」

  此时陈海家的客厅只剩下她和赵东来两个人,陆亦可当然不会再跟他客套,
直接下了逐客令。

  「走走走,这就走。」

  赵东来忘对着陈海的房门大声说道。随后又小声贱兮兮的对陆亦可说,「亦
可啊,你算是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提上裤子不认人了。」

  「滚!」陆亦可怒声骂道。「怎么说的像你吃了多大亏似的?我占你便宜了?

  话说回来,倒是你啊,对陈海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葫芦里卖的
什么药?」

  「你可别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我可是真心实意帮陈海康复的,怎么能叫
无事献殷勤?我跟你说实话啊亦可,我现在啊,巴不得他立刻就能站起来,这样
起码我俩能好好公平竞争一下。要不我这心里是真的憋屈啊!」

  「哎,东来,对不起……」

  陆亦可见赵东来如此坦然,积压在心里的内疚一下涌上心头。

  「行了。我要是真纠结这些我就不能这么缠着你了。」

  赵东来的包容让陆亦可心头一暖,眼泪差点涌了出来。「东来,你一直说我
执着,你自己现在又何尝不是。放开我吧,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

  「那可够呛了。这么漂亮的女处长,身材还这么好,还这么白净,是不是?

  腿长,胸挺,小逼还紧……」

  赵东来可不想跟陆亦可在这件事上多费口舌,于是他又把嘴凑在陆亦可耳边,
打起了荤腔。

  果不其然,听到赵东来调戏,陆亦可蛾眉倒蹙,杏眼圆睁。「滚!赶紧走!」

  一边说着,她一边伸手要推赵东来出门,却被赵东来顺势一揽,直接将她抱
在怀中。然后,低头便问上了她的香唇。

  「呜呜呜……」陆亦可被搂着紧紧的,想挣脱却毫无办法。赵东来的舌头几
下就撬开她的牙齿,然后,两根舌头便相互搅动起来。热吻了几十秒钟,恢复了
理智的陆亦可才将赵东来推开,「你是不是要害死我!」

  她又羞又怕,咬着牙低声叫到。「被陈海看到了,我还怎么做人?」

  「怕什么?陈海不是晚上再吃抗忧郁那个药吗?那个药有镇定作用,这会他
早睡了。」

  怪不得赵东来有恃无恐,原来早有预谋。

  「那也不行!真是讨厌死了你!」

  陆亦可气得跺脚。但是在赵东来眼里,她这简直就是撒娇一样可爱。

  得了便宜的赵东来嘿嘿一笑,转身开门跑了出去。而屋子里的陆亦可,却羞
愧的发现,自己的内裤,就在刚才被赵东来亲吻之际,就已经被自己下体流出的
的爱液打湿了……

  随后的几天,赵东来来的更频了。

  但是他倒是没有食言,确实也帮着陈海下楼做康复了,而且尽心尽力。

  这活也就得赵东来能干,不然两个陆亦可都撑不起陈海那个僵硬沉重的身体。

  当然,每天在陈海吃完药沉睡之际,他还是会占陆亦可的便宜。

  陆亦可叫也不是,打又打不动,就连想使劲掐他几下解解心头之恨都办不到
——一直坚持打拳击的赵东来,全身都是硬邦邦的腱子肉,根本掐不到软肉啊!

  简直是无处下手!

  终于有一天,赵东来不甘心于亲亲抱抱了,他将陆亦可直接抱进了屋子,开
始脱下自己的衣裤。

  「你疯了?」

  陆亦可低声怒道。

  「可不是疯了吗?想你想的!」

  赵东来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自己的衣裤,然后把想要逃跑的陆亦可按在了床
上,一只大手钻进了陆亦可的睡裤中。

  「东来,别!陈海……」

  「陈海早睡了。你别反抗,快点结束。」

  赵东来一边说着,一边用粗大的手指爱抚着着陆亦可的阴唇和阴蒂,没过一
会,陆亦可温暖的小穴就被挑逗的淫水潺潺。

  「不行,不要!」

  「什么不行,你看你下面都湿成什么样了。」

  赵东来说着,把手从陆亦可的内裤里抽了出来,在陆亦可眼前晃了晃。望着
赵东来满是自己淫水的手指,她突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下来,「你快点
弄!」她闭上眼,停止了反抗。

  赵东来也不含糊,一下就把陆亦可的睡裤连带着内裤一起脱了下来,然后提
着她的小腿向自己跟前一拽,陆亦可就被他轻巧的摆成一个M型对着自己了。

  看着眼前粉嫩的小穴,洞口微张,里面的分红的嫩肉还在微微的蠕动,透着
一副欲拒还迎的淫态,赵东来再也忍不住了,他用扶着自己黝黑的鸡巴,将龟头
对准了肉洞的洞口,然后持枪上马,一杆进洞。

  「啊!」虽然陆亦可极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哼出声来,但是赵东来鸡巴一进
来的一瞬间,那种强烈的,一下就将自己身体之内的空虚和瘙痒全部驱走的充实
感,还是让她忍不住叫了一声。

  而后,随着赵东来的一次又一次猛烈的进攻,一丝丝连绵不绝的呻吟,不断
的从她的指缝中倾泻出来……

  之后的日子,陆亦可自然不会再拒绝赵东来的爱意。

  于是,他们三个人都处在了一种十分微妙的关系之中。

  陆亦可一边细心的照顾陈海,却又一边沉迷于和赵东来的翻云覆雨。

  赵东来也是真的是在尽心尽力帮助陈海康复起来,但是却在每天晚上把他的
未婚妻——陆亦可操的花心乱颤,淫水四溢。

  而陈海,似乎也不再纠结两个外人对于的照顾,慢慢的他开始放下负担,开
始变得积极向上,努力配合康复训练。

  但是其实,有些所谓的微妙平衡,只不过是没有人想去戳破中间的那层薄薄
的窗户纸罢了。

  这天,陆亦可在给陈海收拾屋子的时候,随手挂起的衣服上突然洒落出几片
药片。

  咦?

  她以为是药片撒在衣服上了,结果仔细一摸,又在兜里发现了一些药片。

  这些药片怎么装在了陈海的衣服兜里呢?

  陆亦可满心疑惑,仔细的看了看药片,然后又和陈海桌子上的药瓶挨个对比
了一下,我的天啊!

  这……

  这是陈海的抗抑郁的药片!

  对,还有镇定效果的那个,每天晚上吃是用来助眠保证充分的休息的,可是
陈海的药片怎么会在衣服兜里?

  这些药片,每天晚上都是自己按剂量帮他拿出,放在桌子上方便他服用的,
但是为什么会都被藏在衣服兜里?

  难道,他这几天一直没吃?

  她记得很清楚,开这些药片的时候的情况。

  当时是因为陈海的身体一些部位还有些阵痛,而且精神压力十分大,晚上经
常彻夜难眠,才给他开的这种有抗抑郁和安定成分的药片,但是,这几天晚上……

  陈海如果没吃这些药片,那么他是怎么入睡的呢?

  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有睡觉?

  那自己和赵东来做爱的事……

  陆亦可突然觉得一阵头晕,她扶着墙,慢慢蹲下身来……

  没一会,赵东来便搀着刚做完康复运动的陈海回来了。两人一进门,就发现
了陈海卧室里走出来的陆亦可,「亦可,你怎么了?病了?」

  当两个人看到陆亦可面无血色,几乎是站都站不稳的陆亦可,两人都大吃一
惊。

  陆亦可摇了摇头,「我没事。东来,你先回去吧。我有点事……要跟陈海说。」

  「怎么了,亦可?出什么事了?」赵东来一走,陈海赶紧问道。

  「你都知道了?」陆亦可有气无力的问。

  「知道什么了?」

  「我再你衣服里发现了这些药片……」

  陆亦可摊开手心,将药片亮了出来……

  陈海沉默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再说下去。

  陆亦可埋着头,两行眼泪却顺着俊俏的脸颊流淌下来。

  良久,陆亦可才止住了眼泪,「对不起,陈海。是我配不上你。也许,这一
切都是我自以为是,自作多情。明明自己是个坏女人,贱女人,却偏偏还想着给
自己立牌坊。也许,我一直以来,只是在不断的自我安慰……对不起。」

  她起身要离开,却被陈海一把拽住了手腕。

  「亦可……其实我……我……」

  陈海咬了咬牙,干脆也不再遮遮掩掩,「我喜欢偷听你们做爱!」

  「啊?」

  陆亦可惊叫一声,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陈海……

  陈海确实是早就知道陆亦可和赵东来的事了。

  那天,是赵东来帮自己做康复的第四天,累的筋疲力尽的陈海一回到床上就
昏昏欲睡,他想小憩一下,却没想到直接睡了一觉,吃晚上的这顿药也就没来得
及吃。

  不知道睡了多久,身体的酸疼使得他慢慢苏醒过来。

  望着窗外天色已黑,估计陆亦可也休息了,他就自己摸索着下床,想吃完药
继续睡觉。

  然而就在刚坐上轮椅的瞬间,他突然听到了一声轻吟。

  嗯?

  陈海一下愣住了,他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敢动。

  这是自己睡迷糊了,听错了,还是亦可她……

  在自慰?

  安静的夜,安静的房间。

  陈海连自己心跳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竖起耳朵,想确认刚才听到的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然而没过多久,一声轻吟又传到了他的耳朵中。

  虽然声音被特意压抑的很低沉,但是陈海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这……

  一定是陆亦可!

  陈海的心突然狂跳起来。

  难道亦可真的在自慰?

  哎……

  陈海沮丧的呆坐在轮椅中。

  是啊,自己现在这个情况,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勃起了。

  陆亦可不自慰又能怎么办呢?

  此时此刻,陈海对于陆亦可的内疚达到了顶峰,自己难道真的要将陆亦可的
大好青春都耗费在自己这残废的身躯上吗?

  「嗯……啪……啪……啪。」

  嗯?不对啊,怎么还有撞击声?虽然隔着墙,声音很细微,但是陈海怎么听
都是男女媾和,两具肉体相撞才能发出来的撞击声。难道???

  他犹豫着,将耳朵贴在了墙上。对!现在听得更清楚了,是有肉体的撞击声!

  那就是,隔壁的陆亦可不是在自慰!

  隔壁是谁在和陆亦可做爱,陈海用他那失去知觉的大脚趾都能猜到。

  肯定是赵东来啊!

  他刚才还觉得十分拥堵的心一下就顺畅了,这样看来,亦可已经有了好的归
宿了。

  然而宽慰的同时,他又有些心酸,很不是滋味。

  而除了这些情感,他的心底竟然还涌现出了——一丝兴奋?

  是的,就像青春期那会,偷看小黄书的时候的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这种久违的刺激,让他的头紧紧贴在墙上,久久舍不得收回来。

  「啪啪啪啪。」

  「嗯……轻点……哦……」

  隔壁的撞击声混着陆亦可的叫床声,还是不断的传到陈海的耳中,在这种偷
听的强烈的刺激下,陈海突然觉得自己的下体有了一些感觉,他感觉有一股暖流
从他的小腹不断地向外涌出,他颤抖着将手伸进了自己的成人纸尿裤中,果然,
他摸到了一滩热乎乎的尿液——这是他苏醒以来第一次知觉到了自己排便。

  难道医生说的自己需要刺激,是真的对自己的康复有效果?

  听着陈海说完,陆亦可一直沉默不语。自己和陈海、赵东来的这种复杂的关
系就已经是够荒谬的了,没想到陈海知道了真相之后的反应,把事情变得更加荒
谬。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亦可。我……」

  陈海说着哽咽起来,「是我对不起你。以前是,现在也是……」

  陆亦可沉思了许久,才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来,「亦可?你是不是觉得,我不
爱你?我心里变态?」

  陈海以为她要一走了之,急忙又抓住了陆亦可的手。

  「哎……」陆亦可长叹了一口气,没有看他,有气无力的说道,「我去做饭
……」

  几日后。

  陈海家里。

  浑身是汗的赵东来在陆亦可雪白的肚皮上射出一大滩精华后,起身要去洗澡。

  「我打算,陈海好一些了,就跟他结婚。」

  陆亦可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说道。她的声音因为刚才的呻吟而有些嘶哑,语
气却充满了高潮之后的慵懒。

  「哦。」

  「你打算怎么办?」

  她又问。

  「不怎么办啊。我们就这样不挺好么?」

  「什么?」

  赵东来的回答显然不在陆亦可的意料之中。「你这什么意思?」

  她睁开杏眼,盯着赵东来问到。

  「嘿嘿。」

  赵东来会到床上,在陆亦可耳边低语,「我没猜错的话,陈海是已经知道了
吧?」

  「啊?」

  陆亦可惊叫了一声坐了起来,这一坐不要紧,身上没来得及擦拭的精液顺着
肚子就淌了下来。「纸!」陆亦可用一手拦着精液急忙喊到。

  「给!」赵东来转身抽了几张纸塞到陆亦可的手里。

  「你,你是怎么,怎么会这么想?」

  陆亦可一边擦这肚子上的精液一边问。那天之后,自己和陈海都很默契的对
这件事缄口不提了,那赵东来是怎么知道的呢?

  「嘿嘿,我都观察好几天了。以前做爱之前,你总是要去检查一下房门锁上
了没有,但是这几天,你突然不关心这个问题了。而且,你这几天啊,都不压制
自己的声音了,而且还有意无意的,提高了自己的音量,叫的音调也越来越骚。

  你为什么突然又不怕被陈海听到了呢?最重要的是,你这几天,小逼特别的
紧致。

  夹得我都有些疼,这可是咱俩上床这么久,你从来没有过的情况。这说明什
么呢?

  说明你一直处于紧张和兴奋之中,但是,我们两个在做爱,会有什么事会让
你一直处于紧张兴奋之中呢?」

  赵东来坏笑着说道。「我是干嘛的?要是这点细节都注意不到,我还有脸当
这个厅长?」

  「你……!」被揭穿了真相的陆亦可气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然后又羞愧
的涨得发紫。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她没否认,但是也没承认。

  赵东来分析的有理有据,完全没有毛病,但是自己也不能直接告诉他,陈海
偷听他俩做爱觉得很刺激吧?

  这个死赵东来,怎么这么精?

  这些事都能被他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她无力辩解,只好背对着赵东来躺下,「洗完澡赶紧走!」

  从那以后的生活,依旧平静。

  现在是三个人心照不宣的对此事缄口不提了。

  但是有所改变的是,陆亦可晚上的浪叫终于不再克制压抑了,赵东来也不再
保留,每天晚上铆足了劲狠狠撞击女人的屁股和胯间,力道十足的【啪啪啪】的
撞击声仿佛是在向某个男人示威。

  而两个房间的房门,也都默契的溜出了缝隙,以便于声音更好的传递。

  有几次,赵东来甚至透过房门的缝隙,看到了外面的人影晃动。

  而他把自己看到的告诉陆亦可的时候,身下的陆亦可瞬间就被刺激的阴道紧
缩,达到了高潮……

  侯亮平听着,从一开始的不可思议,逐渐开始理解,然后又变得不知道如何
去评价这些事。

  「得,清官难断家务事。既然你们都有默认了,那我就不跟着瞎掺和了。」

  他用两只手的大拇指按压着自己太阳穴对赵东来说道。心里却在嘀咕,哎,
怎么感觉自己最近身边的怪事就没断过呢?

  「行了。我们秘密你也听了,好奇心得到满足了吧?那你说说吧,来找我什
么事?」

  赵东来问。

  「嗯……我个人的私事。想让你帮我查一下京州的IP地址……」

  想到后续的事,可能还得靠赵东来处理,他也不敢隐瞒,直接说了事情的来
龙去脉。当然,关于他怀疑钟小艾的事他给隐瞒下来。

             *********

  赵东来做事还是一贯的雷厉风行,这也是侯亮平是打心佩服他的原因之一。

  不到两天,他就让下面的网监部门把汉东那个IP的具体地址调查清楚了。

  拿到地址的侯亮平眉头紧锁,这个地址……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呢?这个小区
自己肯定听过!奇了怪了,这个小区……哎吆我操!侯亮平一个惊叫,从沙发上
蹦了起来。

  「怎么了?」

  赵东来见侯亮平跟被马蜂蜇了屁股似的,「你老相好的家啊?」

  他打趣道,然而等他再仔细看了看地址之后,也跟着惊叫起来,「哎呀我操,
还真是啊!」

  没错,这个小区,这个地址,这个门牌号,这他妈的……不正是自己在汉东
时候的出轨对象──陈群芳的家里吗?陈群芳的老公之前不在家,侯亮平可没少
在人家家里操陈群芳,怪不得这个小区他乍眼一看就觉得相当眼熟!但是现在的
问题,不仅仅局限于是这个地址了和陈群芳的事了,因为摆在眼下还有一个还让
侯亮平更加吃惊的事──赵东来怎么知道他和陈群芳的事的?

  「什么情况你这是?赵东来?你都知道些什么?」

  这个赵东来到底知道自己多少事?自己和陈群芳的事还有谁知道?侯亮平心
虚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哎哎,我这个嘴~。」

  赵东来一看自己也说漏了嘴,不仅没慌,反而贱笑起来。

  「嘿嘿,我承认,我之前是派人搞你侦查来着。

  但是啊,你们不是也搞我侦查了吗,是不是。

  我想着吧,这事大家得公平点,对不对,来而不往非礼也嘛~。

  我这想法这什么毛病吧?再说了,孙子兵法怎么说的,知己知彼,才能百战
不殆不是。

  咱俩刚打交道那会,我也不知道你候大局长什么来头,到底是站队那一边的,
所以我总得摸摸底不是。」

  赵东来倒是毫不掩饰,直接跟侯亮平坦白交了底。

  「但是啊,我必须澄清一下,在后来,我发现咱们其实是统一战线的时候,
我可立刻就把人撤了啊。

  绝对没有再敢窥视你侯局长的隐私,而且啊,我向天发誓,你这事啊,除了
陆亦可,我可没跟第二个人说过。

  你这事嘛,我也理解,我都懂,咱们都是男人,是不是?」

  「我操!你……你还跟陆亦可说了?」

  侯亮平有气无力的用手捂住了脸,哎……自己的这个老脸啊,真是没地方放
了。

  「呦,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和亦可,也算半个夫妻了不是。夫妻之间,还有
什么不能说的。再说了,我和亦可,和陈海,这么大秘密都被你知道了。我们知
道你点隐私,你还怕丢什么人。」

  「还孙子兵法,你啊,你是真孙子啊你!」

  侯亮平被赵东来气得脑袋发晕。

  「行了。就咱们这关系,我和亦可你还不放心啊。倒是你啊,赶紧琢磨琢磨
吧,你外甥女的私密东西,怎么和你老相好的扯上关系了?」

  「这……」侯亮平也是搞不懂了。刘珊,陈群芳之间,还加上个唐云,这八
竿子打不着的关系的人,怎么就能牵扯到一起了?他隐约的觉得,这事肯定和自
己有着莫大的关系,但是实在又想不出来问题出在哪里。「你情我愿的事,她没
理由要害我啊!」

  侯亮平自言自语道。

  「对啊。再说你也没白睡他不是。你让我给他老公调回来,我可是二话不说,
一天都没敢拖延……」

  等等,他老公???

  「难道……是她老公?」

  侯亮平和赵东来几乎是同时叫出声来……

  隔天。陆亦可本来是想直接去陈海那边的,却被赵东来又叫了回来。几个人
研究了一下,还是决定先让陆亦可探探陈群芳的口风再说。

  「我才不去。你俩关系都到这份上了,还让我去试探?你直接问不就完了。」

  没想到,陆亦可白了侯亮平一眼,一口回绝。

  「哎呦我的姑奶奶,都这时候了你可就别冷嘲热讽的了,行不行?」

  侯亮平只得低头服软。

  「钟主任那么优秀,漂亮,有气质,身材也好,你却还在外面偷吃。你们男
人啊,真是没个好东西!」

  陆亦可啐了一声骂道,满脸都是鄙夷的深情。

  「是是是,我混蛋,不知足,我鬼迷心窍了。陆处长你教训的极是,我以后
绝对不敢了,好不好?」

  侯亮平只得低三下四的顺着陆亦可的气说。不过一说起钟小艾,他的心又堵
了起来。也不知道小浩那调查的怎么样了。

  「哎,钟主任……你看亮平和小艾那个情况,两地分居的,那不也远水接不
了近渴么?」

  赵东来见侯亮平颜色难看,赶紧来打圆场,「其实亮平这事吧,你也得理解
一下,是不是。为了党和人民,自己孤身一人来到这是非之地,好几个月,人家
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也得发泄发泄不是。你别说亮平,就我啊,我三天不碰
你,我都忍不住。」

  「你给我闭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臭不要脸的!你还好意思说?」

  陆亦可一听这话题又被赵东来扯到自己身上了,而且他还当着侯亮平的面跟
自己调情,恼羞成怒的她又把枪口对向了赵东来,而拿因为羞愧而微微发红的脸
蛋却看着十分可爱……

  一个地脚偏僻,客人不多的咖啡馆里。侯亮平用勺子不断的搅拌着咖啡,以
掩饰内心的惶恐不安。

  不多时,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直接一屁股坐在他的对面。

  「不知道侯局长找我,有什么赐教啊。」

  那人问到。

  「……你叫赵明是吧?」

  因为之前帮陈群芳办过事,所以侯亮平知道她老公的名字。

  「对,侯局长竟然还知道我的名字,真是受宠若惊。」

  那人依然语气冷淡,没有一丝感情。

  「我已经不再是局长了。」

  侯亮平提醒道,「不过,我知道,你对这个我这个局长耿耿于怀也是有原因
的。」

  「耿耿于怀?没有啊。候……处长,是吧?是不是咱们有什么误会?」

  「咱们都是吃公检法这碗饭的,有些事,咱也就不用拐弯抹角的了吧?」

  侯亮平不想再他打什么太极了,直接把话挑明。

  「您说的话我听不太懂。」

  赵明摆出一副很茫然的样子。

  「那行,那我就明说了。你老婆的事,是我不对。有什么事,你冲我来。但
是不要把我的家人牵扯进去。你应该知道,黑白两道的人都尊崇一个不成文的规
矩,祸不及家人,你说是不是?」

  「什么?我老婆怎么了?你家里人又怎么了?」

  赵明一副吃惊的表情,要不是陆亦可确认过陈群芳真的不知情,侯亮平都快
被他骗过去了。

  「赵明,既然我都找到你了,那就说明,有些事,我已经有确凿的证据了。

  而且,这事,是咱们两个男人之间的问题,我也不希望把陈群芳牵扯进来。」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赵明推开椅子,起身要走。但是侯亮平很确定,刚才提到陈群芳的名字的时
候,赵明的眉头轻轻的挑了一下。虽然是个一瞬即逝的细节,但是还是被侯亮平
捕捉到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我猜的没错的话,一定是因为我和陈群
芳的关系。所以你做的这一切,我没资格怪你。但是,我想说,你这么做,真的
能挽回什么吗?还是只会让咱们都坠向深渊?」

  赵明的身体僵住了,他回过头,面色复杂的看着侯亮平。

  「我知道,你还爱她。也正是基于这些,你今天才会来和我见面,是吧?你
上面有赵东来,陈群芳上面有陆亦可和陈海,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你说,他们要
是知道咱们的恩怨,你和陈群芳,仕途上还会有什么前景吗?」

  「什么意思?你这是在为威胁我了?」

  「那倒不是。我只是客观的说明了一下情况。我今天是带着诚意来找你,就
是想好好聊聊,最好可以想出一个你我都可以接受的结果。当然,谈崩了我也不
会对你和你妻子下绊子。这件事是我理亏,我承认。即使你现在给我两拳头,我
也不会还手。让我尽我所能的补偿你。」

  侯亮平见赵明已经有所顾忌,继续趁热打铁。

  「补偿我?怎么补偿?让我也操一下你老婆?」

  一听到「补偿」,赵明的怒火一下被激了起来,他怒目圆睁,咬牙切齿的问。

  「还是你觉得,你睡了我老婆,给一点补偿就能打发我了?我知道我调回本
市是你在上面打了招呼,但是我丝毫不会感激你!大不了,我不吃这碗饭了,大
不了,咱们就鱼死网破。」

  「你真的觉得有必要这样么?赌上你的一切,就为了报复我?」

  「有必要啊!」赵明毫不犹豫的回答。不然自己忍辱负重这么久是为了什么?

  不就为了有一天能出口恶气么?

  「你自己都说了,鱼死网破。鱼死了,网也破了,你我都会失去自己在乎的
东西。如果这事真的闹出动静,我估计你和陈群芳也过不下去了。我补偿你也没
有别的意思,只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只是想把你内心的伤害降到最低。赵东
来那边我来之前就打过招呼了,无论今天咱俩聊得怎么样,都让他给你再局里弄
个中队长先干着。」

  「滚你妈个逼的!打个巴掌再给我个甜枣吃,就想收买我?别想跟我来这套
……」

  赵明终于忍不住了,破口大骂。

  「哎……我理解你的心情。」

  「你理解个鸡毛你理解!」

  侯亮平沉默了许久,缓缓回道,「没错,我确实理解。因为……如果我没猜
错,我老婆……可能也出轨了。」

  「啊?你都知道了?」

  话一出口,赵明就后悔了。这话一问,不明摆着自己是知情的么?他不禁暗
骂自己性格的耿直爱冲动,刚才的盛怒让他大脑有些发热,当着面骂老婆的上司
加奸夫实在是太痛快了,所以刚才那句话完全是没经过思考的,下意识的。

  「那么,你都知道些什么?你在这个圈套里,充当的又是什么角色?」

  赵明冷笑了一声,上前两步关上了包间的房门,随后转过身一脸嘲讽的看着
侯亮平,「我确实是知道你老婆出轨了。

  我还知道,你老婆奶子挺,屁股翘,大腿还白。

  被野男人操的时候,叫的那个浪,那个骚。

  还喜欢被人内射,还喜欢舔鸡巴,那口活,啧啧啧,比妓女都娴熟。

  你不是喜欢给别人戴绿帽子么?其实啊,你老婆也特别喜欢给你带绿帽子!

  我听说她每次都是求着奸夫操她,求着奸夫给你戴绿帽子,还求着奸夫内射!

  哦,对了,她还特别喜欢喝男人的精液。

  啧啧,你都不知道你老婆上下两张嘴都被精液灌满的样子,有多下贱。

  简直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反正已经说漏嘴了,赵明干脆也不再掩饰了,此刻的他,只想用尽自己能想
出的嘴恶毒的话去羞辱侯亮平,已报他对自己的夺妻之恨。

  说完这些,他注意到了侯亮平拽紧的拳头的指关节已经露出一道一道的手筋,
他已经做到了迎战一场恶斗的准备,可是出乎他的意料的是,侯亮平的拳头又慢
慢的放松了下来。

  「如果发泄完了,今天就先到这里。你回去冷静一下,考虑考虑。我既然能
查到你的头上,那么后面的事我也一定会查下去。你我都是男人,我睡了你老婆,
是我不对,你想怎么样都冲我来,但是如果牵扯到我的家人,那我一定会奉陪到
底。同样,作为男人,你做的一切我都理解。所以你之前的事,我不会再去追究
报复,但是,后面的事,我不希望会把你,甚至陈群芳牵扯进来。你也得保护你
的家,是不是?」

  赵明早就知道,这个奸夫今天肯定会是有备而来,但是他没有料到的是,即
使自己对他的这般恶毒的羞辱,他仍旧没有失去自己的理智,依旧在强调自己的
立场,这就让今天的谈话看起来,自己全是在被他牵着鼻子走。看来传言说的没
错,这个侯亮平确实是不是个简单人。

             *********

  「谈的怎么样?」

  赵东来看着侯亮平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差不多就知道今天的见面谈崩了。

  「还可以吧。」

  其实侯亮平对今天这个结果早就预料到了。而他之所以闷闷不乐,是因为今
天赵明说的钟小艾的那些话,宛如一块大石头压他的胸口。因为他也不确定是赵
明一时冲动,胡言乱语的,还是自己的妻子钟小艾,真的如此的淫荡不堪……

  「挨了一顿臭骂。」

  侯亮平如实回答。

  「这还叫还可以?」

  陆亦可忍不住插嘴。「你是觉得没挨揍就算是还可以接受吧?」

  她忍不住调侃起侯亮平来。

  「位置我都给他安排好了。明天通知就能下达过去。」

  赵东来接着说,「可别没谈好,通知到了他撂挑子不干了。那我这白费劲了
不说,这不是打我脸么?」

  「嗯……应该不能。

  他要是死不承认,或者客客气气笑里藏刀,我倒是还真没有底。

  但是他表现的很愤怒,很冲动,这说明什么?说明他还是很在乎陈群芳和他
的家。

  而且他觉得这是他宣泄的很好的途径,这就说明,他估计没有更多的置我于
死地的好办法。

  他虽然性格直冲,但是毕竟也是个明白人。

  还没有到油米不进那个程度。

  所以我觉得,开给他的条件他没有理由拒绝,毕竟有你和亦可的关照,他们
夫妻俩以后的仕途会受益匪浅,生活水平也会直线上升。

  所以,我觉得他知道该如何权衡利弊。」

  「那是。不过不得不多说一句啊,侯大处长这招借花献佛,玩的太秒了。」

  赵东来咂了咂嘴调侃道。「为了你啊,我可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行了,赵厅长。救场如救火,这次是我欠你一个大人情,好不好?咱们来
日方长,好不好?」

  「切,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

  陆亦可白了侯亮平一眼,生怕他心情好过,赶紧落井下石道。

  「哎,你们俩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还有没有点人性了?我都愁成
这样了,你俩能不能不火上浇油?」

  侯亮平苦笑着。

  「不过……万一真的他,就是油米不进呢?」

  陆亦可还是有点担心。

  「那我只能再亲自去找一下陈群芳了……就算不能策反她,但是多少也能帮
忙了解一些情况。」

  侯亮平说出了他的最后一步棋。是的,这是最后一步棋。到目前为止,他没
和陈群芳联系,就是怕激怒赵明。

             *********

  两天后。

  赵群芳觉察到了赵明的茶饭不思。

  「你怎么了这几天?工作不顺利?」

  陈群芳问。

  「没有。」

  赵明简单了应付道。通过这几天的观察,他确定陈群芳是不知道这些事。看
来侯亮平没有撒谎。他其实也不想让自己妻子淌这趟浑水。

  「你啊,该改一改自己的性格了。不能再什么事都由着自己脾气来了。这次
给你调回来,也是多亏了侯局长和赵厅长,不然,不然我们俩分隔两地,什么时
候是个头?家里的大事小情,上到换个灯管,下到安个螺丝,不全都得靠我?真
出了点什么事,等你一个月回来那么几次,黄花菜都凉了。你妈还天天催着,着
急要抱孙子,你告诉我,这孩子怎么生,怎么养?怎么带?」

  陈群芳说着,不由得委屈起来。「你又看不惯谁了?同事还是领导?」

  「真没有。」

  赵明一看妻子泪眼婆娑,心里也如打翻了五味陈杂的瓶子,很不是滋味。

  「芳芳,我知道,这几年你很辛苦。」

  「你知道就好。

  老公,其实……我真的挺累的。

  我也是女人,我也想有什么事,都可以喊一句【老公】,然后就有人帮我撑
着,替我干了。

  我也想每天晚上都依靠在自己老公的怀里入睡。

  老公,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如果你现在还没调回来,我真的,不知道
我还能撑多久……」

  陈群芳抹了抹眼泪说,「就当是为了我,为了这个家,为了以后的孩子,好
好珍惜现在的工作吧。

  行吗?不管有什么事,哪怕是别人奸淫掳掠了,只要不关你的事,你就压在
自己心里吧,好不好?你就权当为了我,自私一次,软弱一下,好不好?」

  赵明知道,陈群芳对自己的爱毫无置疑。虽然她曾经出轨过,但是,她一定
是有她的苦衷的。她是不是被领导胁迫的?还是,她想趁机利用这个机会,把自
己调回来?还是,长期的分局生活真的让她极度的渴望性爱?

  「芳芳,其实……局里下来通知了,给我升中队长了。」

  本来他是不想说这件事的,但是看着自己妻子的泪脸,他又实在不忍心再让
她难受。

  「啊?真的?」

  果不其然,陈群芳听到这个消息高兴极了。「太好了!」刚才泪眼婆娑的她
立刻变得眉开眼笑,她简单的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抱着赵明的脸就亲了一口。

  「这不是好事么?那你干嘛天天绷着个脸,像一副别人欠你钱的样子。我还
以为又出什么事了呢!」

  「我……有点没底。我这才调回来几天,就给升了职位。我怕做不好,被人
说闲话。」

  赵明只好顺着话题继续编谎。

  「啊?应该不会的,老公……侯局长……和赵厅长,都跟我说过,是比较欣
赏你的,所以跟局里那边也打了招呼了。而且你工作能力本来就不差的,你不用
怀疑自己的能力的。」

  陈群芳赶紧给赵明加油打气。

  「嗯……我会努力工作的。」

  第二天,侯亮平终于等来了那个电话。

  「候处长,你这安排的够快的啊。」

  电话那头,赵明的口吻充满了讽刺和鄙夷。

  「我只是尽我的努力补偿你。」

  侯亮平依旧语气平淡。

  「那也许你要失望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行。没关系,那我就最后说一下,我的两个……算是请求吧。第一呢,接
受我的道歉,好好工作吧。我想你也能猜到我找了谁帮忙,所以呢,只要你努力
用心,以后局里你上升的机会还是很多的。第二呢,好好和老婆过日子。你老婆
和我这档子事,可以说基本上都是为了你,也为了你们的家庭。所以,你可以憎
恨我,但是我不希望你辜负了她对你的感情。」

  「呵呵,你的建议还真够中肯的,但是我真就不相信了,我这边你就打算这
么算了?」

  赵明仍旧有些不敢相信,侯亮平做了这些事,会如此轻易的善罢甘休。

  「不然呢?我说话算话,你放心吧,我不会再打扰你们了。我再想想其他办
法。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不管你手里有什么东西,请你慎重。不要惹火上
身。」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那祝你好运了。希望我们后会无期。」

  「嗯。就这样吧。」

  挂了电话,侯亮平长叹一声,双手搓了搓脸,难道自己真的失算了?那该下
一步该怎么办?从长计议?还是从陈群芳那边找突破口?没道理啊,赵明是个明
白了,事态已经发展今天这个地步,他应该知道趋利避害这种道理的。还是说,
他也是在试探自己的态度?

  胡思乱想之中,侯亮平的电话响了起来。他一个激灵,噌的一下将电话拿了
起来,「你好。」

  「……」

  电话那头沉默了能有十几秒钟才缓缓开口,「你现在有时间吗?」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肉文书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rwxb.com/read/82682/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888奖金